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蛇吻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三十四章蛇吻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我知道,蝠王的威名比少林武當掌門威風得多。我車天絕不敢有二心。

不然,天下雖大,但也無我車天容身之地。更何況,宗無秋也不會放過我。

這輩子,只有跟在蝠少你的身邊才有活命和報仇的希望。如果蝠少不相信的話如果有機會出去,我帶你到三毒教祖宗廟去把胡八刀師傅留給我的帶血的包裹拿出來給我證明一下。

那個,可是難以假造的。因為,那帶血的包裹是我父親用特殊手段用心血寫上去的。」車天講道。

「你說說,三毒教祖廟裡是不是有什麼好用的東西?」葉凡突然來了興趣,這貨還真是,還沒脫離危險居然又起貪心了。

「當然有,你被煉製成毒人時的那隻手掌就是祖廟裡面一件物品。聽說是老祖宗死前把全身內息夾著毒質一起融於手掌之中的可以傳給後人。

令宗無秋相當鬱悶的就是他的身體不適合這手掌中的傳承。所以,才傳了一部分給才喏姐妹倆。

才喏一個普通女子,因為身體特別有抗毒性,所以,短短几年通過那隻手掌相助居然達到了六段。

而跟你合體后再加上手掌之力,以及宗無秋的精純內氣相助,蝠少你現在是不是突破到了十段第二個層次。

而才喏也突破到了七段開源之階。其實,才喏姐妹也是一對可憐人。只是宗無秋煉製毒人的工具罷了。

而且,她跟你合體時還是處子之身。因為,她的身體宗無秋無福消受。

這個,倒是給蝠少你撿了個大便宜。蝠少如果真能把『毒人』功力練成。以你11段的身手就可以滅了宗無秋這12段位強者。

這『毒人』施展毒功那才是真正的用毒高手。只不過聽宗無秋講,百多年來,只有五毒教的龔秋煉成了一個毒女。此女叫譚笑笑,現在估計是六段左右身手。」車天講道。

「我自身成了毒人。經后誰還敢接近我,這毒人根本就煉不得,還得趕緊消除了為好。」葉凡搖了搖頭。

「不一定,毒是控制在你的手上。你想施展毒就出毒,沒有施展時跟普通人沒什麼兩樣。

當然,既然稱之為『毒人』,我想,這個。肯定有後遺症的。到底怎麼回來,我也不清楚。

估計只有宗無秋這老匹夫會曉得原因。還有,龔秋也應該知曉。今後蝠少功底子高了,如果能拿下宗無秋,自然可以逼出『毒人』的法門來。

也許,這法門就藏在祖宗廟裡。」車天講道。

「三毒教的祖宗廟既然有如此的好法門,裡頭估計除了胡八刀之外還有高手在坐鎮吧?」葉凡問道。

「肯定有,只是我從沒發現過。」車天說道。

「算啦。不講了,我先給你療傷。不過,只能是稍微減輕一些。咱們現在要一起拚出去。」葉凡講著,伸手掌貼了過去。車天倒也全身放鬆了,任由葉凡的內息之氣在體內經絡中流動著。

「蝠少的內氣有些奇怪。好像不止一股似的。另外還有一股很溫柔,很舒服的內氣在我體內循環了一圈下來,我感覺非常舒服。這股子內氣好像有療傷的作用。」車天說道。

「呵呵,排除雜念,專心療傷。」葉凡笑了兩聲,曉得,這個估計是寶志禪師的佛功內息在作怪。

還有,葉凡頭次在車天的體內施展開了師傅的水功。這水功聽說不但能聚集水氣攻擊對手,而且,水是天下至純至柔之物,善加利用也能利用水份子來療傷。

果然,收手後車天表示效果非常的好。至少,他的傷得到了明顯的改善。現在已經能行動了。

「車天,這全紅艷麗紅色的蛇見過沒有?」葉凡指著蛇窩中那條有碗口粗大,舌頭噓噓吞吐著足有二米長的蛇問道。

「難道它就是『它紅』的雜交品種?」車天相當謹慎的說道。

「管不了啦,殺過去。」葉凡說道,飛刀無聲的分三角扎向了蛇窩中央那隻紅蛇。

這邊王仁磅等也不慢,全都衝殺了過去。

頓時,蛇窩中響起了滋滋滲人得很的聲音,那些毒蛇仰起頭來嘴一張一噴,成片的毒液像是雨彈一樣的攻擊了過來。葉凡等人拿起遮擋物擋著攻擊了過去。

手雷雖說還有剩下十來顆,不過,這個時候還沒到關鍵時刻大家捨不得用。而且,這洞穴里隨便亂炸要是搞得洞塌了大家也是死路一條。

嚓嚓聲中,蛇一下子被大家砍死踩死了上百頭。

不過,令葉老大有些鬱悶的就是那條紅蛇居然會閃,自己的三把飛刀居然被它給閃過去了擦巴著蛇身喳喳地刺在了洞壁上。

不過,那些蛇顯然經過訓練。全部排成了蛇牆似的,幾百個蛇頭壘在一起噴洒著毒液。

而且是搞著接力賽似的,一拔一拔的噴過來,葉老大等人儘管個個都是高手。

但那些蛇毒好像腐蝕力度特別的強。沾到岩石上后連石都都給打起了一個個的小坑。這要不噴人身上還了得,一時,大家全給逼得停了下來。

因為,那條紅蛇嘴裡噴出的不是毒液而是紅色的毒霧,這毒霧散開去在大家的掌勁相激之下灑拋得老遠。一時之間,洞穴里充滿了一股子怪異的氣味兒。

眾人趕緊戴上了不願意戴的防毒面罩,就連葉老大這個聽說是『毒人』的人聞到這紅霧感覺都有些『暈菜』。因為,葉老大沖在了最前面。一頭扎進了紅霧之中才會有所感覺的。

「車天,你不是講毒人天下無敵嗎,怎麼我感覺這紅霧能對我造成威脅?」葉凡問車天道。

「那當然,其實,毒人也不可能天下無敵。只是在運用毒玩毒一塊手法特別的嫻熟罷了。

並不是講毒人不懼天下任何毒。只能講一般普通的毒毒人不怎麼怕。

但是,遇上這種紅霧樣的劇烈之毒即便是毒人也得防一防。當然,毒人的抵抗力比咱們強得多。

剛才你衝進了毒霧中心,如果換作是我們,早就中毒暈倒了。」車天講道。

「這毒人看來也只是雞肋罷了。」葉老大有些失望的搖了搖頭,「而且,還要承受毒浸入身體的危險。估計隨時都有可能毒素爆發而喪命。」

「也不一定,比如遇上高手對決,你的毒霧就能佔了很大的便宜。還有,遇上一些段位低的人太多了,你一掌拍出,在內氣激蕩著毒霧之下,你一掌的威力比普通掌力的威力大了幾倍不止。估計以你現在的能力,一掌下去可以放倒七八個四段位的武者了。」車天說道。

「看來,還有點用。」葉凡心裡平衡了一點。

「天通,用你的音波攻擊試試。」葉凡叫道,想起在巴占市攻擊崇明小學時天通的音波攻擊好像對這蛇也有影響。

「天靈靈地靈靈快顯靈滅了這群醜惡的雜碎1天通這傢伙在生死關頭還不忘耍寶,像個神棍樣的揮舞著自己的鈴鐺在空中快速旋轉著。

那鈴鐺當發出的音波一波一波的往蛇群中傳去,不久,果然有動靜了。那群蛇開始有些不甘的燥動了起來。

葉老大突然想起在崇明小學中收來的那把笛子,這貨不管有沒用,從背包里拿了出來。

發現這笛子還是玉石做的。這貨湊嘴邊以化音迷術的方式吹了起來,目標就是蛇堆中央那隻紅蛇。

不久,群蛇開始狂燥了起來。一隻只的全都扭擺著身子,甚至,有的居然互相撕咬了起來。

不過,葉凡發現那隻紅蛇突然的嘴往上一仰,一張嘴紅霧噴出。下邊開始狂燥的群蛇沾上這紅霧之後居然立即就冷靜了下來。

「嗎的,這紅蛇真是頭頭,居然能用紅霧指揮群眾。」天通忍不住發了句牢騷。

「殺殺殺殺1葉老大在玉笛中加入了自己的殺伐之意,一波一波的攻擊向了那隻巨大的紅蛇。

不久,果然有動作了。紅蛇好像也有些狂燥的感覺。這貨開始扭擺著巨大的蛇身在蛇堆里亂扭著亂擺著。

葉老大繼續加大內息逼入短笛的力度,十幾秒過後。紅蛇終於徹底狂燥了。

它張開大嘴,一口就咬死了身側的一隻青蛇。而尾巴一鏟之下頓時就鏟飛了七八隻小蛇。

而紅蛇全瘋了,撲進蛇群中全亂咬了起來。嚇得群蛇全都唰啦啦躲閃著,頓時,蛇穴中亂成了一團。

「咬咬咬,互相咬1天通大叫著,鈴鐺舞得更帶勁頭了,這貨居然還隨機跳起了扭屁股舞。

葉凡一看機會難得,閉住一口氣。騰身而起瞬間就到了紅蛇面前,腰間一摸,那把鋒利的匕首往紅蛇頭上割了過去。

匕首刃前一條長五厘米左右的內氣之刃在蛇頭上一旋轉。嚓……紅蛇那大碗粗的巨大蛇頭應聲跟身子搬家了。鮮血頓時就噴了出來,蛇頭旋轉著往外飛去。

「殺1王仁磅一聲吼,大家全都沖了上去。群蛇被天通的音波一攻擊,本來就有些頭暈暈的,此刻在這些高手面前全像菜瓜一般被收割著。蛇頭蛇血撒得整個洞穴都是。這巨大的洞穴頓時就成了宰蛇常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