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68擦肩而過
小說:| 作者:| 類別:

168擦肩而過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楊明叫銷售員拿了一套支持奧運那種身上帶著「中國心」的情侶t恤,然後與陳夢妍各自進了試衣間。

別說,兩個人還挺般配的,於是楊明直接付了錢,兩個人就穿著t恤這麼走出了專賣店。

「趙老師?」陳夢妍見了迎面過來的人忽然一愣。

「陳夢妍,楊明?」趙瑩也是微微一愕:「你們兩個……」

趙瑩見到陳夢妍和楊明身上的情侶裝,心中很是苦澀。這傻子都能看出來是怎麼回事兒了。

「瑩姐,馬上大學開學了,我和夢妍出來買兩件衣服……金剛?」楊明這才看見趙瑩身後跟著的金剛,心中頓時一陣不舒服。按理說,自己和趙瑩已經不可能了,但是看見她和金剛走在一起,心中還是泛起了醋意。

這並不是因為金剛這個人比較操蛋,楊明十分忌恨他,如果換作其他人,楊明還是會有這種感覺。男人就是這樣,總是吃著眼前的還看著鍋里的,最好連別人碗里的都據為己有。

只不過現在,看見金剛跟在趙瑩身後,這種感覺更加的強烈一些。

「金老師也在啊?」楊明皮笑肉不笑的冷哼了兩聲。

「是楊明同學啊,呵呵,你好你好……」金剛的臉色變了變,沒想到會在這裡碰到這個瘟神。

「金老師,我的自行車呢?」楊明看了金剛一眼,老神在在的說道。

陳夢妍和趙瑩均是一愣,不明白楊明這話到底是什麼意思。但是金剛可是聽得明白,心裡愁苦。你怎麼還記得這茬啊,不就是一台自行車嗎,你至於一見面就管我要麼!你上次坑了我那麼多錢讓我請客,我都沒說什麼——我也不敢說什麼,算了。下次我離老遠就躲著你。

「那個,下次吧。下次我一定給你帶來。」金剛敷衍道。

楊明哪能聽不出來,但是他壓根就沒想要自行車,現在的楊明可並非昔日阿蒙,別說自行車了,汽車都買得起。況且楊明考駕照,就是為了買車做準備的。

「金老師。那你下次可別忘了埃」楊明淡淡地說道。然後看了趙瑩一眼,有些酸楚的說道:「瑩姐。你們忙吧……我和夢妍先走了……」

楊明不知道趙瑩和金剛是什麼關係,但是從他們倆一起出來逛街這件事兒來看,估計關係可能又進了一步。

楊明自嘲的搖了搖頭,不由得暗罵自己無恥,有了藍凌。現在又有了陳夢妍,怎麼還惦記著人家瑩姐不放埃

「礙…楊明,我……」趙瑩想說什麼。楊明已經轉身離去了。

其實並不是楊明不想和趙瑩多說兩句話,而是他不能,有些話不可能當著陳夢妍和金剛的面去說。言多必失,他怕會控制不住自己。所幸還不如找個借口趕快離開,以後有機會了再單獨把趙瑩約出來講清楚。

「楊明1陳夢妍也有些奇怪,楊明今天怎麼這麼沒禮貌呢,按說趙瑩是他的老師,而且是他地干姐姐,怎麼能這種態度呢。不過她聯想到楊明和金剛的那幾句話,直覺告訴她楊明和金剛似乎有矛盾,所以就把這一切理所當然地歸咎於了金剛。楊明離開是因為不想看見金剛。

「不好意思啊趙老師,楊明他這個人就是這樣,大大咧咧的。」陳夢妍不好意思的解釋了一句。

本來,這是一句合情合理的客氣話,但是在趙瑩聽來卻不是那麼回事兒了。陳夢妍替楊明解釋的話,就像是情侶間經常為對方開脫時說的話一樣,就好像陳夢妍可以替楊明做主一樣。

趙瑩地臉色一暗,道了句「不礙事兒的。」就垂頭喪氣地離開了。

陳夢妍十分的不解,怎麼這姐弟倆都這麼莫名奇妙呢?倒不是說陳夢妍不敏感,而是陳夢妍乾脆就沒把楊明和趙瑩的關係往別的地方想。

趙瑩是楊明的老師,又是他地干姐姐,雖然趙瑩長得很漂亮,但是陳夢妍也沒覺得受到什麼威脅。所以不疑有他,對趙瑩歉意的一笑,就向楊明追了過去。

「趙瑩,你和楊明的關係不一般啊?」楊明和陳夢妍走後,金剛試探性地問道。

「恩?」趙瑩嚇了一跳,不會是金剛看出些什麼了吧?現在學校正競聘上崗呢,

剛看出點兒什麼,再到處一亂講,自己沒準兒連工作知道現在師生戀雖然沒什麼大不了的,但在學校領導的眼裡就是很嚴重的了。再加上金剛和楊明有矛盾,又追求自己被拒絕,難免會懷恨在心,所以趕緊解釋道:「沒,沒什麼,我是他干姐姐……」

金剛心想,干姐姐?看你這面紅耳赤的樣子恐怕是馬上就變成「干」姐姐了吧?哎,也不知道自己還有沒有希望了,不過看情況是有點兒渺茫啊!

趙瑩看著金剛那古怪的表情,心道,莫不是他看出點兒什麼了?連忙又補充道:「就是關係比較好而已了1

金剛苦笑,你是怕我亂說吧?我敢么?我還不想死呢!要是讓楊明那傢伙知道我到處亂嚼舌頭,不打斷我的腿才怪呢。

「沒什麼,其實我也想和學生搞好關係呢,我挺羨慕你的。」金剛只得如是說道:「快走吧,我們還得看衣服呢。校服這東西不但要便宜,質量也得差不多。」

趙瑩和金剛是被學校派出來的,趙瑩代表的是高一學年,金剛代表的是體育組。本來這事兒應該是學年組長李惠華老師來的,但是她年紀大了,眼光比較老,所以就推薦歲數最小的趙瑩去看樣子。

無奈,卻被楊明誤會成了趙瑩與金剛出來約會,心情低落。而趙瑩卻沒有誤會,楊明和陳夢妍確實是出來約會的。

兩個都是十分低落的人,分手後向各自的方向走去,擦肩而過。

「楊明,你和金老師有矛盾?」陳夢妍問了一句。

「矛盾?何止是矛盾埃」楊明冷笑了一聲,他也沒必要對陳夢妍隱瞞,於是將金剛找人來假扮搶劫的與在陳阿福告狀那件事後推波助瀾的事情都講給了陳夢妍聽。

「他這麼可惡啊1陳夢妍聽后也是十分的憤慨:「這種人怎麼能做老師呢,應該開除他1

「呵呵,其實像金剛這種人在各行各業都存在的,而往往也是這種害群之馬,讓這些行業的名聲很不好。」楊明搖了搖頭:「比如醫療業,有些醫生向患者家屬索要紅包,所以人們就說醫院太黑,但這只是我們看見的,沒看見的還是有很多好醫生的。教育業也是一樣,李老師和瑩姐就是很好的老師。」

「恩,你說的不錯。」陳夢妍深以為是,所謂好事不出門,壞事傳千里就是這個道理。

當楊明又說到怎麼把金剛騙到天上人間,讓他付出了昂貴的代價時,陳夢妍笑得前仰後合:「楊明,你怎麼這麼壞呀,那麼多錢,豈不是讓金剛去賣血1

「他賣血也要有人要才行啊,呵呵。」楊明暫時忘了趙瑩的事情,畢竟安撫失戀創傷的最好辦法就是和另一個喜歡的人在一起。

「搶劫礙…」忽然,一個女孩子的尖叫聲傳了過來。

楊明一抬頭,一個戴著墨鏡的男子飛奔著從農業銀行那邊向這邊跑來,邊跑邊大聲威嚇道:「不想死的就趕緊給老子閃開1

顯然,這個男人就是那個搶劫的。

路邊的人倒是很聽話,被墨鏡男一喊,都紛紛向兩邊避讓起來。畢竟搶劫這種事兒,也不是一般平頭百姓能管的了的。事不關己高高掛起,這已經成了現代人出行的一條座右銘,孩子的家長從小就會和孩子說,到外面不要亂管閑事,和自己無關的不要強出頭。

所以,這也是現在壞人如此猖獗的原因。畢竟警力有限,不可能在所有的地方都面面俱到。

楊明心情不太好,本來也不想管這閑事兒,但是那墨鏡男偏偏向楊明這邊奔了過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