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77子非
小說:| 作者:| 類別:

177子非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楊明巴不得看著王志濤被人胖揍一頓呢,所以一個勁兒的在心裡道,打的狠點兒啊!

現在,見到周佳佳那邊勸架了,楊明也不能坐視不理了。畢竟王志濤現在還算是自己的哥們,楊明還沒想立刻和他鬧翻。只得無奈的站起身來,懶洋洋的說道:「你們兩個,行了吧,我還要吃飯呢,別在這裡比比劃划的了。」

「哈,又一個不怕死的,你是誰啊?別告訴我你爹也是什麼集團的薰事長?」劉兆軍沒想到這一界能扎刺的學生還挺多啊?不過正好給自己練手了。他還正愁沒有能讓自己立威的機會呢。

「我爸就是個普通工人。」楊明淡淡的說道:「你現在滾蛋啥事兒沒有,過一會兒老子心情不好了,你就廢了。」

楊明這句話雖然和王志濤剛才說的差不多,但是這種淡定的語氣,卻比那種氣急敗壞的語氣還要有氣勢。

「嘎?」劉兆軍一愣,這小子沒啥背景也敢和自己裝逼?莫非是個虎逼?「你沒病吧?」

「我沒病,但是估計你馬上就得進醫院了。」楊明說完這句話就抄起一個板凳砸了過去。他知道對方是跆拳道社的,論實打實的自己未必是他的對手,但是打架講求的是技巧,和真本事沒什麼關係。多年的實戰經驗告訴楊明,不論多強的對手,你只要先下手,那麼對方的實力就會弱化不少。

當然,這招對武林高手除外,但是這種人在現實中也不存在。

楊明的出手可和王志濤不一樣。楊明是個打架高手。深知怎麼能夠一招制敵,怎麼能夠最大限度的給對方帶來痛苦。所以下手都是狠、准、穩。

劉兆軍是個跆拳道高手沒錯,但是卻並不是個實戰高手。對付王志濤這樣地沒什麼打架經驗的,自然手到擒來,但是碰上楊明這樣的。還沒等他反應過來的,就被拍在了地上。腦袋嘩嘩淌血不止。

李家生平時也沒少參加打架鬥毆,但是松江工大畢竟是名牌大學,學生打架最多也就是打的鼻青臉腫,哪有一上來就拿板凳往人腦袋上硝地,這簡直就是街頭混混的打法啊,這不是把人往死了打么!

李家生看得都下傻了。楊明卻是淡淡地提醒道:「你不送他去看醫生么?」

李家生這才反應過來,扶起劉兆軍向門口走去。走到門口的時候,才回過身來,指著楊明警告道:「你等著的!我記住你了1

「傻逼。」楊明白了他一眼,根本沒放在心上。這種挨揍了臨走時說的場面話,楊明見的太多了。

周佳佳看著楊明剛才的出手。眼中充滿了複雜地神色。

楊明倒是沒注意周佳佳,而是扶起了王志濤,假惺惺的說道:「王大班長。沒事兒吧?」

「我還好,謝謝你啊楊明,把他倆攆走了。」王志濤現在才覺得,身邊有個暴力點兒地朋友也是個好事兒。

「我沒尋思咱們學校里還有素質這麼差的人,居然直接動手打人。」楊明這話表面的意思是在說劉兆軍,暗裡卻是在諷刺王志濤先動的手:「不好意思啊,出手晚了點兒了。」

「那倒沒關係,媽的,可算出了一口惡氣了,氣死我了1王志濤罵道。此刻王志濤也顧不得尋思自己被楊明搶了風頭了,而是在尋思著,怎麼能找找那個劉兆軍地晦氣。

不過這樣一來他把矛頭轉移到了劉兆軍身上,就給楊明留下了充足的成長時間,楊明倒是還要謝謝那兩個傢伙了。

「你們兩個沒事兒吧?」王志濤的打不能白挨啊,起碼得讓周佳佳明白,自己是為了她才受傷地。

「沒事兒,謝謝你。」人家既然受傷了,周佳佳也不好太冷淡了,所以只得敷衍的道了謝。

「謝謝你啊,不過你的鼻子……不要緊吧?」王雪倒是十分熱情。

「我沒事兒,小意思,這點兒傷算的了什麼啊1王志濤瀟洒的用衛生紙將鼻子孔給塞住了,讓它不再流血。「恩?你的網名叫魅力寶貝吧?」王志濤忽然裝作恍然大悟的樣子說道。

「是

你是?」周佳佳也裝作想不起來的樣子疑惑道。

「我是大濤王子啊1王志濤欣喜的說道。只不過他現在的樣子,怎麼都不像個王子。

「哦,原來是你啊,呵呵。」周佳佳笑了笑,算是認出了王志濤。

「呵呵,真巧啊,沒想到在這裡都能碰上。」王志濤笑道。

「是埃」周佳佳猶豫了一下說道:「怎麼,不給我介紹介紹你身邊的這幾位朋友么?」

王志濤自然不知道周佳佳和楊明是老相識了。見到她主動和自己說話,連忙熱情的說道:「這兩位是我高中的同學,現在是好哥們,剛才出手的是楊明,這傢伙是個粗人,呵呵,沒嚇壞你吧?」

粗人?你才粗人呢。周佳佳皺了皺眉,不過卻是笑著對楊明點了點頭:「你好啊,我叫周佳佳,剛才謝謝你出手教訓了那兩個傢伙了。哦?你也叫楊明?你的名字和我一個初中同學一樣呢1

「是嗎?」楊明看了這小騷貨一眼,有點兒不明白她到底想幹什麼,但是伸手不打笑臉人,楊明雖然對她印象不咋著,但是還是點了點頭道:「那可真是巧了,我以前有個仇人,她也叫周佳佳。」

「呵呵,那可是有點兒巧了。」周佳佳莞笑。

「哈哈,這世界上重名的人多了,看來我們大家很有緣分啊1王志濤還沒看出兩個人語氣上的火藥味,還以為真的是巧合呢:「即然這樣,今天的客就我請了,咱們一起吃如何啊?」

周佳佳不願意和王志濤一起吃,但是又看了一眼楊明,心中有些搖擺不定了,猶豫了一下還是說道:「好吧……」

「你們吃吧,我和張濱他們已經吃好了,我們先走了。」楊明可不願意和周佳佳一桌。而他們也確實吃好了,剛才只有王志濤一個人光在那兒吹牛逼了,什麼都沒吃。

說實話,王志濤還真不願意讓楊明他們留在這裡呢,既然他們主動要走,王志濤也沒有挽留的道理。於是說道:「那也行,一會兒我直接算賬吧,你們先走吧。」

張濱也是陪著「女朋友」來的,自然沒興趣去認識其他的美女,所以楊明一建議,四個人就起身先離開了。

等楊明四人走了以後,王志濤剛想和周佳佳她們坐在一起,卻聽周佳佳說道:「王志濤,既然你們都吃好了,那今天就算了吧,改天再聚吧。你的鼻子……還是先去校醫室看一下吧?」

楊明都走了,周佳佳也不想和王志濤再多呆了,於是宛轉的下了個逐客令。

「嘎?」王志濤沒想到事情會變成這樣,不過他覺得美人還是關心自己的,心中也不是那麼失落,於是說道:「好吧,那今天就這樣吧,改天我們qo

王志濤這個冤大頭一口飯都沒吃到,卻要結了兩桌的賬單。不過他樂意埃所以正是應了一句話,子非傻逼,焉知傻逼之樂也。

出了餐廳,沒走多遠就看見一個賣煎餅果子的小攤,香味讓王志濤直流口水。於是掏了兩塊錢,買了一個煎餅果子,邊走邊吃。

一個鼻子塞著紙,滿臉血跡的男人在松江工大的門口啃著煎餅果子,成了一道亮麗的風景。據說學校的保安將他當成了要飯的,當他要進入校門時,直接給轟了出去。還好王志濤手裡有繳費的收據,不然還真說不清楚。

「楊明,你剛才將那個人打傷了,你不怕被報復么1陳夢妍有些責怪的說道:「今天的事情,怎麼也輪不到你強出頭啊1

「就是啊老大,王志濤那廝被人打死才好呢,你管他做什麼1張濱也十分不解的說道。

楊明卻是搖了搖頭沒有說什麼,他也很矛盾,但是現在還不能和王志濤鬧翻。

「我就是看不慣那兩個人的囂張態度。」楊明為自己找了一個開解的理由。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