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三百二十一章上層的意思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三百二十一章上層的意思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噢,沒事沒事。我們也來得突然了點,不必搞什麼排場嘛!咱們的同志,從來就不講究這些是不是?這個,我們下來還打擾了你們正常的工作。要不得要不得1田林擠出了點笑,表情裝得很是淡然。

「對對,田主任從來以此為典範要求自己的。龍東,你就按田主任的意思去辦吧。該幹嘛幹嘛去吧,一切以工作為重。」葉凡在一旁說道。

「你們回去吧,需要你們的時候我會通知你們的。」王龍東還真是果斷,馬上轉身,朝著自己的章河市的下屬同志們就是一揮手,像趕蚊子一樣把大家給趕走了。

現場,頓時就是空落落的就剩下市裡陪同調查組的幾位同志以王龍東和章河市市長趙信林。

田主任那嘴角不由得微微的抽搐了一下,這貨隱晦的掃了葉凡一眼。曉得這位王龍東同志鐵定是葉凡的鐵竿跟班。

這擺明了要給調查組各位同志難堪的,連個迎接人都給趕走了。這不是看不起我田林領軍的政務院調查組嗎?

「我們馬上出發去海山煤礦,同志們,就快過年了,時間緊任務重。大家要抓緊時間,爭取在年底前把情況摸清楚,咱們也好回去交差了。

不過,在出發之前我還得重申一下紀律。哪位同志敢徇私或不作為,我田林第一個拿下的就是你1田主任手一揮,一臉嚴肅的說道。轉爾對葉凡講道,「葉書記是大忙人,而章河的王龍東同志估計也有事干。

今天就不用你們陪同了,還是由高市長一起去走一趟吧。」

田林這是在剔除耳目,清靜辦案子。

「那好吧,高市長,可得好好配合田主任一行人調查取證,爭取早日把情況摸清楚。

」葉凡簡單嗦了兩句,轉身上車先走了。

「葉書記,走好,我就不送了。我會按照你的指示,盡全力配合田主任一行開展工作。年底前如果搞不清楚情況,你一定要嚴厲的批評我。」高成大聲的朝鑽進車裡的葉凡叫道,這貨,一臉的然情笑容。

「呵呵呵,高市長是位好同志。他一向聽領導的話。」葉凡笑著講道,車子起話了。這貨,貌似在誇獎高成同志。

不過,高成一回味這話,好像有點那個了。豈不是在講自己就是世跟屁蟲,領導的奴才。

奴才就奴才,總比你這個馬上就要倒霉下課的屁書記強得多。高成在//無彈窗無廣告//心裡惡狠狠的講了一句。

「田主任,還需要準備什麼嗎?」高成轉臉就是笑眯眯的問道。

看著葉凡的車子冒煙遠去,田林手一揮,大聲喊道:「上路1

「上路,田林你丫的別去西天取經就是了…,「」王龍東站市委大院門口暗暗詛咒了一句。

「高市長,聽說海山煤礦的護礦隊實際上是一些帶有牛氓黑惡性質的人組成的。所以,為了調查組成員的安全。我需要你們市公安局多帶些幹警配合一起,如果有武警一起就更好了。」在車上,田林一臉嚴肅的說道。

「市公安局長叫包毅,是葉書記特地從省廳交通總隊要下來的。如果調查組真需要的話,我可以給葉書記請示一下。看看能不能叫包毅同志帶些人過來。至於武警,也得請示一下。」高成斜了一眼隔著兩個座位的米月,說道。

這話可是講得很有玄機,明擺著告訴田林包毅這個局長是葉凡的人。

「嗯,我看就由米月同志請示一下吧。而且,我看,包毅這個局長要抓全市全局的工作,任務重攤子廣,咱們調查組下來也不曉得要長住多少天,包毅同志自已就不用來了。

不能耽擱了他的工作,另外就由高市長推薦一個副職帶些精兵強將過來就是了。

至於說武警,就不麻煩你們了。我直接問省總隊的鄭伯青司令員要人了。」田林馬上就把包毅排除在外了。凡是葉凡的人馬,田林都不要。

「老傢伙,防範得還真是周密。」葉凡聽了包毅的彙報后冷哼道。

「放心葉書記,雖說高成推薦的是副局長丁才明同志。不過,他手下的兵可是我安排的。呵呵呵,除非丁才明同志啥事都自個兒干那就沒話講了。不然,還得靠我的兵才行嘛。」包毅乾笑了一聲。

「丁才明是高成的人,他會如此聽話嗎?」葉凡有些訝然,問道。心裡倒是暗暗佩服包毅同志的御人能力。

「他當然有意見,本來他是報上來了一個抽人表格。不過,本人是什麼人,同嶺市公安局長,哪能事事由他。

我只講了一句話,你抽的這些人本人覺得不合適,到時如果出什麼問題的話你要負全責。

那傢伙一聽,居然有些害怕了。結果,當然就妥協了。我馬上拿出筆來把他抽的人馬全槍斃了。

他也不敢講話,其實,丁才明也不算是高成的鐵竿。高成也著實找不出人來了。

常務副局長寧滿被你一直掛著屁事幹不了,他高成如果要塞人進來,還不得經過葉書記您的手才行。」包毅乾笑了一聲。

「那正好了,你可以遠程遙控指揮了。」葉凡笑道。

「不過,我覺得田林這樣子干只是一個幌子。他們真正要倚重的並不是市公安局而是武警。」包毅說道。

「武警,我並沒有接到市支隊長蔡豪同志有關要求抽調武警的任何彙報。難道他跟你彙報過了?」葉凡問道。

「沒有,好歹我這個公安局長還兼任著市武警支隊第一政治委員的頭銜。

蔡支隊長如果真要抽人的話,總得給我打聲招呼是不是?不過,我剛才就留了個心眼,據那邊來報,田林直接找的省武警總隊的鄭伯青。

倆人關係估計是不錯,聽說由省武警總隊下屬一支隊隊長龔成生同志帶隊配合田林的工作。

他們已經起程在路上了,估計先前已經商量好了的。快到章河市了,這段時間空白估計是由市公安局配合一下。

等龔成生一到,估計市公安局就會被邊緣化。所以,我安排的人估計會被田林支使去打雜,發揮不了實際上的作用。」包毅說道。

「不管他,見機行事就是了。而且,咱們的戰場並不在下邊。」葉凡說道,弄得包毅是一頭霧水。心說田林都殺到海山煤礦了,戰場不在那裡在什麼地方?

第二下午,中辦的田江主任拿著批示,有些怏怏然的走了出來。他擦亮了眼睛,再次看了看唐主席的批示一人才不能丟,冤屈要得伸。

田主任想了想,直奔政務院而去。不久,進了共和國九巨頭之一的政務院常務副總理全興田同志辦公室。

「老田,好久不見你來了。坐坐坐1全興田一臉熱情的打著招呼,一邊走向那三個獨沙發。

因為工作上的原因,田江這個中辦的主任其實經常會去跟全興田聯絡的。

兩人關係完全是同志關係,當然,因為田江的位置特殊,也不可能表現出對哪位同志特別的熱情。這種熱情只是一種表現上的禮儀罷了,相信田副總理也差不多。

「有件事特地來向您彙報一下。」田主任一邊坐下一邊說著一邊從皮包里掏出一個文件袋子遞上了相關的材料,全副總理也沒二話,認真的翻閱了起來。

「這叫人怎麼處理,a組需要的人才又不能丟了。而下邊礦工們的冤屈又必須得伸?兩頭?」田副總理念叨了一句,貌似在自言自語。

「是啊,像鳳家的王居和跟鳳雷這兩位同志身手相當的高。而且,格鬥經驗豐富。

這樣的人才正是a組急需要的人才。唐主席一直有強調要提升a組的總體實力,對於a組的狀況也一直在關注著。

對於這種特殊人才,那是絕對不能拋棄的。不過,這兩個都是鳳家的人。如果調查組下去下手太狠的話,人家肯定會跟咱們急。

如果說國家強行徵招,恐怕人家即便是暫時迫於國家壓力入了隊,到時在隊里三心兩意,恐怕對a組,對國家來講並不是什麼福氣。更何況,咱們國家,像這樣的大家族不在少數。而且還少林武當青城峨嵋這樣的大門派都在盯著的。

國家在這方面不宜於用太過於強硬的手段。從長遠考慮來講,軟硬兼施才是治國之道。

所以,主席有明確指示,像王居和這樣的人才絕對不能丟了。而鳳家也有這方面打算,那是因為葉凡同志事先有跟他們接洽一下。

而這些遇難礦工們的權利也得保障,冤屈得伸。這個,就是個調查的度的掌握問題了。

具體怎麼樣處理,因為這次聯合調查組以是你們這邊的督查室為主體下去的。

而負責人田林同志又是政務院副秘書長。所以,主席的意思是叫我過來勾通一下。

看看能不能拿出個具體可操作,而又雙方都滿意的結果出來。當然,具體的操作是你們的事了,我只是負責勾通一下這方面情況。

本來這事應該由開河同志出面的。只是,國家對a組有特別的規定,不準插手政府一塊的事務。

所以,開河同志不宜出面。結果,這份材料是葉凡送到我手上的。當然,我也打電話向開河同志核實過了,情況確實不虛。」田江一臉嚴肅的講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