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042他也是被人陷害的
小說:| 作者:| 類別:

042他也是被人陷害的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042.他也是被人陷害的

楊明正有點兒納悶這些人為什麼會害怕自己,就聽見了暴三立的聲音從身後傳了過來:「怎麼回事兒?誰他媽欺負我們號子的人了?」

楊明回頭看見暴三立那凶神惡煞的樣子,這才反應過來,敢情是剛才那幾個混混懼怕的人是他啊!楊明昨天就知道了,暴三立在看守所里,已經是一霸了。

「沒事兒,豹哥,我看那幾個小混混欺負這老頭,就出手教訓了他們一下1楊明邊說邊和暴三立坐到了餐桌上,那個老頭也跟著他們坐在了一旁。

「別管他們了,估計是剛來的,沒什麼眼力健兒1暴三立罵道。

吃完飯,收拾餐盤的時候,老頭忽然來到楊明的身邊,對他笑了一下,小聲說道:「謝謝你,年輕人1

「不客氣,我最看不慣有人欺負老人了。」楊明無所謂的搖了搖頭。不過也正是楊明這個尊老愛幼的好習慣,讓他獲得了這副神奇的眼鏡。「對了,老人家,你是因為什麼事兒進來的?聽說你在這裡待著都七八年了?」

老人聽后,神色有些沒落,搖了搖頭,最終也沒說什麼。

楊明有些好奇,就通過暴三立認識了一個看守所的老人董軍,這傢伙是個小偷,而且是個神偷級別的,按理說這種人都不會被警察抓,但是這個董軍偏偏是個愛心泛濫的傢伙,總喜歡去幫助一些窮困的人,這樣一來,只要一有什麼案子,警察很容易就能找到他的頭上來。如果換作古代,這傢伙也算是個俠盜。

楊明聽了暴三立的介紹,對董軍這個也有了些好感。董軍今年二十二歲,八歲開始就跟著師傅入了門,從他十五歲出徒單幹那年開始,就成了警察局和看守所的常客。

所以他對看守所里的事兒知道的自然比別人的多,連那些管教都不如他。

董軍聽說楊明對老頭的事兒感興趣,有些奇怪。在他看來,這進了看守所的人,自己的事兒都管不過來呢,還有心思管別人的事兒。

「我就是覺得他挺可憐的,一個老人家,這麼大歲數了還待在看守所里。」楊明如實回答道。

「這樣啊,那我就和你說說吧!反正在這裡也沒有其他的事情可做1董軍聽了楊明的回答,笑了起來:「那個老頭叫方天,當年在咱們松江市也算是一號人物了!方老爺子早年的時候,在工地上幹活,那時候他有個髮妻,但是後來得了肺結核,因為沒錢醫治,就去世了。當時方天悲痛萬分,發誓自己一定要成為一個有錢人,結果還真讓他闖蕩出了一番名堂,從小瓦匠,到小包工隊的隊長,後來有了資本,攬了幾個大工程,最終在松江市的房地產業里闖出了一番天地。他很愛他的妻子,所以一直也沒再找,直到他五十歲那年,認識了一個比他小二十五歲的女人,這個女人非常的漂亮,當時是他的秘書,後來在一起工作的時候日久生情,最終就在一起了。因為原來妻子的事情讓方天耿耿於懷,所以方天對現在這個妻子異常的好,基本上是有求必應!後來在一次酒會上,當時的松江市黑道老大胡三看上了方天的老婆。胡三當年可是松江市的一霸,而且為人異常的好色,看上的女人,還沒有能逃出他手掌心的!但是方天也不是吃素的,於是,兩個人的明爭暗鬥就開始了!後來,胡三指使了一個買通了的看守所的副所長,也就是咱們這個看守所那時候的副所長,把方天給弄了進來,當然,手續什麼的全都不是合法的,全部是那個副所長偽造的。就這樣,方天不明不白的就被胡三弄了進來。」

「那方天的那個老婆呢?」楊明問道。

「哼,那個女人,聽說方天被抓了,立刻就跟胡三搞到了一起,還幫著胡三幹壞事兒,甚至成為了胡三籠絡人心的工具1乃檔饋

「那這個胡三現在呢?」楊明的記憶里,松江市的道上好像根本就沒有叫胡三的。

「早被了,那個女人也吃了槍子兒了1董軍說道。

「那既然他倒了,方天就應該沒事兒了啊?」楊明有些奇怪。

「話是這麼說,但是當年那個副所長以及相關人員,也都因為給胡三充當保護傘,被抓了進去。方天對他們來說,只是個小插曲,他們早就把這個人給忘掉了!所以那個副所長根本就沒想起還有方天這麼個人!而方天的拘留手續雖然是偽造的,但是上面的章什麼的都是真的,新來的所長自然不知道這其中的過節,所以方天就一直被關在了這裡1搖頭:「而且方天被關進來之後就一直瘋瘋癲癲的,他自己都不願意說,別人還能拿他怎麼樣?」

又是被人陷害的,媽的,跟自己一樣,都是因為女人!楊明想到這裡,不免有些憤慨!

而董軍,看著楊明離去的身影,嘴角間劃過了一絲難以捉摸的笑意。

晚上,是看守所放風的時間,這時候所有的犯人可以到大廳里去看電視,當然,電視里除了新聞聯播,平時放的都是些愛國主義教育片。但是對這些沒有什麼娛樂活動的犯人來說,依然十分的具有吸引力。

楊明跟著暴三立他們也向大廳走去,還沒走到大廳就聽到了一陣熙熙攘攘的吵罵聲。

「馬拉戈壁的,你不知道這是德哥我的位置么1

「滾你媽的德哥,誰認識你啊1

「我草,小子的嘴還挺硬,兄弟們,給他鬆鬆骨,讓他享受一下1

「沒問題,德哥!您就看好吧!嘿嘿,小子,兄弟們松骨的手法可比不上那些按摩房,要是把你的骨頭弄折了,可別怪罪阿!我們可是事先和你講過了1不過聽他們的話的意思,根本就是講與沒講沒有什麼分別。

「不好,是翟雷1暴三立聽到叫罵聲,立刻對楊明說道。

楊明知道看守所裡面犯人打架是家常便飯,但沒想到自己第一天就碰上了,不過想到自己剛來的時候暴三立對自己的態度,他就釋然了。這裡面的犯人哪個不是橫著晃的主兒,有點兒衝突也是正常的。

楊明跟著暴三立和齊文瑞撥開看熱鬧的人來到大廳中間,看到五個身體精壯的大漢正在毆打一個人,這個人肯定就是暴三立口中的翟雷了!

翟雷雖然也在還手,但他一個人哪裡是五個人的對手!說是還手,倒不如說在防守。

「敢動我兄弟1暴三立見翟雷被打,哪裡忍得住,直接就沖了過去。齊文瑞見暴三立都上了,自然也不閑著。

不過這五個人可不比他們打的那幾個衛生局的人,這五個人都是和暴三立一樣,社會上打架鬥毆的老手了,暴三立和齊文瑞衝進去之後,雖然局面有了些改觀,但仍然是一面倒的狀況。

楊明搖了搖頭,知道自己必須出手了!這裡的犯人都是拉幫結夥的,暴三立是他在這裡認識的唯一的朋友,雖然暴三立和他稱兄道弟,但是自己這時候如果不出手,事後暴三立難免會對自己心生芥蒂!而自己還不一定要在這個鬼地方待上多久呢,如果不站對組織,估計就不會有什麼消停日子了!

想到這裡,楊明二話不說就朝其中一個正要偷襲暴三立後面的大漢走了過去,一把拽住了他的衣領。一腳朝他的后腰猛踹了過去。后腰是人體比較脆弱的部位之一,受到重創輕的扒地上直不起身,重的估計下半輩子就在輪椅上度過了!

他們狠,楊明比他們更狠!當年蘇雅離開他的那段自暴自棄的日子裡,楊明就用瘋狂的打架來麻痹自己,簡直就和瘋子一樣。私下裡那些混混都叫楊明是楊瘋子。

在外面打架,楊明還有所顧及,怕把人打壞了,但是在看守所里,楊明就放鬆多了。也是受了那些港台電視劇的蠱惑,犯人間打架都把對方往死里打,楊明也就認為這是理所當然的。其實就算是在看守所,你把人打死了,也一樣要負法律責任的,只不過很多犯人間的群架不太好判定責任而已。

所以楊明一上來就下死手,那個大漢還沒反應過來怎麼回事兒呢就趴地上,腰椎劇烈的疼痛讓他根本無法在站立起來。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