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010削髮明志
小說:| 作者:| 類別:

010削髮明志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010.削髮明志

「陳夢妍,班上那麼多人,你怎麼就偏偏跟我過不去呢?」楊明停下腳步,轉過身來,似笑非笑的看著陳夢妍說道。

「啊?我?」陳夢妍也覺得納悶,我怎麼和他過不去呢,不過想了想說道:「我是學習委員,班上就你一個人總逃課,我當然要管著你了1

「哦,是這樣啊1楊明點了點頭,「那也就是說,我以後有什麼學習上的困難可一去找你了?」

「這個……當然可以1陳夢妍點頭道。

可惜啊,我什麼都不會,不然還真可以藉助問問題的機會去追求她!楊明心裡盤算著。

本來楊明還打算逃課,這時候班主任李老師已經走了進來。楊明再牛逼,也不能當著班主任的面明目張的逃課,於是悻悻的回到了自己的座位上。

「楊明,你真牛啊,連班長都不甩,真給咱們差生出了口惡氣1楊明剛回到座位上,前面的張濱回過頭來說道。

一個班級裡面,優等生和差生總是站在一個對立面上,尤其是王志濤這樣的為人高傲的班幹部,當然,美女班干是除外的。

學校裡面,女孩子不論學習好壞,只要長得漂亮,就會有一大群的男生追捧。而陳夢妍,就是一個例子。

「是他做得太過分了。」楊明笑了笑說道。

「也是,媽的!他憑什麼說你是癩蛤蟆想吃天鵝肉啊,我看他才是呢,成天圍著陳夢妍的屁股後面轉!楊明你哪點都比他強1張濱也是差生,和楊明的關係又不錯,自然同仇愾敵。

「人家學習好嘛1楊明聽張濱這麼讚揚他,有些不好意思地乾笑道。

「嘿,哥們,你別和我說你對陳夢妍沒想法啊!學習好算個鳥毛啊,也不能當飯吃1張濱捂住嘴小聲說道:「我覺得陳夢妍好像愣意思1

「別瞎說。」楊明嘴上這麼說,心裡卻也開始捉摸起來,難道陳夢妍真對我有意思?

晚自習沒事兒做,楊明就開始研究自己的特異功能,這個眼鏡到底還有什麼功能呢,直覺告訴他,肯定不止目前發現的這兩個功能,只是他現在還無法知道其他。

經過楊明反覆的研究發現,自己不但可以透視別人身上穿的衣服,而且連牆壁、書本、地板等幾乎任何材料都可以變成楊明透視的介質。甚至只要楊明想,就算別人身上的內臟都可以看到!

而配合著自己的遠視功能,楊明可以穿過別人的身體看清那人前面的物體!這個發現讓楊明很是興奮,也就是說,如果在考場里,只要角度得當,楊明完全可以透過別人的身體看到那人的試卷!

唯一遺憾的是,楊明的視線無法拐彎,也就是說,楊明只能看到自己前面或者側面的東西,後面的就無能為力了!如果高考的時候他的座位正好是第一桌,楊明依然沒有任何辦法。雖說他可以透過牆壁看到前面的教室里的人的試卷,但如果他恰好處在最把頭的教室呢?

雖然這種假設比較邪乎,但要是趕上點兒背的境況下,也不是沒有可能。楊明暫且不去想這些不愉快的事兒,卻鬼使神差的又把下午那本代數書拿了出來……

「王少,誰惹您生氣了?」一輛賓士s600車上下來一個戴墨鏡的年輕人,恭敬的將後車門打開。

王志濤陰沉著臉上了車,那個戴墨鏡的年輕人才重新回到了駕駛位,發動了車子。

「媽拉個巴子的,我一個同學和我裝b1王志濤毫無顧忌髒話連篇,現在已經不是學校了,沒必要裝得那麼斯文。

「是誰那麼大的膽子,敢惹咱們王少,用不用我找幾個人修理他一下?」戴墨鏡的年輕人問道。

「暫時先不用,阿彪,今天我和他剛發生了衝突,如果他出了事兒,別人很容易聯想到是我找人做的,等一段時間再說,讓他先逍遙幾天1王志濤想了想說道。

「好,什麼時候動手,王少您提前告訴我。」開車的阿彪說道。

同樣的時間,楊明正騎著他那輛破二八自行車往家裡走,經過中午和張宇亮打架的那個路口,楊明特意停下車子留意了一下,卻沒有找到那個老頭的身影。

這讓楊明很失望,他本想找那個老頭問個究竟,看來是不可能了,只能自己研究了。

燭光中你的笑容,暖暖的讓我感動,告別那昨日的傷與痛,我的心你最懂;

儘管這夜色朦朧,也知道何去何從,我和你走過雨走過風,慢慢地把心靠攏。

楊明經過自家樓下的一家髮廊,裡面正放著孫悅與邰正宵合唱的一首老歌《好人好夢》。楊明鎖好自行車,進去理了一個頭髮。原本酷酷的刀削髮被剪成了寸頭。

楊明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會做出這個決定,削髮明志,表示學習的決心?剛才在晚自習上,楊明居然耐著性子把代數書的前三章都看完了。

是因為趙瑩?還是陳夢妍?亦或者是為了給父親一個安慰?

楊明自己也不知道。

晚上看書複習的時候,楊明又發現了一個壯舉,那就是不用翻開書,就可以看到裡面的內容,雖然看到的某些頁面是反過來的,但仔細看還是能看懂的。

這讓楊明很是興奮,也就是說,高考的時候,只要他把參考書正向的放在包里,然後把包放在正對自己的講台上,那麼就可以在考試的時候隨時隨地的查閱答案了!

楊父見到兒子剪短頭髮,並且一回家就開始學習,心中很是高興,和楊母商量,明天是不是給兒子弄一桌好菜。

楊明知道后很是慚愧,自己根本就是為了某些目的才學習的,而真正讓他在意的卻是高考的時候如何去作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