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46設局求月票
小說:| 作者:| 類別:

146設局求月票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博看小說網.bokan.cc歡迎您,覺得本站還不錯請介紹給朋友!

「信,信,咋能不信呢1光頭重重的點了兩下頭道:「楊哥您是狠人呀,您要弄死我們還不跟玩似的?您大人大量,別和我們計較了……」

綠毛混混也是嚇得心驚膽寒,沒想到張濱說的找人居然是找楊明!楊明是什麼人啊,那是打架不要命的主,的確,綠毛混混平時嚇唬嚇唬學生,欺負欺負老頭還行,但是遇到楊明這樣橫的,還真有點兒打怵!

楊明本來還想教訓他們一下,不過一尋思,哥們我好像已經答應陳夢妍不惹事兒了,算了,今天就放你們一馬吧!於是鬆開綠毛混混,揮了揮手,示意他們可以離開了。

張濱、陳阿福包括王志濤在內,都是一臉驚訝的看著楊明,沒想到剛才還牛逼閃閃的四個小混混瞬間就被楊明打發了!尤其是那個領頭的,居然被楊明塞了棗糕連個屁都不敢放!

張濱和楊明雖然關係好,但也只是上了高中以後才好的,以前初中的時候根本就不認識。他雖然知道楊明在學校里那群不良學生中說話很好使,卻不知道楊明對社會上的混混也同樣有震懾力!

張濱很慶幸自己交了楊明這個朋友,現在想來,剛才如果不是楊明,自己還真下不來台了,被綠毛混混扇耳光是輕,在趙思思面前丟了面子那就不好了。

更為震驚的則是王志濤!上次張宇亮的事情可以說是巧合,但這次,這幾個小混混顯然也十分懼怕楊明!這說明什麼,說明楊明在道上還有點兒地位的!王志濤其實是想多了。不過也無怪乎他會這麼想,誰讓事情偏偏這麼巧呢!

王志濤知道對楊明硬碰硬是不行了,所以想要收拾楊明,必須玩一些陰招。可是玩陰招……王志濤又想到了陳夢妍地父親陳飛。恐怕自己還沒等陰了楊明,自己就進局子里了!

真是前怕狼后怕虎。不得已,王志濤只得先忍下了。不過這不妨礙他給楊明使絆子。我雖然暫時不能把你怎麼樣。但我可以弄點兒小詭計噁心你一下!

王志濤不知道的是,楊明和他也是一個想法!要是楊明知道王志濤居然拿自己沒轍了,不知道會不會大笑兩聲。

可能有人給李老師打了電話,這時候李老師也趕了過來,看到楊明和張濱問道:「怎麼回事兒?怎麼和校外人員鬧起來了?」

「沒事兒了李老師,是個誤會。」楊明淡淡的說道。

「對。就是一個棗糕引發的血案。」陳阿福是唯一一個被打的人,所以有些不爽。

「恩?」李老師一愣:「什麼血案?」

王志濤瞪了陳阿福一眼。說道:「陳阿福說著玩地,李老師,真的已經沒事兒了,那伙人都走了。多虧了楊明及時說服了他們。」

王志濤是班長,說話比較有信服力。李老師雖然不知道楊明是怎麼說服地,不過畢竟現在她也只是名義上的班主任了,學生們已經畢業了。不好管太多。

「楊明,你沒事兒吧?」陳夢妍關心的問道。

「大嫂,你這話不公平啊,我是受害者啊,你怎麼不問我?」張濱一臉苦笑的說道。

「我剛才真應該晚出現一會兒,讓你被那個綠毛扇一巴掌你就好受了。」楊明十分鄙視的看著張濱,意思很明顯,你還用的著陳夢妍關心么,不是有趙思思呢么。

幾個人又閑談了幾句,吃完飯後,下午統一組織到水庫邊上遊玩。

水庫屬於保護區,不能隨便下水游泳,但是因為水庫地負責人是李老師原來的一個學生,所以破例讓大家可以在水邊垂釣。釣到地魚可以當作晚餐。

理論上講,水庫都是私人承包性質的,釣魚是要收費的,而且也有專門的垂釣區,其他地方是不允許垂釣的,但是因為有了李老師這層關係,所以也就不約束這些學生了。

當然前提是釣到地魚不能拿走,只能交給水庫的飯店幫著烹飪,釣多了吃不了的還要放回去。

楊明四人也拿了魚竿,找了一個地方釣起魚來。

釣魚是個細心地活,很多人釣了一會兒就失去了耐心,紛紛坐在水庫邊上的草地上玩起了撲克牌。

「楊明,玩不

湊個局啊?」王志濤走了過來,拍了拍楊明的肩膀說魚了么?」

「沒有呢,這魚都聰明的很,沒那麼容易上鉤。」楊明也正無聊呢,見到王志濤叫他,立刻露出了高興的表情:「玩什麼?」

「鬥地主、傑克或者東北拖拉機,什麼都行。」王志濤說道:「來不來?」

「行呀,那就玩一會兒1楊明對玩牌興趣不大,但是他怎麼能讓王志濤失望呢,於是作出一副十分有興緻的模樣。

「我們就玩傑克吧,比較快。」王志濤提議道。

「好,贏撲克牌的?」楊明問道。

「隨便,贏什麼都行,反正就是玩玩而已。」王志濤說道。

於是,王志濤找來了一副撲克牌,叫上畢雲濤和王志濤還有陳阿福,五個人玩了起來。

傑克全名叫黑傑克,也叫二十一點或者摸大點兒,是一種十分普遍的撲克遊戲。玩法很簡單,幾個人輪流拿牌,誰的牌最接近二十一點或者等於二一點誰就勝利了。超過了二十一點就「爆」了。真正的黑傑克裡面有莊家,但是楊明他們這種小玩法就忽略了莊家。

楊明之前就知道了王志濤的主意,所以默不作聲的開始拿牌。頭兩把,居然都是楊明贏,王志濤幾個人不是「爆」了,就是牌太小卻不敢繼續拿牌。

當然這只是表面現象,其實楊明將四人的牌看的清清楚楚,有一把王志濤拿了兩張10,這也算是大牌了,可他偏偏繼續拿牌,.:那麼好運的拿到a,於是「爆」掉了。

而畢雲濤也是,明明拿了一張8一張3,卻不敢繼續拿明顯的做作楊明怎麼能看不出來?只是沒有說破罷了。

「沒勁兒1安權濤把牌扔在了地上道:「又輸了1

「就是呀,楊明的運氣也太好了啊1陳阿福連忙接著說道:「不如我們玩點兒帶彩頭的吧?這樣有個念想,也能玩的激情一點兒1

「說的也對!我贊成,你們覺得呢?」安權濤大咧咧的贊成道。

「我覺得也可以,班長,楊明,你們認為呢?」畢雲濤也表示了自己的觀點。

「這……不太好吧?」楊明故意弱弱的說道:「咱們這不成了賭博了?」

「應該沒所謂吧?咱們也都是成年人了,」王志濤故意猶豫了一下說道:「我覺得別玩的太大就沒事兒吧1

「對啊,楊明,班長大人都發話了,你好歹也得給個面子吧?」陳阿福激道:「你該不會是怕輸錢吧?」

「這樣啊,那好吧!我們玩多大的啊?」楊明故作為難的勉強點了點頭。

「一次一塊不封頂吧,怎麼樣?」安權濤說道。

「一塊啊?」楊明心道,我靠,你就不能說多點兒?不過還是面色緊張的點了點頭:「行吧。」

看見楊明同意了,王志濤和三人均是面色一喜,嘿嘿,男人哪有不好賭的,既然你開了這個頭了,一會兒不怕你不玩大的!

沒玩兩把,楊明就明白了王志濤三人的心思,敢情他們還沒開始行動啊,現在依然在給自己下套。楊明又贏了好幾把,不一會兒,就弄來了三十多塊錢。

陳阿福「爆」了以後,扔掉牌抱怨道:「這一塊一塊的也太沒意思了,我都提不起興趣來1

「那你說玩多大的?」畢雲濤介面道。

「十塊的吧?怎麼樣?」陳阿福提議道。眼前的形勢明顯是楊明一家在贏錢,所以陳阿福不怕楊明會不同意,賭錢這東西,贏了錢之後哪有不想再多贏一點兒的人!

可惜了,他面前的人是楊明!

博看小說網手機問:wap.bokan.c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