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83賀壽
小說:| 作者:| 類別:

183賀壽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

吃過早餐,張濱駕著剛上了牌照的新車載著楊明一起先去了張解放的公司。因為銀行保險柜的鑰匙在張解放的手裡。

對於楊明要將那麼貴重的翡翠當作壽禮送給劉唯山,張解放相當的驚訝。驚嘆之餘又十分佩服楊明的為人,在他這個年紀,難得不愛財!

其實那裡是楊明不愛財?錢誰不喜歡?只是和情誼相比,錢就算不得什麼了。也正是因為這件事兒,張解放才真正的為張濱找到楊明這樣的朋友而高興。他確信,如果將來有一天兒子出現了困難,楊明一定會伸手援助的。

由於事情重大,張解放必須親自趕去銀行,不然銀行方面也不能隨便將東西給了旁人。張解放小心的將那塊翡翠從保險柜中拿了出來,然後又用事先準備好的精美禮盒裝好,才遞給了楊明,並囑咐張濱道:「你小子一定要慢點兒開車,這東西可金貴著呢,別顛簸壞了1

張濱和楊明聽后都不由得苦笑,這也太小心了吧?不過張濱還是點頭答應了下來。

在松江工大家屬區的樓下,楊明給藍凌打了一個電話,讓她拿著請柬下樓,然後三人一起前往了白天鵝大飯店。

在白天鵝大飯店門口,已經停滿了各種豪華的高檔車子,像張濱這樣的普通商務車根本就算不得什麼了。

張濱停好車子,楊明拿著禮物進了飯店。在飯店門口,有劉唯山的弟子負責幫助接收禮物。並做登記。但是因為手中的翡翠實在過於貴重,楊明怕有什麼閃失,就決定親自將禮物交給劉唯山。

已經有了上一次地教訓,楊明不得不小心行事。雖說楊明不相信劉唯山的弟子會昧著良心將翡翠貪下來,但是知人知面不知心,這可是價值二百萬的翡翠埃難保有人不會動心。

「請把禮物放在我這裡就可以了。」一個叫候瑞的劉唯山的弟子攔住了楊明的去路,指著他手中地禮盒說道。

「不用了,我會親自交給劉老的。」楊明搖了搖頭說道。

「劉老那麼忙哪有時間啊1候瑞看楊明的樣子不大,穿的又是學生裝。就認為他是劉唯山現在地學生,自然不認為他能送出什麼高檔的禮物了。見楊明回絕了他,覺得沒什麼面子,有些不爽。

「送個禮物又不浪費什麼時間。」楊明淡淡的說道。

「不費什麼時間?你送一個,他送一個,宴會就不需要進行了1候瑞冷哼道:「趕緊的,你叫什麼。我給你登記一下。」

「他怎麼直接把禮物拿在手裡了?」楊明指著剛進去的一個胖子問道。

「他?人家是雲氏珠寶的雲總,人家送的禮物少說都要上萬元,自然要親自獻給劉老了1候瑞鄙夷地說道:「你以為你是誰?你能和人家比么?」

「我爸是張氏玉石的張解放,我是他兒子!我們是代表我爸來的1本來沒插話的張濱突然開口說道。雲氏珠寶他當然聽說過,這是本地的一家很大的珠寶公司,但是主營項目卻是玉石翡翠製品,在業務上總是壓制著張解放一頭。張濱一聽這傢伙能直接進去,自然不肯弱了氣勢。

「哦?張氏玉石?」雲總也聽到了張濱的話了,有些嘲弄地看了張濱一眼道:「呵。你們也來和劉老搞關係來了?不過劉老的眼界很高,一般的禮物你還是不要拿出來丟人現眼了1

「那就走著瞧吧。」張濱自然清楚楊明要送地是什麼東西,這種給自家漲臉的事兒張濱怎麼能落後呢。

候瑞也是玉石界的人,也聽過張氏玉石的張解放,雖然張解放的公司規模不算大,但是也不是他這個打工仔能比了的。冷哼了一聲然後將他們三人放了進去。

楊明淡漠地看著這一切,他本不想出什麼風頭,他現在的身份和這塊翡翠還不相符,那既然張濱這麼說了,楊明倒是省了不少功夫。到時候就說是代表張解放送來的就得了。

張解放這個人楊明也是很感激的。在楊明沒有發跡之前,只是張濱的一個窮朋友而已,那時的張解放能花錢請他去雲南,然後帶著他

,僅從這些來看,就足夠楊明感激的了。

所以,瞬間楊明在腦海里思索了一下事情的利弊。自己暫時還用不上劉唯山什麼,倒是張解放的生意上卻能用得上。既然如此,何不就順水推舟,將翡翠當作張解放送來的,也能幫他打通劉老這層門路,相信劉老看在自己的面子上肯定會照顧一下張解放的。

拿定了主意,楊明就決定讓那個什麼狗屁雲總和狗眼看人低的候瑞出一次丑。

劉唯山的身份在珠寶界和學術界都十分有名,弟子非常很多。但是今天來的最多的還是那些從事珠寶生意的人。劉唯山除了平時雕刻一些玉石外,另一個身份就是就是珠寶界赫赫有名的鑒賞家。雖然現在出自劉唯山手的玉器越來越少,但是經過他評定的玉石,也會瞬間增值不少。所以劉唯山自然是各個珠寶商拉攏的對象。

整個白天鵝大飯店都被劉唯山包下了,空位置很多,楊明和張濱還有藍凌隨便找了一個位置坐下,現在壽宴還沒有開始,正是賓客進入的時間,劉老還沒有現身。

大概又過了二十多分鐘,一個主持的司儀率先從後台走了出來,大廳裡面頓時安靜了不少。因為司儀一出來,就代表著壽宴正式要開始了。

果然,不一會兒,劉唯山就在一個年輕女人的陪同下,和老伴一起走了出來。不過,當楊明看到那個年輕女人時,明顯的一愕!

的確,女人很美,有一種獨特的成熟女人的魅力。不過引起楊明注意的並不是這些,就算楊明好色,但也沒有色到見到漂亮女人就張大嘴巴的地步。

讓楊明驚愕的是,這個女人居然是肖晴!她怎麼會和劉唯山在一起呢?楊明的腦海里畫滿了問號。莫非他們是親戚?

就在楊明驚愕之時,司儀將麥克風調好,然後遞給了肖晴。肖晴款款大方的走到了大舞台前,然後微微一笑道對全場說道:「感謝各位在百忙之中參加父親的生日,小女不勝感激。下面,我宣布,生日宴會現在開始。」

說完后給大家鞠了一恭,然後將麥克風還給了司儀,退到了劉唯山的身邊。以劉唯山的地位,根本無需親自講話,對下面的人揮手微笑就足以了。

司儀又說了許多吉祥祝福的客套話,但是楊明卻沒有聽進去。讓他無法想象的是,肖晴居然是劉唯山的女兒?這怎麼可能?

自己只聽劉唯山提起過他有個兒子,可是也沒說還有個女兒呀?況且,肖晴姓「肖」,劉唯山姓「劉」,怎麼可能是父女呢?雖說,在某個紅色時期,很多人都改了姓,比如《我愛我家》當中的付明老人和兒子賈志國就不是一個姓氏,但是這畢竟是少數情況。

接下來,就到了重要賓客獻禮的時間了。這些賓客不同於其他人,他們基本上都是國內一些著名的珠寶公司的老總。對於他們送的禮物,劉唯山收起來是心安理得,這些人沒少求著自己,而且這些人也都很富有,所以對他們的禮物是來者不拒。

而劉唯山事前也知道楊明是個十分重情義的人,如果提前告訴了他自己的生日,他一定會準備一份貴重的壽禮的。劉唯山不想讓楊明破費,因為他覺得和楊明很投緣,怎麼說呢,感覺就像是親人一樣,如果有可能的話,劉唯山還想和楊明更加的親近一下。這和與其他人那種利益關係是天壤之別。所以劉唯山才沒有把楊明當外人,只是提前一天晚上才告訴了楊明自己的壽辰。

為了顯示自己的禮物的貴重,每個獻禮的賓客都會提前將禮盒打開。一來是為了讓劉唯山看見自己的「心意」,二來是和別人攀比。所以,近些年劉唯山的壽宴上,就成為了他們彼此鬥富的場所。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