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81又是王志濤
小說:| 作者:| 類別:

181又是王志濤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軍訓的時候各院系都是在不同的場地訓練的,所以楊明也不知道張濱和陳夢妍怎麼樣了。只是覺得這種強度的訓練簡直太一般了,為什麼那麼多人都受不了呢?

其實也不能說這些借故請假的學生逃避軍訓,國家的教育體制在那裡擺著呢,從小學起就只注重文化課的教育,忽略了體育等其他科目,很多學生連體育課都沒上過幾次!這聽起來似乎十分的誇張,但是在某些地方卻是事實!

所以軍訓說它合理吧,又不太合理。至少對那些沒經過長期體育活動的學生來說,是很不合理的。至少也要有點兒體育基礎吧?

這幾年不斷有體質差的學生在軍訓中猝死,所以學校和教官也怕擔責任,所以那些實在受不了的學生,也都允許他們在一旁休息。

楊明是為數不多的幾個從沒請過假的學生之一。其他人都或多或少的請假休息過。

一天軍訓下來,楊明倒是沒什麼,他覺得打一場架所消耗的體能都比這個要多,但是張濱卻累的走路都東倒西歪,陳夢妍和趙思思也直接回寢室休息去了。

本來說好了今天去吃飯的,但是田東華看見死狗一樣的張濱,只能打消了這個念頭。

「我,累死我了,不行了1張濱一回到寢室就倒在了客廳的沙發上,楊明倒是沒什麼事兒,和田東華一起去食堂買了三份兒飯,給張濱帶了一份兒回來。

楊明和田東華的感情也是不咸不淡的。算不得至交,但是卻也算是關係不錯地了。男人間的友誼大多是在酒桌上和打架中建立的,兩個人之間還是缺乏一個契機。他們現在所談的話題無非都是學校、美女,卻很少涉及到自身的問題上去。

一連幾天的軍訓,張濱反而不再像第一天那麼精疲力盡了,用一句流行地話來說。就是訓呀訓的,就習慣了。

軍訓在不痛不癢的忙碌中度過了,沒有引起任何的波瀾。楊勇走地時候特意對楊明說道:「小夥子,身體素質不錯啊1

「還好吧。就是遺憾沒能多學點兒東西。聽說部隊里教許多散打格鬥技巧呢。」楊明不無遺憾的說道。

「其實也沒什麼,把軍體拳練好了一樣不錯的,我的手機號不是給你了么,有空可以常聯繫,但是一般情況下我在訓練的時候都是不開機的。」楊勇拍了拍楊明的肩膀說道。

楊明默默地點了點頭,有些惆悵。人的一生中,會遇到許許多多的陌生人。有關係不錯的,有擦肩而過的。但是很多時候,不論關係好不好,認不認識,分別了,就可能一輩子再也見不到了。

軍訓結束后,正好是一個大禮拜。這樣也給學生了一些休整的時間。也直到今天,田東華才得以有機會請楊明和張濱一起喝酒。

田東華看起來家境也不錯,不過幾個人都是好爽的人。也不怎麼講究排場,於是直接在學校門口找了家燒烤地大排檔,要了點兒羊肉串和啤酒,直接喝了起來。

幾杯啤酒下肚,張濱的話開始多了起來。而田東華也變得熱情起來。只有楊明和之前差不多,因為他本來就十分有量。

「我說老田。你原來是哪所學校的?」張濱問道。

「東海大學,怎麼樣,還行吧?」田東華笑道:「我當年也是憑著真本事考上地1

「東海大學?那不和松江工大差不多麼?怎麼轉學到這裡來了?對了,你不是東海人么?怎麼捨近求遠呢?」張濱奇怪的問道。

楊明去沒有出聲,而是靜靜的等待著田東華的答案。田東華轉學肯定不會只是因為轉著好玩兒,在背後肯定會有其他的故事的。

果然田東華嘆了口氣道:「別提了,還不是為了女人1

「女人?不會吧,追女人跑了這麼遠?你牛1張濱伸出了大拇指。

「我,什麼追女人啊!媽逼地,說出來我就生氣1田東華罵道:「我在東海大學有個女朋友,但是她們系的有個講師總纏著她,我一怒之下就把那個講師的腿給打折了!本來

啥大事兒,但是那個講師的家裡還是有點兒背景的,我只能轉學到了松江。」

不算啥大事兒?楊明暗暗的留意了一下田東華說話的口氣。把學校的老師腿給打折了,這還不算大事兒?換作普通學生,恐怕早就被開除了吧?他還無奈之下轉學?出了事兒還能轉學的,那家裡得有多大能量啊?既然有這麼大能量,還用得著轉學么?這小子肯定沒說實話!

「那個女的呢?」張濱卻沒想那麼多,繼續問道。

「哎,這不就說到傷心事兒了么!那個女的居然說我是野蠻人!和我分手了!我就操了,我要是不出頭,她就被那個講師給猥褻了1田東華一拍桌子罵道:「別提了,提起來都是眼淚,傷心哪1

楊明心道,這恐怕才是你轉學的真正理由吧?不過這種涉及到感情的私事兒楊明也不好刨根穩定,只能勸慰道:「天涯何處無芳草,咱們松江可是全國美女的產地啊1

「說得也是,我就是聽說松江的美女多,才來這裡的1田東華連連點頭。

不過楊明接下來的話卻有點兒打擊這傢伙了:「不過像咱們松江工大這種理工科院校,女生基本上就不多,漂亮的就更少了。」

「啊?不是吧?」田東華一愣,隨即說道:「我不信,你女朋友不就很好么1

「這就是我想說的,美女基本上都是名花有主了。」楊明繼續說道。

「!大不了我不在學校里找總行了吧?」田東華抱怨道:「放心吧,朋友妻不可欺,我還沒那麼不講義氣。」

三個人說說笑笑的,就把距離拉近了不少。

這家燒烤攤屬於比較火爆的那種,松江工大的很多學生晚上都來這裡吃燒烤,楊明附近的兩男一女也是學校的學生。

「聽說跆拳道社的副社長出事兒了?」鄰桌的那幾個人中,其中一個男生問道。

「是啊,你還不知道么!就是昨天的事情1另一個男生說道。

「什麼事情啊?我怎麼不知道?」女生也是很好奇的問道。

「據說劉兆軍在酒店裡和一個女的開房,被警察當作嫖娼給抓了1男生乙說道。

「嫖娼?怎麼回事兒?」男生甲問道:「就算是嫖娼,消息也不能傳的這麼快吧?不會是假的吧?」

「倒不是嫖娼,那女的是個非主流,算是半推半就的和劉兆軍玩了次一夜情1男生乙繪聲繪色的說道:「所以警察問過話后,就把劉兆軍放了出來。但是劉兆軍剛出了警察局,就被一個自稱是那個非主流的男朋友的人給堵住了,說劉兆軍把他女朋友幹了,要討個說法!

劉兆軍本來被當作嫖娼就夠窩火了,沒想到居然還有人敢來給他添堵,他看那男人瘦不垃圾的也沒當回事兒,上去就要推開那個男人,結果那個男人一吹口哨,就從附近跑來了七八個小混混,上去就把劉兆軍一頓毒打,居然把臉都給打破相了1

「這麼嚴重啊?不過活該,這傢伙也不是什麼好鳥1男生甲唏噓道。

「小點兒聲,別讓人聽見了,劉兆軍在跆拳道社很有地位的,你別惹什麼麻煩1男生乙勸告道。

他們的對話,楊明三人聽得一清二楚。田東華樂的夠嗆:「媽的,這種人倒霉是應該的1

張濱也沒多想,跟著附和了兩句,但是楊明卻陷入了沉思。好熟悉的手段啊?楊明可不相信有這麼巧合的事兒,出了警局就能碰到那個非主流的男朋友?這顯然是有人算計好了的了!

一個清晰的形象浮現在了楊明的腦海里。王志濤,這傢伙還真是有仇必報啊!想到這裡,楊明不得不開始盤算起怎麼能儘快搞掉王志濤的事情了!

不然有這樣一個人存在於自己的身邊,那和定時炸彈沒什麼區別!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