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官術>第二千四百四十章再展蝙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二千四百四十章再展蝙蝠

小說:官術| 作者:狗子| 類別:都市言情

「孩子,穿上吧。」老傢伙的聲音很親切。

不久,一絲微弱的燈光亮了起來。

葉凡終於看清楚了這洞的樣子,其實就是一個粗糙的洞。裡面什麼用具都沒有。鷹眼仔細觀察之後,葉凡驚呆了。

一個臉形印在洞壁上,那簡直不像一個人的臉了。雖說經過歲月的磨礪,但這臉上那幾十條疤痕還是清晰可見。

而整張人臉好像藝術品一般嵌在石壁上,臉上似乎經過雕刻過的藝術人臉一般,顯得特別的蒼桑,特別的蒼老。

而在臉寵的旁邊有著細細的樹的根須樣東西往外延伸了出去,灰塵塵的。

「怪了,人臉也會長根須。」葉凡和車天都在心裡驚嘆不已。

突然,那人臉往前一震,旁邊石壁上的石屑簌簌落下。而那根須樣的東西終於完全也跟著人臉提了起來。

「原來是此人的頭髮?」葉老大差點叫出聲來,這頭髮估計是埋在石壁中時間太長了。古老得像根須一般。

「看到老夫,你們不要講見鬼了就是了。」老人家說著,緩緩的,整個人都坐了起來。而腿跟手以及身體部位都沖開了石屑,有點破壁而出的架勢。

「我這腿受傷了,幾十年都沒有走過路了。當年被宗無秋所害,本來想截了,一直拖著的。幸好老夫命大,能活到現在也算是一個奇。」老人家好像在自言自語,轉爾,他看了葉凡跟車天一眼,問道,「宗無秋是不是在追殺你們?」

「嗯。」葉凡點了點頭。

「他難道就在外邊?」老人臉色有些陰沉,問道。

「沒錯,這事……」葉凡乾脆把事都講了出來,反正打也打不過這怪人,不如光棍一下。沒準兒還能撈到個活命的機會。

看這老傢伙的功底子可是不淺,而且跟宗無秋是敵人,倒是可以利用一下。

「車天。你屁股丫里是不是有顆紅色,小指頭粗大的痣。」老人問道。

「你怎麼知道?」車天一驚,臉微微有些紅了,這個東東可是車天的秘密。而且,主要是長的地方不方便露人。

「剛才老夫脫光了你就是看看哪裡,你果然是我的天兒。」老傢伙眼眶中居然有淚了。

「我……我不明白前輩的話什麼意思?」車天也有些感覺了,聲音都有些發顫慄。

「我就是你的父親車一刀,當年在印度一次喝酒中認識了宗無秋。不小心泄露了咱們家的祖上傳物『無極煞水竿』。此東西像一煙竿形。有聚毒的功能。

宗無秋是毒道大家,自然眼紅咱們家之物。後來,他耍計謀跟我稱兄道弟。

最後居然用了毒暗算了我們家人。家人也死得差不多了。而我被宗無秋扔進了這蛇窟。

本來以為必死無疑,就是宗無秋也是這樣子認為的。在十幾萬條毒蛇之下,就是宗無秋也不可能活下去的。

所以,宗無秋首先把我打成重傷扔了下來后狂笑了幾聲,看都沒看就離開了。

不過,想到不我命大。在蛇窟中跟這些蛇亂咬鬥成了一團。後來力氣用荊就改用嘴咬了。

毒蛇們想吞我。而我也吃它們。反正是逮住什麼都咬,咬著能吃就嚼幾下吞下去。

我當時想,反正都是個死,毒死也是死。所以,也全然不顧什麼了。整整三天,我居然還沒死。被我咬死吃掉的蛇也有幾十條了。

不過,蛇是越來越多。就在我感覺頂不住時,這側旁石壁處突然唰啦一聲傳來一道很大的吸力把我扯了進去。

這石壁上居然還有個這樣的洞。非常的隱弊,即便是你走到近處都難以發現。

在洞中我認識了一位前輩,他叫丑無端。反正就叫這名了,我也不清楚是不是他的真名。

此人居然活了130多歲了。老得不行了,聽他講也是被宗家祖上給害成這樣子的。

而丑無端厲害,無意中發現了側壁的這個洞。這個洞居然是宗家祖上修鍊毒功的府洞。

也不曉得是哪一代人居然給忘了給後代說,所以,宗家人後來都不曉得這個洞。

丑無端命大,不但活了下來,而且,功底子是越來越高。只不過那毒傷一直沒有治好,所以,癱在洞中一直出不去。」車一刀說道。

「你們難道就吃這毒蛇?」葉凡想想頭皮都發麻。

「不吃這個吃什麼,而且,全是生吃喝血吃肉。在這裡哪敢煮,那不是告訴宗家人這底下有人嗎?」車一刀沒好氣的哼道。

「爸……爸……你受苦了,兒子沒用1車天地一聲跪了下來,抖瑟著嗓門。

「沒事,這老天還能讓你我相見,我滿足了。而且,你的功底子還不錯。」車一刀輕輕的拍了拍車天的身體。

「丑前輩現在應該死了吧?」葉凡問道。

「早死了,我在這裡三十多年了。進來不到兩年時間丑無端就老死了。畢竟人又不是神,能有無限的壽命。不過,前輩在死前可是幫了我一個大忙。不但治好了我有些傷,除了這腿毒。而且,傳了我一些秘法。才使得我活到了現在。」車一刀說道,有些唏噓。

「爸你現在達到什麼境界了?」車天問道。

「12段位大圓滿,可惜了,就是因為這腿毒一直無法排除。而且,這些年下來為了活命不得不生吃這些毒蛇。

而毒蛇生吃之後幾十年下來也在體積蓄了不少的毒素。一直都被我壓制著的。

所以,這腿也一直好不了。我知道,因為全身中毒太深,這輩子就只能止步於12段大圓滿了。

而丑無端前輩也是如此原因才沒法突破至傳說中的境界。」車一刀有些遺撼。

突然他一巴掌拍向了車天,叫道:「張嘴1

車天未及防備之下張開了嘴,迷糊間感覺一塊什麼東東被車一刀塞進了自己嘴裡。

「全力調息,往任督二脈處衝擊,衝擊。」車一刀的聲音如宏鍾一般敲擊在了車天腦海里。

葉凡猜到了,估計車一刀給車天吃了什麼助功的藥丸相助車天突然十段位了。

果然,車天身上忽冷忽熱。整整半個小時過後,車天一聲大吼騰空而起在空中轉悠了幾圈才落了地。

「爸……我是不是突破10段位了。」車天一臉激動,問道。

「剛才爸給你塞下去的是丑前輩丹田肉袋。前輩死的時候把他丹田周遭的肉塊給挖了出來用特殊方法保存了起來。

他告訴我。裡面有他畢生的精純內氣。當然,絕大部分內息之氣都隨著時光漏溢而去了。

估計現在還能剩下一成左右。但也足夠讓你突然到10段位了。車天,你要好好活著出去。

咱們車家的仇就落在你身上了。」車一刀臉色有些蒼白的講道,估計剛才相助車天也耗去不少力氣了。

「爸。我們一起衝出去。爸你的身手並不遜於宗無秋,而且宗無秋現在已經受傷了。這仇,咱們慢慢還給他們。」車天講道。雙眼好像要噴火一般。

「不行,爸雖說內氣層次達到了12段位大圓滿,但是。跟宗無秋這手腿都能動的人相比還是差了不少。

而且,宗無秋一直沒有停止過格鬥,而我只是跟這蛇斗,跟他相比,差得相當的多。

這武學一塊來講,不但在於內息的深厚,而武技一塊也相當的重要。我跟宗無秋相比輸在武技上了。

估計宗無秋也快打通通道了。到時,我出奇不易之下絕對能傷著宗無秋。你們趁機衝出去。

我想。你跟這位小夥子都是十段位了。兩個加一起,即便是遇上三毒教的長老也可以一戰而沖。

當然,你們的首先目的是殺出去。至於報仇的事,你慢慢來吧。我看這位小夥子很有前途。

不到三十歲的年齡10段第二個層次。不簡單。車天,你跟著吧。」車一刀這雙眼還真沒花了,看人一看一個準頭。

「爸。我早跟了這位葉少。先前我發過誓言,這輩子就是葉少的奴僕。」車天居然堅持這樣子講。

葉凡這貨那是趕緊說道。「別這樣講車天,咱們是兄弟。別葉少葉少的,還什麼奴僕,我可是沒這能力收下你這個奴僕。以後你叫我葉哥吧。」

當然,葉老大心裡直汗顏。要是惹得車一刀惱火了那自己這小命不得丟在這裡了。

「那就滴血拜把子吧。」車一刀講道,當然不爽兒子成為人家的奴僕。

「爸,不能拜,我已經發過誓言了。這輩子這條命就是葉少的了。」想不到車天居然堅持。

「我殺了這小子,那誓言不攻自破了。」車一刀冷冷的盯著葉凡講道。

「車兄弟,你可別害我。還是叫葉哥怎麼樣?不然,你葉哥我可得沒命了。」葉凡趕緊說道是。

「葉少,我說過,絕不反悔。如果父親要殺你,我跟你一塊兒去見佛祖。不過,當初我在發誓時也講過。我們車家的仇就靠葉少相助了。」車天還堅持,用自己的命保葉凡的命,車一刀臉色陰沉著一時也難以下手了。

葉凡一兜轉就明白了,敢情是車天這傢伙還真是聰明。就是死纏著要把自己綁在他們車家的馬車上了。因為,車天看到了那隻蝙蝠標記。不然,這天下哪有願意當人奴僕的人。更何況車天還是一高手。

「他有什麼能力幫咱們報仇?車天,你糊塗了是不是?」車一刀有些惱火了,兇巴巴的盯著車天。

地一聲,車天居然跪下了。

他沖葉凡講道:「葉少,你別講我車天太勢利。我只能講,為了報車家之仇,我車天只好勢利了。不過,我想對葉少講,對葉少,我車天忠心唯天可表。」

講到這裡,車天說道:「葉少,能不能請你再展示一下手掌上的標誌。不然,我父親這邊難以說過去。」未完待續rq!~!