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兩隻鬥雞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一十六章兩隻鬥雞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阿四,我跟你說埃咱們共和國的神秘部隊a組並不像你講的那樣簡單,葉凡在這一點、上講的是實情。

像咱們這樣的大家族,人家a組估計都有資料的。對於一些明眼上的高手,他們都有記錄。

a組實際上是管理國家安全跟武林一塊的特別組織。從葉凡的講述中可以看出來,他們已經盯上咱們家了。

以前,咱們家沒什麼事時人家也是投鼠忌器,拿咱們沒輒。現在不一樣了,既然咱們家的天木礦業集團出了這麼大的問題。

就是政務院那邊拿不下來,他們也絕對能拿下來。他們在查案一塊,比公安厲害得多。

而且,他們的調查是不講手段的。因為,他們沒有什麼顧慮。」才東眉嘆了口氣,講道。

「難道真要接受他們的要挾吧,我不甘心,那個姓葉的太可氣可恨了。一想到他那幅嘴臉,我都想吐。」鳳四一臉憤憤然,講道。

「阿四,這個世間,有許多人,你要受許多的氣,沒有不受氣的人。做人,要學會用寬泛的心胸去包納一切。

不然,這事你生氣,那事你又生氣,那就氣不完了。結果就是傷了自己的身體。

養生之道在於理氣順氣平氣,一切要做到氣順氣和才對。像這件事,咱們要以平常心對待無非就是一些得失罷了,所以,一定要看開些,看淡些。」才東眉開導鳳四。

「阿四,你這可是有些反常埃」想不到鳳聲香突然怪異的笑了笑,掃了鳳四一眼。

「我……,我反常什麼,祖奶奶,你別亂講。」鳳四的臉蛋兒沒來由的一紅,講話底氣弱了不少。

而鳳聲香跟才東眉都互相看了一眼,兩人在無聲的交換著眼色,神情都有點怪怪的。

「阿四,你是不是有點」…」才東眉話講了一半,盯著徒弟鳳四。

「我才不會,師傅,你別亂猜。」鳳四臉蛋更紅了一些,趕緊講道,「師傅、祖奶奶,你們講怎麼辦?姓葉的好像也很生意,擱電話時說是只給了我們半天時間考慮。」

「那你說該怎麼辦阿四?」鳳聲香似笑非笑的看著重孫女說道。

「不理他,看他能怎麼樣?我想,當官的最怕這事了,到時,咱們不動他自已就會動的。沒有了官帽子,他還牛氣個頭?」鳳四狠狠的講道。

「呵呵,就怕到時人家沒事,咱們家的天木礦業倒成了替罪羊。」鳳聲香收斂了笑,說道。

「怎麼可能?」鳳四說道。

「有什麼不可能,阿四,你的生活一直過得很恬淡。閑瑕時練練功,去到處遊歷。

你哪曉得官場的糾葛。你看到沒,姓葉的小夥子才多大。聽說二十八九歲。

這樣的人能坐到這樣的位置上,他背後的實力你難道沒想過嗎?還有,就拿武功一塊來講吧,人家有個神秘的大高手前輩當師傅。

那天我跟你祖奶奶都栽了,可以講,咱們倆個聯手在那人面前不堪一擊。

人家隨時可以要了咱們的命。這樣文武雙全的人才,舉世也難找到幾個口這件事,我想,鳳家必須先妥協。聲香,我怎麼看?」才東眉說道。

「嗯,先妥協。阿四,有些事,先忍忍。人言說君子報仇十年不晚。咱們先忍忍。

這事,沒準兒過些時間就有轉機的。而且,正如葉凡所講的,他現在跟咱們就是綁在同條船上了。

這事,對草天來講也未必就不是件壞事。草天這些年變化太大,在商場上打滾多年,錢是賺了一些。

不過,也養成了他狂妄自大的一些壞毛玻與其在監獄中渡過,不如加入a組。也許,這個,也是一種磨練。」鳳聲香說道。

「那個a組肯定很危險吧?既然是如此神秘的組織,接的任務肯定也是很危險的。

我怕哥有危險,是不是,實在不行,我讓出王居和跟鳳雷。一個六段一個五段,我真是有些捨不得。

他們也跟了我這麼多年了,只好,我再培養二個就是了。」鳳四不得不低頭了,看了兩位一眼,說道,「不過,當初培養這兩個人咱們鳳家可是花了大力氣的。

不能讓a組就如此的撿了便宜。至少得由他們倆個身上撿回些什麼來。

比如,他們立了功算在我哥身上,哥可以提前出來或半緩刑。」鳳四可是聰明著,絕不想吃虧的主兒。

葉凡在飛機上睡了一覺。

一下飛機張強早在外邊候著了。

剛坐上軍吉,鳳四的電話來了,說道:「我們家同意把王居和跟鳳雷讓出來給你們。不過,我哥鳳草天你給a組的朋友講講得放出來。

比如,背個緩刑……,」

「你哥提前出來就得加入a組,立下功勞才能將功贖罪。不然,他屁功沒立又怎麼為他開脫。

a組雖說有些特殊權力,但是,權力也不可能泛濫亂來。要開脫罪名總得找個理由出來,不然,難堵悠悠眾品。」葉凡說道。

這貨,其實心裡早樂開花了。轉爾又講道,「如果姑娘肯加入,我可以保證,你哥馬上就可以出來了。

「哼,露出狐狸尾巴了?」鳳四譏諷道。

「啥意思?」葉凡問道。

「你們的目標是我吧?」鳳四冷冷哼道。

「你這話講得,我成什麼了。我葉凡是政府官員,同嶺市委書記。只是幫朋友介紹一下罷了。你看,你多心了。你以為a組隨便都能進是不是,人家能不能看上你那還是個問題。」葉老大又高調了起來。

「看不上更好,本姑娘不稀罕。」鳳四根本就不上當,葉老大的j將法沒用。

「那算啦,這樣吧,你的要求我可以跟我朋友講講。能不能行,其實,你們可以跟他們直接面對談半就是了。」葉凡講道,這貨也怕真的惹怒了鳳家連兩個高手都給弄沒了也太可惜了。

「我不想跟他們談什麼,一夥強盜。要傳話你傳就是了。」鳳四掛了電話,擱下電話後葉凡說道,「去龔頭兒那邊坐坐,我有急事找他。」

張強二話沒說,一踩油門。

「聽說你那邊出事了是不是?」一坐下來,龔開河直接就問道。

「你也聽說了?」葉凡有些訝然,龔開河平時哪有空管政府這邊的閑事。

「我也是在關注另一件事上才聽說這件事的,一個小時前我翻過有關資料。

你這次的事還真有些麻煩了。死了舊個人,可是特大的安全事故了。

當初你既然強硬的把這件事查了出來,那就應該層層上報。反正那事發生時你還沒去同嶺市,跟你也沒什麼關係。

你反倒是一剛正的英雄口這下子倒好,我不曉得你心裡怎麼想的,反倒把自己栽了進去。

葉凡,這事很嚴重。再加上有些人故意為之,你這事的性質就更變味了,你要有心理準備。」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說道。

「龔頭兒,據你的估計,最壞的結果是什麼?」葉凡收斂了笑,一本正經,問道。

「黨內記大過,摘帽子。如果其中有權錢交//無彈窗無廣告//易的話進大牢也不是沒有可能的。這個,你心裡明白,我就不嘮叨了。」龔開河一臉嚴肅的講道。

「龔頭兒,如果說權錢交易不可能。葉組長的底細你不是不清楚,他還需要錢嗎?」張強插了一句,這貨也有些急了。葉凡可是倚模他倒了還玩個屁。

「龔頭兒,這事,你可不能見死不救。」葉凡說道。

「滾一邊去,自己拉的自己去擦。」龔開河哼聲道。

「我可是為了a組,不然,我才懶得管天木礦業的事。」葉凡說道。

「這個,跟a組什麼關係口你小子別什麼事都想跟a組挨上邊。最後指望著我老龔出來給你擦屁股。告訴你,小葉同志,這次我老龔已經決定了,絕對不管。」龔開河一本正經,講道。

「龔頭兒…。」張強剛講出三個字,龔開河已經擺了擺手。

「算啦,龔頭兒不管就是了。算我晚上沒來,不過嘛,到時a組因為此事受到大的損失可別怪我葉凡事先沒講清楚。我已經儘力了,為國家弄人才還要背這黑鍋。背就背吧,算我倒霉。」葉凡講道。

「呵呵,小葉同志,別誘惑我。這次,我是不會上當的。」龔開河居然笑了笑,不上當。

「算啦,不說了,一個五段,一個六段,還有一個四段頂階的。就這樣黃了就黃了,算我沒講。龔頭兒,深夜打擾了,我先回同嶺處理這屁股上的屎了。」葉凡站起來轉身就要走人。

「慢著,葉凡同志,要講就講清楚。怎麼能胡扯了兩句就要走人。」龔開河身子一正,說道。

「講了白搭,浪費口水。」葉凡說道。

「你小子如果真能扯出個道道來,沒準兒我還可以考慮考慮。」龔開河說道,有軟化的趨勢,葉凡曉得這老傢伙肯定得上勾的。

「那好吧,我這人就是心軟。」葉老大找了個台階下重新坐了下來。

「來來來,張強,快泡茶。」龔開河同志精神起來了。

這老傢伙,一聽說有人才就來興頭了,葉老大在心裡鄙視了某位同志一句,嘴裡說道:「龔頭兒,既然你翻過材料了,有沒發現點什麼?」

「這個,你早前不是講過。鳳家是有些人,但人家不願意進來。咱們又不好用強,這事就作罷了。」龔開河講道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