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043怎麼是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043怎麼是他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043.怎麼是他!

有了楊明的加入,對方那幾個人很快就被搞定了。最後那個囂張的德哥當然也沒能倖免,當他正想說幾句場面上的狠話的時候,楊明一腳踏在了他的臉上,這傢伙頓時昏了過去。

不說那個腰椎受傷的,先說用眼睛看得見的,暴三立指著昏迷在地上,鼻樑骨整個塌陷進去的德哥,佩服的對楊明說道:「兄弟,不,楊哥,我服了,你是真狠啊!怪不得老雞那傢伙被你給弄死了1

也是直到此時,暴三立對楊明才真正的服了!這聲「楊哥」比原來的虛偽奉承真心多了!

在場的犯人很多也是道上的人物,當聽到姬水生是楊明弄死的,心中不禁駭然。看向楊明的目光都有些敬畏。

「管教來了1不知道誰喊了一句,在場的人立刻都整齊的站好,讓開了一條路。

「怎麼回事兒?打架的都有誰?」張管教拿著警棍走了過來黑著臉問道。

楊明和暴三立、齊文瑞、翟雷站了出來。

「叫什麼名字?」張管教問道。

「楊明。」

「暴三立。」

「齊文瑞。」

「翟雷。」

楊明?張管教心道,原來他就是楊明啊!陳飛隊長還讓我關照你,沒想到你都不用我關照了!

原來,陳飛覺得楊明這個小夥子不錯,怕他進了看守所被其他犯人欺負,特意跟自己的老同學張管教打了個招呼。

「怎麼回事兒?」張管教的臉色緩和了一些。要是今天被打的人是楊明,自己可要被老同學埋怨了!

「報告,於向德見到楊明是新來的,就過來找事兒,我們都是一個號子的,就和他們打了起來1暴三立說道。

找事兒?楊明一愣,剛才明明是那個叫什麼於向德的和翟雷打架,自己這些人都是來幫忙的,怎麼變成是欺負自己了?這不睜著眼睛說瞎話么!在場這麼多人呢,管教一問不就問出來了?

楊明剛想說話,暴三立對他擠了擠眼睛。楊明只好又閉上了嘴。

張管教聽後點了點頭,心中已經相信了七八分,老犯人欺負新犯人已經成了慣例了,而且不需要什麼特殊的起因!所以根本沒怎麼懷疑:「你們大家說說,是這麼回事兒么?」張管教對其他犯人問道。

「不太清楚,大概是這麼回事兒吧?」犯人們紛紛搖頭表態。

楊明有些疑惑,怪不得剛才暴三立說謊的時候臉不紅心不跳的,原來根本不可能穿幫!他哪裡知道,這裡的犯人都是事不關己,高高掛起,誰會沒事兒出來作證呢,尤其是他們剛才都看見楊明下手如此狠辣,都怕他事後再來報復自己。

張管教也知道這些證人基本上都是一問三不知的類型,也就沒再深究,只是對身後的幾個管教說道:「看看這幾個人有沒有受傷嚴重的,有的送到醫務室包紮一下,沒事兒的都關到緊閉室去1

意外的是,楊明和暴三立他們什麼事兒都沒有,就被打發回了號子里。

「豹哥,剛才你怎麼說是於向德欺負我呢?」楊明有些疑惑的問道。

「嘿嘿,楊哥,你剛來,不知道這裡的規矩,如果說是因為搶座位,那就咱們雙方都有責任了,而他們欺負新人過來找事兒,那完全就是他們的責任!不然咱們幾個今晚也都得去關禁閉了1暴三立解釋道。

「那你就不怕那幾個人醒過來之後再告咱們一狀?」楊明問道。

「他們不能,這啞巴虧他們是吃定了!看守所里,犯人們都是以自己的實力解決問題,誰去打小報告,就會被所有的犯人看不起!除非於向德不想混了,要不然他才不可能做這麼丟份兒的事兒呢1暴三立嘿嘿笑道。

楊明也笑了,原來這裡還有這個規矩!看來那個於向德該著倒霉了!

第二天去食堂吃早飯的時候,楊明走到哪裡,身邊的人都自覺地讓開了一條道。楊明儼然就像電影里的牢頭獄霸一樣。

以前,在這看守所里,是以於向德和暴三立兩伙人為首,平時他們也是井水不犯河水,誰知道昨天於向德吃了什麼槍葯了就對暴三立的人動了手了。但是這一動手不要緊,徹底的打破了這種平衡的局面。現在看守所里的人都知道,暴三立的號子里新來了一個狠人叫楊明,下意識的就把他當成了看守所的老大。

自從昨天的事兒之後,暴三立對楊明的稱呼也變成了楊哥,齊文瑞和翟雷更不用說了。

……………………

松江市警察局。

「夏警官,我……我不想再看到那個人了……」林芷韻搖了搖頭。

「不行,在我們把案子提交到法院之前,最後一步你必須去確認犯罪嫌疑人的身份1夏雪說道。

「可是,我即使去了,也認不出阿,當時,他……那個我的時候,我心裡很害怕,都沒敢睜開眼睛,後來,就昏過去了……」林芷韻說道。

「沒關係,這是程序,必須要走一遍,根據你的案件情況,犯罪嫌疑人是在作案的時候當場被我們抓獲的,所以即使你認不出來,法院也依然可以給他定罪1夏雪解釋道。

於是,林芷韻就在夏雪和陳飛的陪同下,來到了松江市警察局看守所。

「楊明!出來一下1張管教打開了號子的門,對楊明說道。

之後,楊明就被帶到了一間用玻璃隔開的屋子裡,玻璃是單向的那種,另一面可以看見楊明,但是楊明卻看不到鏡子的另一邊。

楊明之前也聽暴三立他們說過,只要被領出去被辨認,那麼離上庭的時間就不遠了。楊明其實業希望這一天早一點兒來到,與其在這裡待著,還不如去監獄待著。去了監獄是過一天少一天,而這裡卻是白待,根本不算在刑期之內。

「怎麼是他?」當林芷韻看到玻璃對面的楊明之後,不由得失聲驚叫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