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你在威脅我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一十四章你在威脅我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你們都別捧我了,到時捧得高可是摔得慘。我只是運氣好了一些罷了。」葉凡笑道。

「對了,向飛,說到你這參謀,你前次不是講想到總參去?」想不到林紅突然殺出一句話來,葉凡一聽就明白了。敢情是費向飛想到總參去工作。難道費滿天有什麼動向?

葉凡敏銳的從這裡感覺到了什麼。沒準兒費滿天要調回京了,所以,費向飛提前調走。

莫非跟寧志和到天府省任省長有關係。費家這是下去一個就回京一個。這叫一上一下。這其中蘊含著什麼,葉凡算是琢磨不透了。

費滿天的下一步應該是副國級位置了。回京會任什麼職位呢?如果是正部級,除非是好的部門,不然,還不如南福省省委書記職位來得硬朗。

當然,費滿天這輩子也有些鬱悶。

為什麼?

因為費家出了一個費一桓,所以,費滿天是不可能進入政、治、局委員會中了。最多一個不進委員會的副國級結束他的人生。

「跟爸講了好久了都沒動靜,我又沒本事,怎麼進去?」費向飛是話中有話,葉凡感覺是不是沖著自己來的。當然,這種時候葉老大是不會胡亂插嘴的。

「要弄自己去弄,別煩我。」費滿天擺了擺手,看了葉凡一眼,說道,「如果有事就跟我上樓去。」

「有一點點小事找費叔一下。」葉凡心裡一驚,心說難道費滿天已經覺得到了南嶺地區的什麼異動?

「那就上來。」費滿天站起來往樓上書房而去。葉凡緊跟了上去。

「你這次回來不會是回來走走這麼簡單吧,都快過年了,同嶺有多少事等著你這位大書記回去處理。」費滿天言語中似乎還含著一絲譏諷味兒。這個,不是很明顯。葉老大的感覺罷了。

「啥大書記,不敢費叔。」葉凡謙虛的說道。

「不敢,呵呵,你葉書記現在估計都快變成福爾摩斯能破任何疑難雜案了。」費滿天淡淡的笑了笑。

「這個,費叔,我可不是公安,費叔太抬舉俺了。」葉凡擠著笑臉說道,心裡納悶得很。

現在這貨有三成可以肯定。自己在南嶺的活動儘管隱秘,估計還是有人捅到人家費大書記耳里了。

這天下,真沒有不透風的牆。

「拿來吧?」費滿天突然伸手了。

「就這些。」葉凡乾脆也光棍了起來,打開皮包遞了上去。

「還不錯嘛。兩三天時間就能查到這些,我說你快趕上福爾摩斯可是沒半點冤枉你了。不過,為什麼送我這裡來。直接公事公辦就是了。」費滿天說道。

「其它都好辦,就是這幅字畫不好處理。這個,我們沒鬧騰明白。所以。想向您請示一下?」葉凡伸手指頭點了點陳考國供述的送納蘭若峰字畫的那一截話。

「我記得報國對你好像不怎麼樣嘛,前次聽一度講報國還跟你鬧騰了幾次。你這個妹夫,還是很上心了。」費滿天不談那個了,轉移了話題。

「有啥辦法。我老婆是他親妹子。」葉凡聳了聳肩,一臉的無奈。看了費滿天一眼。說道,「更何況。這事,他的確也沒做錯什麼?只是被人背後來了那麼一下。對於這種事,不要講他是我大舅哥,就是一個同事,我也許也會站出來的。費叔很了解我的性格的是不是?」

「唉……」費滿天擺了擺手,居然嘆了口氣。沉默了好一陣子才說道,「拿回去吧,那幅字畫的事擱這裡吧。還有,同嶺的事可不少,你回去吧,快過年了,還是把自己的一畝三分地管理好。」

他明白。陳考國跟陳雄的事人家費書記答應公事公辦了,也就是交待給省紀委的賀海緯了。

這哥倆絕對是要把牢底坐穿了。而納蘭若峰的事,費滿天自個兒會處理的。

不過,對於費滿天最後的一句話,葉凡琢磨了一下大概也猜出了點什麼了。無非是對於自己從同嶺跑到南福來折騰,費滿天心裡有些不痛快罷了。

「打擾費叔了,我先走了。」葉凡說道。

「回同嶺去吧,唉……」想不到費滿天又擺了擺手,還是重複這句話,這可是令得葉凡有些莫名其妙了。

費滿天難道厭惡自己到了這種地步,一刻也不想讓自己再在南福省折騰什麼?

剛下樓,費向飛一臉笑眯眯的說道:「葉哥,啥時回京時我請你。聽說你跟總參那邊的領導會熟。」

「認識一兩個,說是會熟也不一定。」葉凡說道,早明白這傢伙打的主意了。

「能認識就好。」費向飛笑道。

「別嗦了,送一下葉書記。」費滿天站樓梯口,臉一正說道。

葉老大感覺自己好像是被趕出費家的,這貨不由得有些鬱悶。不過,剛鑽進車裡,電話響了起來。

傳來喬家二少喬青陽那有些焦急的聲音道:「葉哥,爸叫你馬上回同嶺去。快點回去。」

「啥事這麼急?」葉凡一聽,頓時心裡一震,剛才從費滿天嘴裡的一些其它想法這個時候又冒上心頭了。

「有人把你們同嶺市天木礦業集團下級子公司海山煤礦礦難的事捅到上面了。政務院那邊已經責成督查室跟安監局等單位組成聯合調查組,估計馬上就會責成晉嶺省委協助調查這件事了。而調查組估計明天就會下來,你趕緊回去。」喬青陽講道。

「是哪個狗日的,在這快過年了還干這種『好事』?」葉凡忍不住罵了一句。

「這次提出建議的是張向東委員,而聯合調查組組長是政務院辦公廳主任兼政務院副秘書長的田林這老傢伙。葉哥前次在江都的事上還跟他折騰~~-更新首發~~過。老傢伙聽說很丟臉,這次,是來者不善了。」喬青陽說道。

擱下電話後葉凡直奔機場而去,在車上,葉凡總算是想明白了費滿天的話。估計,人家比喬家更早一步聽到了這個消息。

所以,費滿天才重複了兩次催自己回去。還管好自己的一畝三分地,這都是在提醒自己在同嶺要發生大事了。

此一刻,葉老大倒是暗暗感激費滿天,覺得這老傢伙也還不錯,相當可愛。

想了想,盤算了一陣子後葉凡打了電話給鳳四,把上頭要來調查的事跟她講了一遍。要求鳳家企業一塊的掌舵人鳳啟梅擦乾屁股。

不過,葉凡心裡明白。這事,肯定是張家沖自己來的。如果真的搞得很嚴肅的話,自己掉帽子是絕對的事。

看張家的架勢,這次好像是非拿下自己,估計還想把自己送進大牢了。

「這件事的最嚴重後果會怎麼樣?」鳳四問道,這姑娘也有些急了。鳳家產業可是要養活一大批人。如果沒有了這個,鳳家根本就玩不轉了。

「如果真查下去,連帶著天木礦業集團肯定都要倒霉。而海山煤礦首先被封查。

因為這次下來的調查組級別太高了,已經快登頂層了。而且,調查組的頭頭跟我還有些過節。

這次的事肯定是沖我來的,而你們只是連帶著倒霉就是了。不過,現在講這些已經沒用了。

關鍵是如何擺平這事才是當務之急。真要處理我,我最多背個處分。而你們鳳家控股的天木礦業集團很可能會被連根拔起。」葉凡講道。

「怎麼可能,雖說海山煤礦發生了礦難。但我哥鳳草天現在都進了大牢,而鳳家也出了二個多億以各種形式賠償了。

算起來已經是國家賠償的幾十倍了。國家還想怎麼樣?難道真要滅了我們鳳家不成?

再說,做什麼都得講求個理字,就是上國際法庭我們也不怕。而且,估計葉書記更倒霉吧。

人家既然是沖你來的,就不是背個處分這麼簡單了。我聽說下邊如果發生這種事官員瞞報的話丟帽子是小事,進大牢也是常有的事。你們當官的最喜歡搞的一套就是出了事要找個替罪羊出來平息眾怒。

葉書記,咯咯,你不會就是那隻『羊』吧,可憐的『羊皮』。咯咯咯……」鳳四是受過高等教育的,講起話來還一套一套的。而且,那話噴出來,差點噎著了葉老大了。

「呵呵,看來咱們的鳳四小姐對體制內的一些潛規則也蠻清楚的嘛1葉凡譏諷道。

「咯咯,鳳家雖說沒人插足官常不過嘛,鳳家也認識幾個當官的。就是從電腦電視以及現實中也能看到許多嘛。

難道我講得不對?所以,葉書記,為了你頭上帽子,為了不被進大牢,你自個兒還是拚出全力把這事擺平了吧。

我們鳳家很相信葉書記的能耐。一個如此年輕的地級市市委書記,在晉嶺省排名前三的大市書記。

我不相信你葉書記後頭沒人在撐著這片天。」鳳四還真是狡猾得很,葉老大一直在設套,人家就是不往裡頭鑽。

「算啦,既然你這樣講那我還有什麼話說。雖說上頭那個負責人是沖著我來的。不過嘛,要拿下我葉凡讓我進大牢,就是我當了替罪羊。但是,理由是什麼,你想過沒有?不然,怎麼樣才能搬倒我?」葉凡乾笑了一聲說道。

「你……你在威脅我?」鳳四有些生氣了,聲音大了不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