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066倒血霉的小偷
小說:| 作者:| 類別:

066倒血霉的小偷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066.倒血霉的小偷

而那位被割了包的少婦,在那個小偷叫囂的時候就已經醒了,但是沒想到出手教訓小偷的人居然會是那個書店裡遇到的小夥子!剛才還罵人家是流氓呢,現在人家卻幫了自己,肖晴實在有點兒不好意思面對!她故意把頭低了下來,祈禱著楊明沒有看清她的樣子。

「姐姐,你看看有沒有丟什麼?」陳夢妍看到肖晴醒了,連忙開口尋問道。

「沒……沒丟什麼1肖晴剛才就已經檢查過自己的包了,只是劃破了一個口子,但是裡面的手機和錢包都沒有丟!

「看好自己的東西!下次就沒這麼好運能遇到我們了!大媽1楊明淡淡的說道。但是「大媽」兩個字卻加重了口氣。

肖晴一聽到「大媽」,立刻明白楊明已經認出她來了,索性也不藏著掖著了,看著楊明笑道:「剛才謝謝你啊1

本來楊明還想數落她兩句,但是看到她主動示好了,也不好意思太小氣了,於是搖了搖頭道:「沒關係,只要你別當作是故意接近你就好了1

聽了楊明的話,肖晴嬌顏一紅。

「楊明,你們認識?」陳夢妍聽到楊明那略帶諷刺的話,有些奇怪。

肖晴畢竟比楊明大很多,為人處世也圓滑的多,聽到陳夢妍發問,於是回答道:「呵呵,剛才我們在書店發生了點兒小誤會,不值得一提。你就是他的女朋友吧?不錯,的確很漂亮1

「我們不是……那種關係啦1陳夢妍紅著臉搖了搖頭,不過,她在說這句話的時候,卻用餘光掃了掃身旁的楊明,見到他並沒有露出什麼不悅的神色,才放心:「姐姐,你也很漂亮啊1

「我啊?歲數大了,都變成大媽了1肖晴故意調侃道。

「對了,楊明,你怎麼能叫人家大媽呢!多沒禮貌啊1陳夢妍聽后立刻質問道。

「那個……嘿嘿,我隨口說的。」楊明有些尷尬。

汽車到了下一站的時候,上來了兩個警察,估計是司機看到小偷被制服了以後報的警。不過這樣更好,楊明還正愁怎麼處理這個傢伙呢。

而楊明、陳夢妍和肖晴作為當事人,也被請到了警察局做筆錄。

上了警車之後,陳夢妍有些擔心的看著楊明的手,對其中一個警察說道:「能不能先送他去醫院啊1

警察還沒說話,楊明卻道:「不必了,割的不是很深,已經止血了1

「我看看1警察抓起楊明的手,仔細看了看道:「傷口這麼長,還是先去醫院處理一下,打一針破傷風吧1

楊明聽他這麼說,也沒有辦法了。總不能和警察說,自己以前被人用片刀砍了,傷口比這嚴重多了,都沒事兒吧!

至於那個小偷,雖然被楊明揍了一頓,但是身上也沒有什麼見紅的傷,所以就沒銬在了車裡也沒帶出來。

去的醫院是警察局的內部單位——松江武警白金醫院,所以不用排隊,也不用挂號,有兩個警察帶著,很快就包紮了傷口,因為傷口很淺,醫生說不用打針。

到了警察局,做了簡單的筆錄之後,就讓楊明他們離開了。事情很明顯,人贓並獲,雖然沒偷到什麼東西,但是小偷還是被丟進了看守所。

話說,本來這小偷可以安安分分的在看守所里呆上十五天就出來了,但是他偏偏覺得不服,自己作案多次都沒有人敢來多管閑事,這次怎麼碰上這麼個不醒目的!

小偷越想越氣,好在他剛才在車上,聽到了陳夢妍叫楊明的名字,記下了自己的仇人叫「楊明」,準備伺機報復他一下。

本來這事兒也就到此為止了,但是偏偏到了看守所以後,這小偷又遇到了一個因為搶劫進來的傢伙,都說盜搶是一家,於是小偷頓時有一種同病相憐的親切感!一感慨,就把自己怎麼進來的事情和這傢伙說了,包括要找機會報復楊明的事情。

而看守所里這傢伙,正好就是當日向暴三立告楊明密的小達子李達,一聽說是楊明,立刻提高了警惕,連忙詢問了一下小偷口中楊明的相貌。小偷以為李達也是楊明的受害者,立刻來了精神,把楊明的相貌仔細的形容了一遍。李達聽后,居然和自己認識的楊明完全吻合!

這下李達可樂了,你跟楊明作對,那不是找死呢么,連忙將這事兒告訴了暴三立!於是,還沒等這小偷明白怎麼回事兒呢,就被眾人胖揍了一頓。

剛開始,這小偷還以為這是新人的待遇。被揍了以後,連忙「豹哥」、「達哥」的叫著獻殷勤,結果絲毫不管用,到了晚上自己又被揍了一頓。

一連打了三天,小偷可受不了了,跪在地上求爺爺告奶奶的想問個明白,結果暴三立眼睛一翻道:「草,就你這熊樣兒,連我都打不過,還想找楊哥的麻煩!不用楊哥動手了,我先替他把你打死算了1

「楊哥?哪個楊哥啊?」小偷一下子也沒反應過來自己這段時間到底得罪了哪位叫「楊哥」的大神了。

「就是送你進來的那位1暴三立冷笑道。

「哎呀媽呀,哥,我錯了1小偷此刻真是後悔啊,沒想到那個楊明居然也是個狠人,連看守所里都有他的手下0我要是知道楊哥那麼狠,就是借我個膽,我也不敢找他麻煩啊1

但是這位小偷還是沒能倖免,暴三立為了讓他徹底斷絕念想,依然每天揍他一頓。於是這位倒血霉的小偷自從進了這間號子以後,除了挨揍,其他時間都在床上度過。

於是,這間號子的某張床上,不分日夜的傳來了某種特殊的呻吟聲。當其他人經過的時候,都會忍不住一陣噁心:莫非,傳說中的斷袖出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