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泰山崩於頂我不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一十九章泰山崩於頂我不怕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哈哈哈……」葉老大突然爽朗的笑了,伸指頭點了點兩位同志,笑道,「領教到了咱們米秘書長的厲害了吧?

同志們哪,咱們的有些同志們哪,總喜歡用有色眼睛看人。《》認為女幹部,特別是漂亮的女幹部得到提拔做出成績來,總覺得跟什麼男女情愛會扯在一起。

其實,那樣的現象有,只是極少數罷了。咱們啊,看問題不能用有色眼鏡,看人也不能,你倆個給老子記住了。」

不過,葉老大講這話時心裡其實有些發虛的。頭腦中自然就浮現出了那天晚上在魚子縣的紅水池中米月那在月色下那透明半裸的誘人身子來。

雖說當時葉老大沒有任何動作,不過,這廝心裡還是閃現過一絲齷齪想法的。

這個,當然是男人的自然心理,並不是講葉老大有多齷齪了。那天晚上極端的曖昧,葉老大至今想起來都有些心動。

同一時刻,風雲樓一個包間內,市長高成同志正一臉笑容的坐在主坐上。

組織部長陶居禮跟宣傳部長鳳水玲分坐在兩旁,下邊還有副市長吳用以及安樓區區委書記趙一誠等同志。

桌上滿滿一大桌菜,天上飛的海里游的山上爬地里鑽的全都上桌了。當然,風雲樓因為招牌大,平時根本就沒有公安動物保護機構的同志上門來自找麻煩。

所以,在外邊明令禁止的野生動物在這裡時而也能看見它們的身影,比如穿山甲、野生娃娃魚等。至於像野雞山兔野豬這些不受保護的動物就更常見了。

「高市長,嘗嘗,這娃娃魚絕對正宗的野生貨而不是家養的。」趙一誠略顯諂媚的站起來動手為高成舀上了一小碗。因為,晚上是趙一誠作東。

「呵呵呵,大家都嘗嘗。」高成一邊喝著湯一邊笑道,這貨,今天心情不錯。

「對對對,大家都嘗嘗。」吳用副市長笑道,先給陶居禮跟鳳水玲各盛了一碗。

「對了老吳。財政廳拔給新龍街那筆款子下來沒有?」高市長問道。

「下來了,我就納悶了,開始的時候他們很堅決。怎麼才幾天就變卦了。本來還想把這筆款子以其它名頭挪過來再弄下來,不曉得米月這娘們用了什麼手段,居然走通了萬有良的關係。」吳用是分管交通建設一塊的副市長,他相當的疑惑不解這件事。

「不會是萬富才聯繫上了米月,最後跟姓葉的搞在一塊。這事,雙方一合拍。自然就解決了。」這時。鳳水玲冷哼道。這女人,自已長得普通,就是看米月這市委一枝花不順眼。

「不會1陶居禮果搖頭。看了大家一眼,說道,「說他們搞在一起怎麼可能。這個,誰不曉得萬富才跟孔端畢雲理是一夥的。

萬富才想藉機也不敢走這鋼絲倒向葉凡一邊。更何況,憑萬有理這個省里的財神爺哥哥,葉凡能拿小萬同志有啥辦法?

我倒是想,是不是萬有理跟葉凡打了招呼。最後葉凡考慮到市裡的財政問題,肯定不能得罪萬有理這個財神爺了。

最後鬆口了,既然葉一鬆口,自然那筆錢就下來了。」

陶居然一講完,發現大家陷入了琢磨當中。認為大家估計都被自己提點點醒了。這貨相當的得意,覺得唄兒有面子,不由得摸了一下下巴。

這是老陶同志的臭毛病了,遇上倒霉事時摸額角,得意時摸下巴。市裡上級別的領導們都曉得這貨的怪異動作。

「嗯……」高成微微點了點頭,說道,「還是老陶同志深諳官場藝術。萬富才沒有做牆頭草的理由。退一萬步講。葉凡給他的幫助也未必就能達到孔端的力度。孔端此人不簡單,省委四號人物宋子良副書記是他的關係。這個大家都曉得是不是?」

「嗯,我也聽說過。前次宋書記下來檢查工作。不是直誇孔端會作事,對幹部意識形態的思想工作方面抓得很緊。

而且還說要在咱們同嶺搞個試點,專門針對的就是幹部思想一塊教育的事。

前幾天孔端已經跟我講過了。要求我們組織部門要遵照宋書記指示,領會宋書記精神。

並且。專門為此責成地委黨校辦一個處級幹部提高班。提高什麼,專門提高的就是思想素質。

其實嘛,就是見哪個順眼就捋進來讓大家提前感受一下同志的溫暖嘛1陶居然說道。

「作秀罷了。」鳳水玲冷哼了一聲,轉爾講道,「我就不明白了,孔端有哪點好。為什麼宋書記會如此的捧著他?」

「雙方都得實惠罷了,宋書記出嘴巴,孔端去幹事實。最後試驗出結果了,軍功章有你的一半也有我的一半嘛。」陶居禮淡淡的笑了笑。

「呵呵,你們都錯了1想不到高成突然神秘的一笑。

「錯了?」大家都在心裡打了個問號,不過,沒人問出來,全著盯著高成這個圈子領導了。

「呵呵,風雲樓的主子叫什麼?」高成神秘一笑。

「莫非孔端跟風雲樓的主子——自號龍,晉嶺五王之一孔東風有關係?好像從沒聽說過吧,孔端雖說也姓孔,但咱們同嶺市姓孔的可不在少數,哪能都扯上關係?」鳳水玲差點是叫出聲來的,這女人那嗓門可不低。

「呵呵,你們都錯了。這事,估計在咱們同嶺市還是個秘密。即便是孔端的搭檔小畢同志也未必會曉得孔端還有這層關係。」高成居然吊大家胃口,一直在談關係,就是不揭秘。

見大家都露出了渴求的眼神,這貨才擱下湯匙,說道,「告訴大家也無妨,孔端的父親孔小羊同志跟孔正旭部長是拜了把子的兄弟。雖說孔小差比孔正旭大得多,聽說當年孔正旭小時候家裡也是窮得叮噹的響。

而孔小羊比孔正旭大十幾歲,孔小羊時常會幫助孔正旭的家裡一些。

比如,扛袋米啥的給你下鍋,交不起學費時給交學費。當然,那個時候孔小羊的家經濟狀況也不好。這些借濟都是從牙縫裡摳出來的。

所以。才讓孔正旭的日子熬了過來。後來,孔正旭就認了孔小羊這個大哥。患難見真情嘛!

不過,他們的關係從沒公開。只是,我也是在一個偶爾機會下聽一個叔叔講的。」

「難怪了,孔端他娘的有著這麼硬的干叔叔,宋書記也難怪要挺他了。

而且,聽說孔部長最近掌舵建設部的呼聲很高了。一旦孔部長坐上建設部一把手位置,那孔端這傢伙真是發達了。

到時。恐怕就是羅書記都得賣他面子了。」趙一誠有些憤憤講道。這貨,自然是患了紅眼病了。

「呼聲是很高,不過。真要掌舵建設部還是有相當難度的。中央各大部委的掌舵人都非同小可。沒有堅實的家族支撐,沒有副國級領導在後頭幫襯,想上去門兒都沒有。你就是跳死呼聲再高也沒用。」高成冷哼了一聲。

「也是。寡婦睡覺,上頭沒人可不行。不要講部長這麼高的職位,就是要混一個局長縣長的,哪個背後沒關係幫襯著。不然,無關係又無錢你想上去,那還真是白日做夢。

現在啊,有錢沒關係不行,有關係沒錢也不行。有錢你送去因為沒關係人家不敢收。

有關係沒錢人家心裡不痛快著,自然只是在推你這事了。最後自然是一拖再拖,拖得你眼都望穿了還沒著落。二者,缺一不可。

只是,就憑孔正旭現在這個位置也令人側目的了。建設部權力大著,搞什麼不跟他沾點邊。到時,許可證不發,你搞什麼搞?」吳用嘆了口氣。講道。

就在這時候,趙一誠突然站了起來。一臉諂媚的雙手捧著酒杯,沖著高成笑道:「高書記,一誠先敬你三杯。您一杯,我三杯。」

「我說老趙。你這啥意思,不是埋汰我嗎?」高成貌似在埋怨趙一誠。實則這貨心裡爽勁到了極點。

「對對對,我們大家同賀高書記三杯。」這時,陶居禮等人都反應過來,馬上舉起杯子,個個都一臉笑容站了起來。

「別這樣,八字還沒一撇的東西何別亂叫。要是聽到人家耳里會怎麼想法,還以為我高成想橇他屁股。」高成裝得一臉正經講道,這個『他』自然指的是葉凡同志了。

「這事,我看是板上釘釘了。姓葉的這次還能翻水過來,我陶居禮這個陶子倒過來寫。」陶居然甩狠話了。

「沒錯,我們都倒過來寫。」吳用副市長也是高調的笑道。

「好了,大家叫我高副書記還行,這一杯我就喝了。」高成和著稀泥,跟大家捧了一杯。

「再過幾個小時,聯合調查組就要到了。現在估計已經快到咱們同嶺境內了。只不過這次聯合調查組是搞突然襲擊,所以,接待一塊就不能安排了。」陶居禮講道。

「嗯,沒接到省里通知,咱們只能裝傻了。不然,你去接待那不表明提前知曉了嗎?那不是好事。」趙一誠點了點頭。

「聽說海山煤礦已經亂成了一團。」這時,趙一誠講道。

感謝『石王老壹』『王憬賢』兩位兄弟打賞,狗子謝啦!不過,得喊一下月票啦,月底了,兄弟們應該有第二張了,砸了吧。最近狗子事特多,光是這搬家酒喜酒都喝不過來,半夜了還得回來碼字,著實累。但也只能是保底兩章,實在無力爆發。不過,狗哥承諾,今天都28號了,總得存幾章擱11月1號那天連爆六更狂謝各位兄弟。希望大家以『月票』和『訂閱』來刺激小狗同志的。。

書網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