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041奇怪的老頭
小說:| 作者:| 類別:

041奇怪的老頭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041.奇怪的老頭

「豹大哥,我知道你這個人講義氣,但是還是算了吧,我的事情我會處理的。」楊明搖了搖頭。

「怎麼!看不起我老豹是不是?」暴三立怒道。

「怎麼能呢,我是不想連累豹大哥,王志濤家裡很有勢力,聽說他父親是本市的雄風集團的董事長,我們暫時還鬥不過他1楊明特意用了暫時兩個字。因為他知道,這個仇已經結下了,找王志濤還回來那是遲早的事兒!換作原來他不敢說,但是現在他不是一般人了,雄風集團算什麼,自己總有一天會比他強的多。

「是啊,是我誤會兄弟了,你說的對,雄風集團,根本不是我們這種小人物能斗得過的。」暴三立此刻也有些傷感。他們這些出來混的人有時候覺得很不平衡,同樣是做違法的事情,自己做了卻要坐牢,而那些有錢人甚至做著比自己壞百倍的事情,依然逍遙法外!

「不說這個了,豹大哥,你是怎麼進來的?」楊明不想在這個話題上繼續。

「我啊,還能因為什麼,和人打架唄,也是兄弟走了眼了,沒弄清那伙人的身份!那天我和幾個兄弟出去喝酒,喝多了我去廁所放水,趕得也巧,正好另一個人也急著放水,但是小便池就有一個,我倆就搶了起來,我就把他給揍了1暴三立說道:「本來我以為這事兒也就這麼過去了,沒想到這傢伙回去之後又喊來了五個人,手裡拿著警棍找到了我們的包廂,我們雖然只有三個人,但是照樣把他們五個給干翻了,後來警察來了,我們才知道,那六個人都是衛生監查大隊的!我們是小混混,警察聽哪面的自然可想而知,我和幾個兄弟就因為毆打公務人員被拘留了!還得賠人家醫藥費1

楊明聽后拍了拍暴三立的肩膀道:「雖然那幫人是官員,但是這事兒你也有點兒毛病,各打五十大板,你也別太在意了1

「我也沒想別的,只是有點兒不爽,憑什麼那幾個人在醫院裡享受著,我們兄弟坐牢1暴三立有些氣憤的說道。

「噗1楊明聽后差點兒笑翻了:「豹哥,你也太逗了吧,人家都進醫院了,那還叫享受啊?」

暴三立聽后也嘿嘿地笑了起來:「哥幾個手重了點兒,估計這幾位也得躺上一陣子了1

沒多久,楊明就和這間牢房裡的人混熟了,那個竹竿似的男人是暴三立的手下,叫齊文瑞,那天打人也有他的份兒,還有一個手下翟雷被關在了其他的號子里。

那個因為搶劫進來的叫李達,是個老油子,進來多少次自己都記不清了。李達是疊拘留,估計過不了幾天就會被放出去。而那個老頭子,暴三立也不認識,只是說他是個神經病,關在這裡很久了,聽別的號子里的老人說,最少有七八年了吧。

七八年?楊明愕然,看守所里怎麼可能有人關了七八年不上庭?問暴三立,他也不知道,只是說可能是歷史遺留問題。

楊明來到看守所的時候,已經吃過晚飯了,所以和暴三立說了一會兒話,就到自己的床鋪上睡覺去了。

半夜裡,一陣鬼哭狼嚎的聲音把楊明叢夢中驚醒。

「下雨了,天晴了,天晴別忘穿棉襖——!下雪了,天晴了,天晴別忘戴草帽——1

「誰1楊明從床鋪上坐了起來,抬頭髮現,號子里的人都醒了。暴三立見楊明也被吵醒了,苦笑著對他搖了搖頭,然後指了指那個老頭的床鋪,小聲說道:「那老頭就是這樣,一陣兒清醒一陣兒糊塗的,半夜唱歌,這不是第一次了1

「那就沒人管么?」楊明奇怪的問道。

「據說開始的時候管教來了幾次,但是看他神經有點兒不正常,也就不管他了。」暴三立說道:「挺可憐的一個老頭,也沒見他有什麼親人。」

楊明嘆了口氣,又躺回了床上,老頭唱了一陣子歌就安靜了,不一會兒,整個號子里都傳來了均勻的呼吸聲。

第二天,楊明特意注意了一下那個老頭,老頭沒犯病的時候和正常人一樣,跟著他們去吃飯,喝水,但是一言不發。

「嘿。老頭,你拿那麼多的饅頭,也不怕噎死,我們後面的人都沒有了1一個綠毛青年對老頭推搡了一把,老頭手中的饅頭滾落在地上。

「哈哈哈哈哈1綠毛身邊的幾個人也跟著笑了起來,這幾個人都是街頭的小混混,平時就以欺負弱小為樂趣,前兩天因為搶劫一個賣水果的老頭,被警察抓個正著,就被處以了十五天的行政拘留。

老頭正想彎腰撿起地上的饅頭,一隻手搶在了他的面前,手的主人正是楊明!

楊明從地上抓起了那顆饅頭,然後在鞋底上又蹭了蹭,這才站起身來。綠毛幾個小混混都一臉的不明所以,看著手中拿了一個臟饅頭,微笑著的楊明。

楊明看了看眼前的綠毛,一把捏住了他的腮幫子,將臟饅頭向他口中塞去。

「呃——啊1綠毛拚命的掙扎想要閉上嘴巴,可是楊明加在他嘴上的力道大的驚人,綠毛只能眼看著臟饅頭被塞入自己嘴中。

「既然你怕沒有,那我就讓給你一個好了1楊明面無表情地說道。末了還不忘用右手使勁地把饅頭向綠毛的嗓子眼裡壓了壓。

「嘔——咳——咳——」綠毛捏著自己的嗓子劇烈的咳嗽起來,饅頭卡得他無法呼吸,一張臉都變成了紫色,加上他那一頭綠髮,就像是菜地里的茄子。

「你媽,不想活了是吧1綠毛身邊的一個人剛想發怒,就被旁邊的人攔住了,在他耳邊嘀咕了兩句,那個想發怒的人看了楊明一眼,有些畏懼的攙著綠毛離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