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087事態升級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087事態升級求月票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哼!要不是在課堂上,老子弄死你1楊明冷哼了一聲鬆開了陳阿福的脖領子。

而陳阿福,則是有苦說不出,誰讓自己辦的事兒那麼操蛋呢!

張濱已經幫楊明把課桌扶了起來,將地上掉落的東西,都收拾了起來。

是不是自己上高中以後太安分了?楊明心想,換作以前,別說掀自己桌子了,就連把自己東西碰到地上,別人吶庾挪皇牽萬一楊明心情不好,挨揍就是難免的了!

本來事情就這麼過去了,但是不知道怎麼的,這件事兒就被金剛給聽說了!一直暗中觀察著楊明的金剛,可算抓住了這個好機會!

還以為你真是乖寶寶呢,嘿嘿,你終於露出點兒把柄了!金剛十分得意的找到了自己在學校里當政教主任的小叔。

「金剛啊,快進來,找叔叔什麼事兒?」金剛的叔叔,也就是四中的政教主任金喜森。

「叔叔啊,今天高三七班上數學課的時候有兩個學生在課堂上打架,這事兒您知道么?」金剛問道。

「上課打架?這些小事兒我怎麼能知道1金喜森說道:「你看叔叔多忙啊,要統計這麼多數據,小事兒就別煩我了1

「叔叔,你說學生在課堂上打架,能開除么?」金剛問道。

「你問這事兒幹什麼,哪有因為這麼點兒事兒就開除的1金喜森說道:「這麼一整都開除了,學校還不黃了啊1

「叔叔,您就說有沒有開…除的可能?」金剛不依不饒的問道。

「哎呀1金喜森無奈地搖了搖頭:「能倒是能。有什麼不能的,開不開除還不是我們學校說得算!高中又不是九年義務教育,開除學生很正常1

「那……能不能想辦法把這個學生開除了?」金剛猶豫了一下說道。

「哪個學生?為什麼要開除?」金喜森有些納悶的看了金剛一眼。

「就是今天在上課時候打架地那個學生1金剛說道。

「兩人都開除?為什麼要開除?」金喜森問道:「高三了。偶爾打架是正常的,不至於開除吧1

「不是兩個,就是其中一個叫楊明的學生1金剛答道。

「楊明?為什麼要開除他?他和你有仇么?」金喜森問道。

「有仇?你侄子我差點兒被他玩死了1金剛憤恨的說道:「因為這小子,我連趙瑩都追不上了1

「到底怎麼回事兒?和叔叔說說?」金喜森看著金剛悲憤的表情,連忙問道。金剛是金家這一輩唯一的男丁,所以金喜森也十分喜愛這個侄子,聽到是他的事兒,連忙問了起來。

於是金剛就把和楊明結仇的原因跟金喜森說了一遍。聽說侄子被人坑了五萬塊,金喜森勃然大怒!

「你放心,這個頭叔叔幫你出!不就是一個學生嗎!敢這麼耍你。叔叔好歹也是學校的政教主任,在學校也是很有分量的!你讓我想想給這個楊明編織一個什麼罪狀1本來金喜森是個十分有原則地人,但是因為現在有事兒的是自己的侄子,於是做起事兒來也變得十分不理智!

「謝謝叔叔了1金剛連忙道謝。心中高興,楊明埃你這次就給我滾蛋吧,敢這麼坑老子,老子讓你考個鳥大學!

第二節課還沒上課。楊明和陳阿福就被叫到了政教處。當金喜森問明白了事情的經過以後,不管楊明怎麼解釋是陳阿福先把他的桌子掀了地,金喜森都抓住他先動手打人這一點不放,非要給楊明一個處分。

陳阿福還以為是王志濤在學校給自己打招呼了呢,心中得意,沖著楊明冷笑,並且趁金喜森低頭的時候小聲說道:「哼,你不是能耐嗎?你打我啊?」

楊明哪是被人諷刺的人,本來心中就有氣,看見陳阿福這鳥樣。也不管這是什麼地方了,不是要給我處分么,好埃那我也不怕再多幾個了!直接一腳踹在了陳阿福地肚子上,把這廝給踢得後退好幾步蹲在了地上!

「你……你踢我1陳阿福痛得直皺眉頭。

而金喜森見到楊明在政教處打人一愣。隨即心中立刻樂開了花!本來在課堂打架這個理由要

生比較牽強,校長未必會同意,但是在政教處毆打同義就不一樣了!在校領導面前還敢這麼囂張,簡直就是藐視領導,藐視學校!

這要是還不把這個學生開除了,那簡直就是學校的恥辱!

「楊明,你怎麼回事兒!到了這裡你還不老實1金喜森厲聲問道:「你是不是不想念了1

「他逼我的1楊明答道。

「他逼你?他怎麼逼你了?他拿著刀讓你踢他了?」金喜森雙眼一瞪:「他怎麼不逼我呢?為什麼逼你?」

「他用話擠兌我1楊明心中把金喜森都罵了十八遍了!你這個政教主任是吃飽了飯沒事兒幹了吧?學生打架這種小事兒也要管?

「用話擠兌你?那他擠兌你讓你殺了他,你殺不殺人啊1金喜森反問道:「我決定了,你這樣的害群之馬,我是一定要把你開除的!我一會兒就給校長打報告!我要是不把你這種學生開除,我就不當這個主任了1

開除?楊明一愣,本來還以為只是政教主任嚇唬自己的,現在看來,這傢伙似乎要玩真的?真是莫名其妙了,每天打架的學生多了,怎麼不見金主任去開除他們?

等等,金主任……想起第一次去趙瑩辦公室的時候,趙瑩說的那些話「這個就不好說了,這些事兒你就別問了。」

沒錯,當時自己就想到了,學校里有個姓金地主任,果然啊!金剛啊金剛,我還以為你消停了呢,沒想到你居然使出了這麼一個陰損的手段!

「金剛讓你這麼做的吧?」楊明想通了情況之後,淡淡地問道。

「金剛?你在說什麼啊!別打岔1金喜森一愣,沒想到這個學生已經猜出了自己的目地!不過他在政教處打人,已經是鐵的事實了,不怕開除不了他!

「你和金剛是親戚沒錯吧?他讓你找…我的麻煩的?」楊明冷笑道:「隨便,你願意開除就開除吧?就怕校長不會批准的1

楊明說完這句話,也不理這個金喜森了,推開政教處的門就走了出去!留下目瞪口呆的金喜森和陳阿福!

「楊明,你等著!我現在就去找校長,這種學生,我金喜森要不把你給清除出去,我就不姓金1金喜森大怒道。

「那個金主任……我……」陳阿福見楊明走了,不知道該如何了。

「你回去吧!一會兒校長要是找你的話,你就去做個證1金喜森強壓著怒氣說道。

「好的,沒問題,金主任!那我走了1陳阿福出了政教處,心中暗嘆,楊明不愧是牛人啊,不過他被開除了以後,不會回來報復自己吧?

陳阿福是屬於那種做事兒衝動不計後果,但卻事後害怕那種人。回教室的路上,陳阿福也冷靜了不少,自己只是王志濤的跟班,楊明要是想報復自己,那還不是輕而易舉!

何況如果他被開除了,那回來報復起自己,豈不是更加的肆無忌憚了!陳阿福早就聽說楊明認識不少社會上的混子,到時候自己可應付不來啊!

想到這裡,陳阿福恨不得打自己一個耳光,真是太衝動了,這下把楊明給得罪了!

而楊明,此刻正哼著小曲往回走呢!開除自己?嘿嘿,要是換作一個月前,或許還有這個可能,只是現在,校長肯同意金喜森的決定開除自己么?

金喜森則是怒氣沖沖的走進校長的辦公室:「李校長,今天真是氣死我了1

「老金,怎麼了,有事兒坐下慢慢說1李校長看了金喜森一眼,點了點頭說道。自己作為校長,總是有一些下屬因為同事關係的事兒來這裡告狀,李校長以為金喜森也是跟哪個老師發生了衝突呢。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