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看不見摸不著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三十九章看不見摸不著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葉凡一聽又琢磨出一點味兒來了,敢情這老傢伙呆這裡有好幾十年了。

到底是什麼人,怎麼會呆在這蛇窟下,還真是邪門了。而且,葉凡發現,不管怎麼施展鷹眼,就是發現不了那老傢伙。

如果說他不在這洞里,好像不像。如果說他在洞里,怎麼又看不見人影?

「你還能不能一戰?就三招?」關係著怎麼死法,現在橫豎都是死,自然得選擇痛快解決了。至於說逃生,葉老大基本上滅了這個希望了,所以,葉凡也就問起車天來了。

「我儘力,三招應該還能拚出來。」車天動了動身子坐了起來,還動了動手,試著收縮了一下那翅膀,發現居然還能縮進去。

車天心裡也就大定了,至少,這便宜師傅留下的假翅膀還沒給摔壞掉。

「前輩,你給我們三分鐘時間準備一下。」葉凡講道。

「少嗦,不給1那人哼道。

「前輩,你可是前輩,是大高手。恐怕到了傳說中的境界吧,不然,跟咱們倆這後生晚輩計較這麼多幹什麼,除非前輩心裡沒底。想趁人之危。」葉凡麻著膽子講道。

「傳說中,小子,那個境界不是那麼容易進的。至於說趁人之危,老夫殺你們如踩死一隻蟑螂般容易。用得著趁人之危嗎?你小子別跟我打馬虎眼想設套讓你老人家鑽。快點進攻。再不進攻老夫要出手了。」人家根本就不上當,不給葉老大兩人喘氣的機會。

不過,葉凡發現,雖說全身摔得相當的痛。

但奇怪的就是好像並沒有受到多大的傷害。

「車天咱們上1葉凡一個鯉魚打挺站了起來,車天也是猛力的一踮腳,身子往上一衝,翅膀一扇就到了黑沉沉的空中。

葉凡雙掌一拍,蝠王南陵候的『水功,施展開來。而車天假翅膀一扇,一股大力劃破空氣喳喳震響著往正面衝擊了過去。

「小子,用勁點,怎麼一點力度都沒有。」裡面傳來一道冷風,車天被這冷風一吹就給吹得搖搖晃晃著連翅膀都控制不住的直往側面飛了幾十米才勉強的穩住了身子。

而葉凡乾脆被冷風一卷直接就撞在了旁邊的牆壁上,葉老大那雙掌還是沒停,叫道:「第二掌到1

「這次有點小架勢。」那聲音好像還有絲絲讚許。而車天又是一煽翅膀唰啦一下到了葉凡上空,往前也是一拍雙掌一股大力傳去。

只不過車天還沒突破十段位,所以,逼出來的內息根本上就是雞肋,架勢還行,唬弄唬小老百姓還行,沒有多大的攻擊力度。

一枚乒乓球大的水球在黑夜中閃到了葉凡正前方。

轟……

水球炸開了,絕對不下三枚手雷梆一塊爆炸的威力。洞壁都晃了晃,裡面那聲音好像有些訝然的叫道:「小子,你這是什麼暗器?」

「你又沒說不能用暗器。」葉凡冷「揚帆啟航☆星夜無傷」哼一聲,突然叫道「第三招到1

只見葉凡手一晃,一道肉眼難見的淡淡影光一閃。『幹將,無聲的朝前方聲音處劃了過去。

幹將是經過特殊錘鍊的專門用於控劍之術的飛劍1,比一般的刀劍好控制得多。而且,輕便,速度快。令人防不甚防。

嚓命……

好像什麼被劃破了,葉凡曉得有效果了。趕緊一使力,幹將往自己身邊回飛了回來。

「還想回去,給老子回來。」那聲音喊道,幹將在空中身子一抖動,居然飛不回來了。

葉老大憋足了勁頭控制著幹將想收回來不過,一股冷風吹來。葉凡感覺手一抖,幹將終於被那股強悍的冷風給捲走了。

葉老大跟車天兩人落了地,獃獃的坐在地下等著那怪人發落了。當然兩人也趕緊盤腿坐著調息了起來。明知不可敵,但總得垂死也得掙扎一下了。

十幾分鐘過後那道聲音響起道:「你叫車天?」

「是的前輩?」車天站起來一個恭敬的躬身說道。

「你這翅膀是誰的?」老傢伙問道。

「是我師傅胡八刀師門的。」車天老實的回答道。

「胡八刀,是不是宗無秋的兄弟?」那道聲音居然急促了起來而且,略含些憤怒了。

葉凡暗暗駭然,這老傢伙好像跟宗無秋有些瓜葛。沒準兒這還是一個自救的信號。

「不清楚,不過,胡師傅在鎮守三毒教祖廟。只是,我師傅最後也是被宗無秋殺害的。」車天說道。

「雜碎,殺得好1想不到那老傢伙突然罵道,葉老大都給聽糊塗了。剛才認為這老傢伙跟宗無秋是對頭,現在好像又不怎麼像了。

「前輩這話我們不明白?」葉凡試著問道。

「你當然不明白,胡八刀跟宗無秋那是一丘之貉。」老傢伙憤然講道。

「前輩,車天雖說以前是三毒教的金大護法之一。其實,車天後來查明白了。他的全家都是給宗無秋殺害的。所以,在緊要關頭,車天砍了宗無秋一刀。」葉凡補充解釋道。

「放屁,想騙三歲小兒是不是?年輕人,我問你。」老傢伙爆怒了,好像什麼被他拍了一巴掌發出啪地一聲脆響。

「前輩請問?」葉凡說道。

「車天是不是胡八刀徒弟?」老傢伙司道。

「是1葉凡說道。

「胡八刀跟宗無秋可是拜了把子的兄弟,你說說,車天憑什麼砍宗無秋。而且,車天又是怎麼曉得自己全家是被害的?」老傢伙逼著問道。

「車天,你來講。」葉凡說道,車天就把自家的事和盤的託了出來。

「哼,胡八刀那個賊子會把你家的事告訴你,笑話。」老傢伙哼道。

「這個,也許胡八刀以前跟宗無秋同一條心。後來胡八刀良心發現,所以,想改邪歸正。

也就到祖廟當了一掃廟人。以此來祈禱自己曾經犯下的罪行。而且可以解釋後面為什麼胡八刀肯把車家的事告訴車天。

而且還留下了當年的信物。」葉凡講道。

「年輕人,首先一點就不實。」老傢伙講道。

「晚輩恭聽著。」葉凡說道。

「車天現在綁在身上的翅膀你們知道叫什麼嗎?」老傢伙哼道。

「師傅當時沒講這翅膀名叫什麼,只是說這是他師門傳下來的。很難制用。

而且,就是對師門來講都是寶貝,要求我一定要保護好這對假翅膀。

而且,這些年下來,我對這對翅膀的用法也漸漸的摸到了許多門道。

我相信,等我功力突然到十段位后,這對翅膀給我更大的幫助。」車天講道。

「哈哈哈……可笑,可笑,…」老傢伙突然又狂笑了起來,良久才停了下來,說道,「知道為什麼可笑嗎?這翅膀我來告訴,它叫『歡喜佛蝶跳」

為什麼叫這個名呢,因為這翅膀看上去猶如佛的兩隻手掌,你們仔細看看是不是像。

佛里有歡喜大佛,而他在跳舞,所以,叫『歡喜佛蝶跳」這翅膀根本就不是胡八刀什麼師門之物,而是印度車家之物。

胡八刀如此的跟你講,那是在騙你。」

「這倒怪了,這翅膀他騙了車天,那又為什麼要把車天的身世告訴車天。連當年小時候的包裹都保存著?」葉凡說道。

「你真以為胡八刀是什麼好鳥是不是?」那道聲音極端鄙夷著哼道。

「前輩這是什麼意思我不明白?」葉凡問道。

「胡八刀跟宗無秋有了矛盾,而兩人都是三毒教的教首。而三毒教實際上是宗無秋在把持著,胡八刀一直「揚帆啟航☆星夜無傷」被壓著,心裡當然不服氣了。只不過胡八刀一直隱藏得很好。而他們倆個的功底子也差不了多少。胡八刀善隱藏,但宗無秋其實更攻於心計d

估計他早就發現了胡八刀有異心,不過,宗無秋一直不露聲色著跟胡八刀還是稱兄道弟熱乎著。

只不過,承如車天所講。後來胡八刀暗中培養車天,並且讓車天明白了身世,自然是在車天的心底里埋下一顆復仇的種子。

而車天又深得宗無秋喜愛,自然,要擊殺宗無秋,車天有這個機會。

至於胡八刀如果想殺死車天倒是機會不多。因為,宗無秋一直在防著胡八刀,你根本就找不到機會下手。

想不到宗無秋還是棋高一著,胡八刀最終還是死於宗無秋之手了。只不過宗無鞦韆算萬算沒有算到胡八刀暗藏了車天這枚利棋。

我推測得可有道理?」老傢伙講道。

「前輩既然知道這『歡喜佛蝶跳,的來歷,難道前輩也是車家人?」葉凡突然出口問道。

「年輕人,別想著想套近乎。」老傢伙的口氣又變冰冷了起來,突然一股冷風捲來,車天掙扎了一下被這股冷風卷到了空中,滋啦一下,那對假翅膀就給風颳得掉地下了。

而車天的衣服也詭異的被那冷風吹得全掉地下,露出車天那赤裸的身體來。

車天被那股冷風卷得在空中旋轉著。

「唉,還真是你孩子。」聲音又傳來了,不過,葉凡驚喜的發現,那道聲音變得非常的蒼涼柔和。難道是車天的身體讓這老傢伙改變主意了,葉老大在心裡想著。

隨著那聲音,車天被放下了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