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三十二章蛇窟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三十二章蛇窟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好死不如賴活,老子命大,死不了1小天同志居然硬氣了起來,頭一揚往裡走了進去。

這邊,趙青玉動作也不慢,十幾顆高強度的手雷綁一起,不久,轟隆一聲巨響,整個洞口全塌了下來。

「他們在幹什麼?這些混賬東西?」宗雲臉臭臭的問道。

「好像是洞口被他們炸塌了,怪了,這不是自尋死路。這蛇窟窿裡頭可沒聽說過有另外出路的。」宗河也是沒搞清楚狀況,一臉的疑惑不解。

「估計是還存著幻想,幻想著裡頭有另外的出路吧。不過,這洞口給他們炸了,咱們也是進不去了。」宗浮峰有些憤然,講道。

「進不去就不要進去,裡面臭得要死,進去有啥好聞的。而且,不小心還得防中毒。咱們只要守在外邊就行了,至於以後,再來清理這洞口了。」宗雲講道。

「先切斷電路。」宗河下命令道。

「裡面真黑啊,而且,好像很臭。」天通走在前頭,嗅了一口趕緊講道。

「把防毒面罩戴上,既然稱之為蛇窟。毒蛇估計不在少數。」葉凡講道。

「戴這玩意兒不方便,這毒蛇雖毒,但在沒有噴發毒液前空氣中應該沒有多大的毒素在,倒是不用擔心什麼。就憑咱們的身手,毒蛇也不用過於擔心。」天通搖了搖頭拒絕戴a組搞的輕便防毒面罩。

雖說這輕便的防毒面罩比普通的那種露著一個長嘴。很笨大的防毒面罩相比簡易得多了。

但戴在頭上還是感覺不方便。就是葉老大也覺得相當的不好使,所以,也就沒戴了。

幸好大家都配有電源,路倒是看得清楚。這洞往裡頭不是朝上而是朝下延伸下去的。裡頭黑七麻溜的根本就看不清太遠的狀況。

不遠處一間地下深處的密室內。一股股的紫紅色霧氣瀰漫了整個地下密室。

隱約可見一個身影在霧氣中盤腿坐著,不久,那身影猛然的張開大嘴往上一吸。

室內紫紅色霧氣全都百川歸海一般的進入了身影的身體內。而在密室外一個精幹男子雙手抱肩。好像一尊菩薩一般站在密室外邊。

此人就是三毒教四大金剛之一的馬石,功底子是九段第三個層次。差一點就到九段大圓滿之境了。

再不久,密室內霧氣耗荊

「小兒,我要拔你皮喝你血1宗無秋在密室中大吼了一聲,手在壁上一按,一陣輒輒的機輪運轉聲響傳來過後,密室的門打開了。

馬石正想問好,想不到宗無秋突然伸出一隻手掌,一掌重拍在了馬石的。

馬石臉一黑想閃。不過,轉爾這貨站著不動了。感覺一股火熱的熱流一下子就衝進了身體的經絡之中。

那股火熱像是火山爆發的岩漿一般燒得如馬石這般堅毅的人也直咧牙,只是沒有吭聲罷了。

火熱在馬石身體內循環了兩圈之後,馬石突然感覺身體一陣子暢快。他明白了,頓時狂喜。

地一聲。

馬石乾脆利落的雙腿跪在了地下,嘴裡欣喜的說道:「多謝教主1

「機緣巧合罷了,剛才從密室內出來,發現你精神狀況正好適合突破。

如果我事先告訴你。你肯定無法突破。而突然的一擊,你在意外之中必加大抗力。

所以,才促成你瞬間達到了九段大圓滿境內。我宗無秋說過,只要忠心於我的人,都是有好處的。

估計再過得幾年。十段會向你招手的。到時,我會再助你的。」宗無秋哈哈笑道。

「教主恢復功力了?」馬石站了起來,恭敬的問道。

「還沒有完全恢復,車天那一刀在我毫無防備之下,而且是在疲憊之中砍下來的。這賊子,虧我宗無秋那般的栽培他,居然養了一隻白眼狼。」宗無秋哼道,看了馬石一眼,說道,「不過,現在至少還有著12段位開源之階,出去解決那幾個小兒綽綽有餘了。」宗無秋冷哼道。

「我們也是著實沒想到車天居然會背叛教主,這賊子簡直被豬油蒙了心。教主待我們如父,他怎麼能幹出這種事來。一旦遇上他,我必碎屍萬段。」馬石兇巴巴的講道。

「宗洛也反了,估計,他們倆個勾結在一起了。無非是想霸佔咱們的三毒教。

簡直是笑話,就憑他們倆個九段也想控制三毒教,那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

可笑,真是可笑。不要講別的,五毒教的龔秋那老不死了一隻巴掌就可以解決掉他倆個。」宗無秋哼道。

「那當然,就是教主肯讓他們繼承教位,我們也絕不會同意的。」馬石講道。

「查到車天的下落沒有?」宗無秋面無表情,問道。

「還沒有,不過,宗河他們發現了一個怪異的現象。五毒教那伙人中有個身材高大的傢伙總是背著一個麻袋樣東東。宗河仔細觀察過,好像是一個人。」馬石講道。

「難道車天被那個小子抓了,怪了,後頭到底發生了什麼事?」宗無秋說道。

「宗河講是趕過去時密室已經毀了,一切影像都查不到了。」馬石講道。

「他們現在什麼位置?」宗無秋冷哼道,臉色黑如碳頭。

「聽說被逼入了蛇窟,不過,蛇窟洞口被他們用手雷給炸塌了。」馬石講道。

「去蛇窟,老子要讓他們全去喂蛇。」宗無秋說著往前走去。

越往裡走,葉凡發現,裡頭的石頭還真有些怪異。花花綠綠的好像長滿了植物。不過,洞壁上的確沒有長任何的植物之類。

眾人小心的往下走了百米左右之時,這時,側面一聲微動。

「小心1葉凡趕緊一個倒轉身用腳一勾把趙青玉給勾到了一側。而眼前也是淡淡的綠影一閃。葉老大隨手一掌拍去。

叭嗒一聲。

一隻全身綠花的小蛇被葉老大的掌力給擊得撞在了洞壁上,頓時蛇身斷成了幾截。

小蛇非常的兇悍,那僅剩下的半尺長的蛇頭部位居然張開足有牙杯大往趙青玉腳上咬去。

「畜牲1王仁磅手中柔極刀一閃,蛇頭頓時被割成了數截。小蛇終於不甘的鼓了鼓那黃豆大的蛇眼死了。

而同一時刻,天通的鈴鐺響了起來。一把砸去把一條碗口粗的大蛇給砸得頭偏向了一邊。那大蛇甚是強悍,居然沒死。尾巴一甩往天通身上鏟了過來。

「嗎的,連你這小扁蟲都奈何不了老子還能叫小天嗎?」天通火大了,覺得有些丟臉。這貨一腳踢去。哧一聲正中蛇尾巴。尾巴被踢得往一側飛去。

不過,轉眼間,令天通跌破眼鏡的事發生了。那蛇尾巴居然突然裂開了。滋地一聲就咬住了天通的褲管,而毒液隨之噴洒了出來。

嚇得天通趕緊往地下直蹬了幾下才把那蛇尾裂開之處給踩得快成一塊薄薄的鐵片了那蛇才沒再動彈的。

「怪了,蛇尾巴也會噴毒液,難道有兩張嘴?啥怪異玩意兒。」王仁磅和葉凡等人都感覺有些奇怪,上前翻開蛇身仔細一瞧,幾人差笑出聲來。

王仁磅還不死又,又把另一截蛇嘴處拿來比了一下,怪叫道:「太他娘的怪了,這蛇好像有兩個嘴巴,前面一個是正嘴,尾巴這裡也有嘴巴,好像小了一點。」

「這還真是玄虛了,往往咱們大意時不會防備尾巴處的嘴巴的。幸好是小天同志,功底子差一點的估計會陰溝裡翻船了。」葉凡說道。

「這裡既然叫蛇窟,不是聽說養著幾萬隻毒蛇,怎麼到現在僅見到兩隻。而且,這些蛇隱藏得很深,趴在石壁上那外形跟石頭一樣顏色,令人防不甚防。」趙青玉說道,有些恐懼的掃了掃洞壁處,生怕再跳出一隻來。

這女人就是這樣,再高的身手對於蛇這種東東都有些害怕的。這是一種天生的恐懼感覺。

「估計還沒到核心地帶,這些蛇只是給你們加加餐試試身手的。」葉凡哼道。

「娘的,就加點餐都如此可怕了,要是真遇上硬傢伙還了得。」小天同志一時臉色又有些難看了起來。

「沒辦法了,咱們繼續往裡走吧。」葉凡擺了擺手,突然打了個大家停步的手勢。這貨馬上貼地施展開了鷹眼和氣波探測之術。

不久,這貨站了起來,面色有些陰沉。

「怎麼啦?」藍存鈞問道。

「咱們有大麻煩了。」葉凡講道。

「橫豎是個死,快講出來,大家早明白也好。」天通不耐煩的叫道。

「沒錯,這要死也得死個明白,總比糊塗鬼好。」王仁磅也叫道。這幾天大家打得窩火,一個個火氣都相當的大。

「如果我觀察沒錯的話,三毒教的人馬正在清理咱們炸塌的洞口。」葉凡講道。

「難道真想進來跟咱們一拚,不過,這塌的部位可不校而且,石頭的個頭很大,他們估計一時半分也清理不出來。」藍存鈞說道。

「不一定,我好像聽到了宗無秋的冷笑聲。」葉凡搖了搖頭。

「宗無秋……」小天同志痛苦的叫了一聲,腦袋瓜好像突然被人幹了一拳似的整個人蹲了下去,又抬頭看了大家一眼,講道,「宗無秋進來了咱們還混個球毛。估計被他抓住的話將生不如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