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章先給老田一個下馬威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章先給老田一個下馬威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亂肯定是亂了,這麼大的消息,估計葉凡早漏給鳳啟梅了。不過,也來不及了。

調查組下來得太快,就是葉凡估計也剛接到消息不久。這個時候,而且,以前海山煤礦也被市裡處理過。

只是葉凡這個書記意思態度不明朗,有包庇的嫌疑。自然,這事就沒往省里報了。

這傢伙也真是膽大包天。這種事居然不上報。當初高市長可是有提過這事,只是葉凡態度太強硬。

再加上海山煤礦捐贈了二個多億這事就揭過了。不過,高市長,這事,會不會牽扯到咱們頭上?」陶居然突然皺起了眉頭。

「牽扯,怎麼牽扯。到時這事鳳草天做絕了,全面封鎖了消息,我們並不知情。

就是後來發生了那一對母子攔車喊冤的事,結果查出來了。只是,這事葉凡同志包得太緊,並沒給我們透露多少有價值內容,而且一直強調這事就停止在咱們同嶺一個層面了。

這個,常委會上可是有檔案記錄的。我高成當時就反對過,而且,這事,呵呵,我還是有兩手準備的。

再怎麼樣搗鼓也不能安排在我頭上了。只是孔端這傢伙倒是把自己摘得乾乾淨淨。」高成哼了一聲,這貨,臉色也有些陰沉。

其實,這貨心裡也有些不踏實。真要追究起來,他這個市長可是也夠喝一壺的。

大的責任葉凡因為強壓可以給他頂去了。但小的責任高成肯定要擔一些。不過,高成有兩手準備。

同一時間,孔端的家裡也很熱鬧。客廳的沙發上坐著幾個圈內人,像常務副市長畢雲理、政法委書記遲浩強以及同嶺區區委書記任信天,市財政局長萬富才同志們全在。

「孔書記,這次的機會絕不能再錯過了。」畢雲理講道。

「這次機會的確太難得了,葉凡肯定完了。而高成也脫不了干係。咱們同嶺市,將迎來很難見到的大洗牌時代。葉凡的位置,再怎麼講也該輪到孔書記上去坐一坐了。」任信天說道。

其實。大家心裡的算盤都拔得叭啦啦直響。

孔端如果上去了。遲浩強自然是盯上了他的位置。而高成倒下了,畢雲理很可能接班。

再不濟的話孔端坐高成的位置,那畢雲理也能坐孔端的位置。至於遲浩強,常務副市長他是幹不了。

但是,拿下包毅兼職著公安局長一職應該不是難事了。不管怎麼上位,幾人都有機會。而任信天只求能更上一層樓,坐上畢雲理的位置就是了。

幾人合算,好像都有所得。這個,他們儼然把自個兒當省委組織部了。自已在心裡就把同嶺市委班子的職位給瓜分得乾淨著了。這種想法當然有些可笑,不過,人嘛,都有夢想的。

「海天那邊盯上沒有?」畢雲理轉頭問遲浩強。

「放心,他們護礦隊裡頭有我們的人。自從葉凡把海山煤礦的事硬彈壓在同嶺範圍之內那個時候起,我就叫我的人隨時的盯著。公安機關破案子嘛,有幾個線人很正常。原本是打算其它的,現在倒是派上了用常」遲浩強臉上掛著一絲詭異的微笑。

「老遲。不能馬虎。咱們機會難得。比如,海山礦難的遇難者家屬們聯繫上沒有。

還有,海山煤礦工人那邊聯絡上沒有。還有,以前鳳草天這個草頭王沒少幹壞事。

像亂占土地,欺男霸女,海山煤礦偷漏稅……到時,只要調查組一下去,幾方面同時發難。即便是鳳草天的爛事兒都得擱些在他頭上。

葉凡即便跟鳳啟梅聯手。他們有著通天之能都沒辦法照應過來了。更何況,這次下來的調查組可是講快到頂級了。

這事,既然上頭能有人下來,說明,上頭已經有人對葉凡不滿意了。

葉凡是唐辦公室出來的,人家既然敢下來,那說明已經取得了唐的同意。

葉凡。那是鐵死了。估計,不光是摘帽子的問題,下大牢,很有可能。」畢雲理一臉嚴肅的安排著。

「這次的事其實很簡單,只要把事查出來鐵證如山,而葉凡硬性彈壓是在市委常委會上掛過號的,他想反悔都沒機會了。這種事太大了,死的人太多,他,沒有翻盤的可能。」任信天冷哼道。

「米月可是葉凡的枕邊人,是不是得注意他們倆聯手在常委會上的記錄檔案上做手腳?」這時,萬富才講道。

「哼,晚了,我早叫人盯上了。」孔端冷哼了一聲,雙眼煞氣一閃而逝。

晚上九點鐘。

聯合調查組到了同嶺市,這個時候,葉凡跟高成終於接到了通知。兩位巨頭不敢怠慢,馬上到了同嶺賓館迎接調查組一行人。而這邊安保一塊包毅早組織警力把同嶺賓館給暗中監控了起來。

「葉書記,咱們又見面了。」政務院副秘書長兼職政務院督查室主任,聯合調查組組長田林這老傢伙一臉笑眯眯的,老遠見到葉凡就熱情的伸出了手笑道。

知道這老傢伙是來看自己倒霉的,葉老大心裡暗暗冷哼著,臉上也是一臉笑容的伸出手來說道:「剛接到通知,未來遠迎,不好意思。」

這次田林同志伸出的居然是雙手,葉凡也雙手想握。四隻手緊緊的握在了一起。

不曉得得的同志還以為倆人關係有多好多親熱。曉得的同志都在暗中搖頭,這四隻手掌中可是充滿殺機。

「來,葉書記,我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國家安監總局副局長才勝理同志。」田林鬆開手后指著一個削瘦的老傢伙說道。

葉凡上前打了招呼。

「這位是國家電視台焦點欄目的著名記者海寧主任。」田林這隻笑面虎指著一漂亮女子介紹道。

「呵呵,不用介紹了,葉書記曾經跟我同班學習過。」海寧一臉笑嫣上前跟葉凡握了握手。當年在中央黨校培訓時,葉老大還跟海寧這名嘴交鋒過。

當時海寧時任新華社駐港分站站長。而且並沒有討到好,想不到冤家路窄,現在居然湊一塊了。估計,會不會是田林或張向東故意安排的就難講了。

因為,估計這兩個老傢伙都深研究過自己的簡歷。這次海寧被安排下來,肯定是要曝光海山煤礦的事的。

「歡迎啊老同學,幾年不見,越發的可人了。」葉凡一臉熱情的跟海寧握著手。

「呵呵,這次下來主要是想製作一期關於煤礦安全的節目。我們會隨時跟著田主任一行人,隨時報道了解這方面的情況。到時,還請老同學你這位『地主』多給以支持。」海寧笑道。

支持個毛線,你來查曝光老子了還埋汰老子要支持你。龜孫子的田林,你丫的還真好算計。葉老大在心裡暗罵了一句。

這貨嘴裡卻是笑道:「那是應該的,咱們是同學嘛。到時,只要海寧記者需要什麼,支會一下市委的米月秘書長就行了。同嶺市委絕對鼎力支持央視的拍攝的製作。要車要人,開口就是了。同嶺市市委宣傳部,市電視台都會極力支持的。」

看著葉老大的淡定笑容,就是海寧心裡都在嘀咕。心說你是真不懂還是假裝傻。年紀輕輕的城府如此之深,看來,這傢伙成熟得多了。跟學校那個時候的鋒芒畢露完全不同了。

「那我先謝謝葉書記的支持了,估計這次的跟組採訪時間較長,少不得麻煩葉書記這個老同學了。」海寧一臉笑嫣嫣的,葉老大真想上前給她這艷麗的臉來上一巴掌。這個,明擺著來看笑話滴了。

「呵呵,那可不一定噢。這風向啊,也是隨時在變幻著。沒準兒他們今天來明天沒空就回去了。咱們國家這麼大,有多少事需要督查組的同志們去督查是不是?就怕到時海寧主任空手而歸就有些遺撼了。」葉凡一臉淡饋

「放心葉書記,全國的事雖說多。不過嘛,這次下來,主要是捋順情況的。

捋順不了咱們都得回去挨批,為了不挨批,咱們就得捋順情況。所以,同志們都作好了打持久戰的準備。

這次下為駐點就設在章河市,就地也方便得多,便於捋順情況嘛1田林主任一臉的淡笑。跟葉老大在言語上首先就較量了起來。意思是咱這次下來要一查到底,不查到情況不收兵。

「呵呵,歡迎埃上頭下來的人馬這麼多,聽說你們還不住市委招待所。如果住外邊,那也能為咱們章河市增加些收益嘛。」葉凡笑道。

田林微微一愣,差點被噎住了。老傢伙乾笑道:「都是為了工作便利嘛,咱們這次是60xs調查,住在市委招待所不方便。」

「田主任,如果你們要住章河市如果不住市委招待所那就住章河賓館。我會安排好一切的。」這時,高市長上前,一臉熱情的講道。

「呵呵,安排就不必要了,我們會安排好一切的。」田林一點不給高成面子,這個,這是做給葉老大看的。暗示到時我調查組不粘你們市委市政府的邊,這次會毫不留情的,公事公辦,你就等著就是了。

第二天一大早,調查組就到了章河市。王龍東這個市委一把手帶著市委市政府班子迎接了調查組一行。

當看到稀稀啦啦的迎接隊伍時田主任還是愣神了一下,旋轉,那臉色有點陰沉了下來。

「對不起田主任,昨天晚上接到通知太緊了。市委市政府有好多幹部工作人員都在外地辦公出差或開會或下鄉去了。所以,這留守的同志並不多。」王龍東一臉歉意,講道。

書網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