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34劉唯山的心酸事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134劉唯山的心酸事求月票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博看小說網.bokan.cc歡迎您,覺得本站還不錯請介紹給朋友!

藍凌的全身都泛出晶瑩的嫣紅色,身體不停的蠕動,從嗓子中還發出一種催人心脾誘惑的呻吟聲。

「快點兒……進來呀……」藍凌實在是受不了了,才小聲哼哼著。

「你不是十分想讓我收拾你么1楊明壞笑道。他自己其實也有點兒忍不住了,不過為了徹底征服藍凌這個小妖精,楊明也在忍著呢。

「我……認輸了……」藍凌求饒道。

楊明聽見藍凌求饒了,才提槍上馬。

兩個都被慾火憋了半個小時的人,很快就融入了一體,瘋狂地索取著對方……

「楊明,你下回別這樣了,求你了。」雲雨過後,藍凌撒嬌的靠在楊明的懷裡。

「沒有呀,我覺得這次你比每一次都熱情呢,我還大算延長下次前戲的時間呢1楊明說道。

「還延長?」藍凌驚呼道:「別的呀,我剛才都快死了。」

「是欲仙欲死吧?」楊明嘿嘿笑道。

「什麼呀,討厭1不過現在回味起來,那種感覺還真是別有一番滋味。只是憋著實在是很難受。

兩人又在床上纏綿了半天,楊明看了一下時間,已經晚上六點多了,父母馬上就下班回家了,楊明也得回去了。

楊明將今天坑那個黃毛的錢包拿出來,從裡面抽出了一大半鈔票,也不數,直接交給了藍凌:「這附近小倉買很多,小吃部也很多。你自己買點兒什麼吧。對不起了,小凌凌,我不能陪你了。」

「沒事兒呀。你有事兒就先走吧。我昨天買的東西還沒吃完呢。」藍凌說道:「不用這麼多錢吧?」

「反正也不是我的,你拿著花就是了。」楊明又想起了那個倒霉的黃毛,不由得暗自好笑。

楊明出了樓道,猶豫了一下,轉身向對面地劉唯山家走去。

劉唯山正在寫請柬,見是楊明來了,高興地招呼他坐下。在兒子六年前失蹤后,劉唯山就很喜歡請年輕人來家裡坐坐,以彌補兒子不在的缺憾。

「劉老,我上藍凌那裡去。順便過來看看您。」楊明在沙發上坐下,然後說道。

「好啊,老婆子,你去把請柬都裝好,我和小楊聊一會兒。」劉唯山對自己的老伴吩咐道。

劉唯山地老伴點了點頭去忙了。

「劉老。你怎麼寫請柬呢?有什麼喜事兒么?」楊明有些奇怪:「莫非是您兒子回來了?」

「哎!回來就好了1劉唯山搖了搖頭:「不瞞你說,我兒子在六年前的結婚前夕,突然和新娘子一起失蹤了。」

「失蹤1楊明一驚。他原本還以為老人的兒子鬧了彆扭,去了別的城市或者別的國家去了,沒想到居然會失蹤!

「是啊,失蹤了,一點兒消息都沒有,兩個人就憑空消失了。」劉唯山搖了搖頭。

「對不起啊,劉老,提起了你的傷心事兒1楊明有些不好意思。

「沒關係,已經過了那麼長時間了,傷心也傷心過了。生活還是要繼續,不是么?」劉唯山苦笑了一下。

楊明點了點頭沒有說話,他沒想到作為國內的知名大家還有這樣一段心酸的往事。至於怎麼不去尋找之類的話楊明也沒有再問。因為以劉老的身份。肯定當年動用了不少社會關係去尋找,結果也一定是沒有找到。

「至於請柬。呵呵,我下個月壽辰,本來不想辦地,但是一些朋友和學生非要讓我辦一下,沒辦法,只得寫請柬嘍1劉唯山指著桌上的請柬說道:「如果有空的話,你也來吧,有不少是咱們學校的教授,你認識一下也有好處。」

「我一個年輕人去不太好吧?」楊明有些猶豫,不過這的確是個好主意。和學校里地人混熟了,以後萬一掛了科,也方便找人活動。

「這有什麼,我乾女兒也會來的,還有一些學生,都是年輕人。」劉唯山擺手道:「就這麼定了,到時候我給你打電話。」

「那就恭敬不如從命了。」楊明笑著點了點頭,暗暗尋思送給劉唯山一件什麼樣的壽禮。楊明覺得劉唯山是個好人,不但在當初自己對玉石入門地時候給了自己點播,

房子的時候又沒要自己的錢,這讓楊明很感激。

誰對楊明好,楊明都會記在心裡。

「到時候你帶著人來就好了,不要買什麼禮物,我什麼也不缺,心意到了就行了1劉唯山像是看穿了楊明的心思一樣,直接把他的路堵死了。

「呵呵,我知道了。」楊明笑了笑。

晚上,劉唯山的老伴留楊明在這裡吃晚飯,楊明因為急著回家,就拒絕了。劉唯山似乎還很惋惜,囑咐楊明有空常來。

楊明點頭答應。

臨走的時候,劉唯山給了楊明兩張小區的通行證,還有一張松江工大的飯卡,劉唯山怕藍凌吃飯不方便,就幫她辦了張飯卡。

楊明連忙道謝,心中更是感動。

回到家后,楊父楊母也剛剛到家,正在廚房做飯,見到楊明,關心的問道:「大明,工作累不累?」

「工作?」楊明隨即反應過來,自己昨天和他們說要到張解放地公司打工。於是連忙改口道:「工作挺好的,我很喜歡。」

「那就好,張叔叔沒說你搗亂吧?」楊母有些不放心。

「哪能呢,我乾的比那些人都好。」楊明道:「沒準兒這個月底還有獎金拿呢1

「呵呵,是么,那敢情好啊1楊母見兒子有出息,十分地高興。

「大明,你一個月能賺多少啊,夠自己花了么?」楊大海也問道。

「怎麼,兒子的錢你還想惦記?」楊母聽後有些不高興:「就是夠花了,我們也不能要啊1

「我不是那個意思,你看看你,急什麼啊,我地意思是,要是不夠花,咱倆再給兒子補貼一些1楊大海尷尬的說道。

「爸,媽,估計夠花了。一個月基本工資三千,還有獎金。」楊明想了想,說了一個差不多的數字。

「三千1即使這樣,楊大海還是倒吸了一口涼氣!自己在工廠幹了大半輩子了,工資也才兩千來塊,自己的愛人在社區做事,一個月才八百塊,兩人的工資加起來,才能頂上兒子一個月的工資!而且,兒子現在還剛上大學啊!

「大明,怎麼這麼多啊!你可不能亂要價,為難你張叔叔啊?」楊母也很吃驚。

「媽,怎麼能呢,人家很多人一個月能拿四五千呢1楊明說得倒是實話,那些搞玉石雕刻和打磨的人,業務提成很高的,一個月拿個四五千輕輕鬆鬆!

「可是你才剛乾啊,人家都是成手了。」楊母說道。

「爸,媽,你們就不用操心了!張叔叔也是商人,不會任人唯親的,即使我和張濱關係好,損害公司利益的事兒他也不會做的1楊明解釋道:「還是他主動要求我在那裡的呢1

「是嗎?那就好。」楊大海也不明白這裡面的事兒,聽了楊明的解釋才安心。

因為楊明打工賺錢了,晚上一家人都很開心,楊大海還開了兩瓶啤酒,遞給了楊明一瓶。他心裡很清楚楊明當年的一段歷史,所以對他的酒量也十分了解。

「你怎麼讓兒子喝酒啊?」楊母看到楊大海給楊明啤酒,不由得皺了皺眉。

「大明比我能喝,以前那些事兒,你也不是不知道。」楊大海擺了擺手:「好了,不提過去了,大明也馬上就是大學生了,聽說大學同學一起喝酒是正常的,我們就不要約束了。」

「也對,我怎麼都忘了大明已經是個成年人了呢1楊母點了點頭。

一瓶啤酒對楊明來說是絕對的小case,一家人吃完飯,楊明回房間打開了電腦。

發現寫字檯上的手機上有一個未接電話和幾條新信息。電話是藍凌張濱的打來的,簡訊是藍凌發的,內容就是想他了。

楊明給藍凌回了個信息,告訴她自己到家了,也很想她。張濱的電話直接無視了。什麼叫重色輕友,楊明就是個典型。

博看小說網手機問:wap.bok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