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三十三章師傅的名頭很響亮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三十三章師傅的名頭很響亮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就是喂蛇也不能讓他抓去,咱們快速進去。」王仁磅也是黑著個臉吼道。

「往下走1葉凡點了點頭,說道,「我帶頭,天通跟著,仁磅跟小藍斷後。」

剛往下走了幾十來米,一陣子滋滋的怪異聲傳來。眾人用強光一照,頓時全都吞了一口涼氣,一個個都感覺頭皮有些發麻。

因為,在前方几十米處一個較開闊的地方居然爬滿了蛇。這些蛇或蹲或盤或倒掛或低頭,一個個都在吐著舌頭髮出滋滋的可怕聲響來。那場景的確是相當的滲人的。

葉凡觀察了一陣子,講道:「你們看,中間有一條紅色的蛇特別的大。估計這傢伙是這窩蛇的頭頭了。擒賊先擒王,拿下這蛇王就好辦了。」

「嗯,這蛇長相還真是難看。整個頭上好像積木堆出來似的,凹凸不平不講,而且,上頭布滿了一個個紅色的泡泡,比癩蛤蟆同志還要癩蛤螅」王仁磅點了點頭。

「越丑的蛇攻擊力度越強。」就在這時候,那個預備隊員背後傳來了聲音。

「車天,你醒了?」葉凡示意那個預備隊員放下車天。因為車天身上有葉老大施展的雷陰罡指封鎖著,也不怕他會幹什麼事。

「唉。我今天落在你們手中,給個痛快吧。我車天雖說不才,但好歹也是條漢子。你們就不必折騰我了。」車天嘆了口氣,說道。

「車天。你想不想活著出去。」葉凡問道。

「從蛇窟走出去,那是絕不可能的。與其被萬蛇噬咬,不如給個痛快還痛快些。」車天面色相當頹廢的搖了搖頭。再也見不到剛才那雄風萬丈的豪情了。

「你算是什麼漢子,就這點東西就把你嚇怕了。我看。你根本就是一孬種!我呸,沒種的東西1天通往地下呸了一口還伸腳狠狠的把自己的臭痰踩了幾腳。

「我有啥辦法,背叛宗無秋的後果已經沒活路了。現在又進了這蛇窟。有什麼人能活著出去,除非是宗無秋有這蛇窟的法門。其他人,不可能有活路的。」車天哼道,倒也恢復了一點氣勢。

「車天,現在咱們可是綁在同一條船上。宗無秋就在外邊清理洞口了。

一旦他進來,對於這個比咱們熟悉得多。而且,咱們這裡一夥全綁在一起也不會是宗無秋對手。

不過,好死不如懶活。活著總比死了的好。咱們還沒到山窮水盡的地方。

如果能活著出去,只要你服了,我保證你的安全。」葉凡說道。

「保證,如果你是龔秋講這話還有點可能。至於你,自身難保,你憑什麼講這話?」車天哼道。一點不怵葉老大。這貨,根本就是擺著一幅死豬不怕開水燙的架勢。

「過來,老子讓你看看1葉老大火大了,一伸手,強悍的內息如泉樣湧出。一股巨大的吸力傳來,車天那麼高大的身子居然被葉老大給吸到了面前。這一手精湛的內氣外放之術,當然令得現場所有傢伙都瞪大了眼。

葉老大一彈身拎著車天到了幾十米開外的另一側。他左手突然在車天臉龐處閃了閃,一道淡淡的影子出現在手掌心上。

「認識這個嗎?」葉凡問道。

「難道是那……」車天突然瞳孔睜得老大,獃獃的看著葉凡,轉爾搖了搖頭,好像自語似的吶吶道,「怎麼可能,怎麼可能?」

「這世上就有不可能的事,看來,你估計是曉得這標記的是不是?」葉凡問道。

「聽說過,只不過是個傳說。如果你真是那人的弟子,我車天服了1車天說著,突然雙腿很乾脆的往地下一跪,非常虔誠的說道,「蝠少在上,受我車天一拜。」

「看來你真曉得這事,你說說怎麼曉得的?」葉凡並沒伸手把車天拉起來。

「我是宗無秋從小養大的倒是沒錯,不過,我卻並不是宗無秋教出來的真正的徒弟。

而我另有師傅,他叫胡八刀,是不是真名我也不清楚。胡八刀在三毒教並不顯眼,他只是給三毒教最核心的祖宗廟一個掃地看廟的。五歲那年我無意中撞入了祖宗廟,本來這是死罪的,一般的人到這裡都會無緣無故的死去。

估計是我那師傅的手筆。只是,我跟師傅居然投緣,不但沒死,而且,胡八刀很喜歡我。

從此後,我偷偷地到樹林里接受師傅的親傳。看上去我是在跟宗無秋學藝,其實,我真正學的都是胡八刀的功夫。

只不過,後來一次,宗無秋在練功中突然發瘋了,居然把我師傅給打死了。

而師傅也沒想到宗無秋會向自己下手,當時師傅的功底子比宗無秋只是稍差一點罷了。

宗無秋居然把師傅扔進了蛇窟里喂蛇。說是這種高身手的人的身體蛇吃了後進展得快。

師傅臨死時有發一個暗語給我,後來,十八歲時我偷偷按照師傅的暗語找到了一個包裹。

才曉得我是車家人,而車家並不是寮國人,而我父親叫車一刀,他是印度人。而母親是英國人,叫依沙麗水。

家裡有一寶貝,也就是『無極煞水竿』。這東西實際上就是一煙竿子,跟華夏人抽的旱煙竿子差不多樣子。

聽說這『無極煞水竿』可以吸納毒素便於練功。宗無秋就是眼紅這個才殺了我全家,當時見我根骨不錯所以抱了回來。

而當時這一切都給師傅胡八刀看在了眼中。估計後來我跟胡八刀偷偷學藝終究給宗無秋髮現了。

這老賊城府很深,一直沒有表露什麼。而胡八刀是三毒教祖廟的守護者,在教中知道他底細的幾個長老中輩份很高。

算起來宗無秋還得叫他一聲師叔。宗無秋知道胡八刀在教我后一直在策劃著暗算他。

那次他居然請胡八刀喝酒,結果師傅沒防備之下中毒了才會被宗無秋殺了的。

而宗無秋對外人講是胡八刀陰謀謀奪祖宗遺物才被自己正了教規的。幾個長老雖說有些懷疑,但也不願意替已死的胡八刀申冤的。

所以,這些年來下,我一直在暗暗準備著復仇。可惜的就是我功力還是太差了,沒辦法找到機會。

這次你們下來我就注意著了,只是可恨的就是我車天還是沒能殺了這老賊子。

蝠少,從此後,我車天這一百六十斤就交給你了。你可以在我身上下任何的毒或禁制。

我唯一的希望就是希望你功底子突破到12段位時能助我殺了宗無秋。」車天那樣子不像是講假話。

「我只能答應你在我有把握殺了宗無秋時才能幹掉他,等我到12段位時也許他已經達到傳說中的境界了。不過,對於練功這一塊,我的進展絕對比他快。所以,你要有心理準備。這仇,估計得等上幾十年才行。」葉凡講道。

「不一定。」車天突然搖了搖頭。

「怎麼說?」葉凡盯著車天。

「不瞞蝠少,你現在已經是一個高級毒人了。」車天說道。

「高級毒人,啥玩意兒?」葉老大還真給嚇了一條,這『毒人』二個字聽來就相當的滲人。

「宗無秋非常的狡詐,他把才喏姐妹抓來……」車天把密室中發生的事講了一遍下來。

「你的意思是講宗無秋當時正在施展秘術想控制我時那手掌突然炸開了。所以沒能成功,不然,我現在只能跟著宗無秋了。不然,就是死路一條?」葉凡追著問道,心裡也漸漸的相信車天所講的來了。因為,結合自己不怕紫狼花反倒對這毒花有些興奮這一點看來,自己還真俱備『毒人』的特點了。毒人不怕毒反倒喜歡毒嘛。

「嗯,當時宗無秋被我砍了一刀,所以沒能成功。宗無秋當時是把全身內氣以及心神都放在密室中的你身上了,不然,我是不可能偷襲成功的。宗無秋即便是沒死,我相信他也不可能短時間就把傷全部恢復了過來。」車天講道。

「即便是功底子還沒恢復和受了傷的宗無秋都不是咱們所能抗衡的,而且,三毒教中還回來了兩個長老,他們的功底子都比我高。再加上進了這蛇窟,咱們活命的希望幾乎為零。」葉凡講道,自然是在試探車天了。

「剛才我已經決定放棄抵抗了,不過,自從見到蝠少你手掌上的蝠王標記,我決定不管怎麼樣,就是死也得一拚。

假如車天我死了,只要能助蝠少你出去,我相信。蝠少家裡人會出面找宗無秋的。

有了蝠王在,宗無秋又算得了什麼?」車天講道,葉老大心裡直嘀咕,老子還不曉得這便宜師傅在啥地方,你倒是充滿了希望。

「你要以實際行動來表現你對我的忠心才行,不然,你難以令本人相信。」葉凡哼道。

「我會的,從此後,我車天就是蝠少你的奴僕。你要我車天的命隨時來拿就是了。」車天講道。

「好,不過,在沒取得我信任前我已經在你的身上下了罡指,這是我們家的特殊法門。相信,即便你找到少林武當掌門也解決不掉。」葉凡表情嚴肅,正經。

感謝……宗主』打賞,狗哥謝啦!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