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85就是他
小說:| 作者:| 類別:

185就是他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華老哥?是你啊1雲總回頭一看,是自己的老熟人,華氏珠寶的華總。

沒錯,這個人就是上次和郭健超一起想要坑害孫潔的那個老狐狸。本來他想藉機控制住郭健超的,卻沒想到半路殺出來楊明這個程咬金,將他的計劃全盤都給破壞了!

而且,找到郭健超,商量著怎麼對付孫潔的時候,這小子的腦袋搖的跟撥浪鼓似的。當時華總還奇怪,莫非這小子準備放棄了?後來從他的話中才看出點兒端倪來,這傢伙相當的維護楊明了!自己說楊明壞話的時候,郭健超總是面色古怪的駁斥一下。

這也怪不得郭健超,那晚給他的衝擊和震撼實在是太大了,一想起那個叫「豹哥」的人,郭健超就不自禁的渾身哆嗦!尤其是那個「毒龍」,搞的郭健超一個月愣是不敢長時間的保持坐姿。屁眼兒比犯了瘡還難受。

而楊明和暴三立的關係,顯然十分的近。這種情況下,給他郭健超一百個膽子,也不敢再去騷擾孫潔了!更別說去算計楊明了!就連說他的壞話,都不敢!

一直生活在陽光下的郭健超,終於知道什麼叫做黑社會了!原來這些傢伙真的和電影里一樣的殘暴啊!既然郭健超已經失去了利用的價值了,那麼自己原來的計劃也就泡湯了。華總不得不再做新的打算。

「怎麼,是不是因為那小子搶了你的風頭了?」華總對著楊明的方向努了努嘴。

「那小子?和他有個毛關係!肯定是張解放那廝指使的1雲總罵道。

「哼哼,那個小子也不簡單啊!我和他一起吃過一次飯,他好像是孫潔的男朋友——恩,沒錯,就是他1華總裝作猛然想起來的樣子說道。

「孫潔?不會吧?沒聽說啊?」雲總也是孫潔的追求者之一,這傢伙是個不折不扣的老色棍了,四十來歲了還沒結婚。「對了,那小子身邊地那個女的是誰?」

「挺親密的,估計和他有一腿吧?」華總裝作不經意的樣子說道。

「草!我得趕緊拿手機拍下來。給孫潔看看,媽的,這個傻逼,碰到我算你倒霉了1雲總正一肚子氣沒處發呢,聽華總一說,立刻將楊明也給恨上了。

看著拿著手機不停拍照的雲總,華總的嘴角劃過一絲冷笑。楊明,讓你破壞我的好事兒。我也破壞一下你地,看看你什麼滋味呢?

上次楊明和孫潔在ktv的洗手間里大幹了一場的事情華總心知肚明,所以他理所當然的認為,楊明一定是孫潔地正牌男友了。今天見到楊明和藍凌親密。就決定要陰楊明一下。所以才把這個消息不經意的透漏給了正在追求孫潔未果的雲總。

「爸,您覺得這個翡翠真的是張氏玉器送來地么?」在賓客開始入席以後,肖晴才說出了自己心中的疑惑。

「此話怎講?」劉唯山奇怪的問道。

「之前我去過張氏玉器,並且想在那裡購買一塊翡翠毛石送給您。但是張解放卻說他那裡沒有翡翠。」肖晴繼續說道:「可是如今,卻又送來了這麼一塊翡翠,這是什麼意思?」

肖晴倒是沒想到翡翠是楊明的,她只是怕有人弄了這麼貴重地禮物來會別有用心!

「聽你這麼一說……莫非……」劉唯山的聯想到了剛才楊明的表情。然後才肯定地點了點頭:「不錯,一定是他自己地。」

「爸,您在說什麼啊?」肖晴沒聽明白劉唯山到底在說什麼。

「這塊翡翠就是楊明地1劉唯山對肖晴也沒有必要隱瞞什麼。於是如實說道。

「為什麼這麼說?」肖晴很奇怪。楊明只是一個學生。怎麼可能擁有翡翠呢?「楊明和您有什麼關係呢?即使這翡翠是他的,為什麼要送給你呢?」

「這件事情說來就話長了……」於是。劉唯山將認識楊明地經過,以及第二次遇見楊明在這裡租房子的事情大概的說了一遍:「楊明這孩子十分重感情,當初是我教他識玉

這塊翡翠,很可能就是當時他在騰衝賭玉的時候得到我愛好這個,於是就把它當作禮物送給我了。」

「那他為什麼要說是張氏玉器的張解放送的呢?」肖晴還是十分的不解。

「這個我也不是很清楚,但是我猜測原因無外乎就那麼幾種。」劉唯山說道:「一種就是張解放同樣的給予過楊明幫助,所以出於感激和報答,他想讓張解放和我搭上線,來起到幫助他生意的作用。另一種就是,楊明這孩子或許不喜歡太張揚了,才這麼說的。當然,還有可能是他送這麼貴的禮物,怕我不收,而找的借口。」

「這麼說來,倒確實是這樣。」肖晴點了點頭,心中卻開始琢磨起楊明這個人來。能讓父親看中的人不多,他能給予楊明這麼高的評價,那楊明一定有他的過人之處。

通過之前的幾次接觸,肖晴對楊明的印象僅僅是「十分好色」、「非常愛逞個人英雄」,其他可以說普通的不能再普通了。現在聽了父親口中的楊明,完全是另一個人,不由得有些好奇。

要是楊明知道肖晴這麼想他,不知道會作何感想!楊明雖然有些好色,但是也絕對不是十分,絕不會幹出趴在女孩子裙底去偷窺內褲這麼齷齪的事兒來。要偷窺,還用得著這樣么?直接透視眼一用,別說內褲了,裡面的毛毛都能看得到。

至於那個非常愛逞個人英雄?楊明可是真冤枉了,上次出手幫她解決了那個小偷,完全是因為保護陳夢妍才這麼做的,不然楊明才懶得多管閑事兒呢。

不過不管怎麼說,肖晴對楊明的印象,有了根本的改變。

因為壽宴結束后,劉唯山還有很多後續的事情要處理,楊明也沒有多做停留,準備改日再去拜訪劉唯山。

現在,劉唯山的身邊都圍滿了那些獻殷勤的老總,楊明也湊不上前去。和肖晴打了個招呼后,楊明和藍凌還有張濱就先離開了白天鵝飯店。

來到停車場,上了車,張濱剛想將車子倒出去,就有一輛奧迪a8沖直闖的飛馳過來,「咯吱」一聲停在了張濱的車後面,從車上下來了三男兩女,一看就是非主流打扮的小流氓。

「喂,你們把車停這兒,我們怎麼倒出去?」張濱伸出頭來,對那個拿著遙控器正在鎖車門的渾身戴著鐵鏈子的小子喊道。他的車子停放的位置正好將張濱的車憋死了。

「他說什麼?」鐵鏈子指著張濱對旁邊一個耳環男問道。

「他說咱們的車擋了他的路了1耳環男嘲弄的說道。

「大叔!你沒事兒吧?」鐵鏈子瞪大了眼睛,用手挖著耳朵看著張濱說道:「我擋了你的路了?我還說你擋了我的路了呢!這哪兒寫的是你家的啊?」

「對對,我知道了,這叫走別人的路,讓別人無路可走1一個小太妹模樣的爆炸頭妹諷刺的說道。

「哈,小茵,你太有才了1耳環男稱讚道。

「聽到了么大叔?你下次出門應該買個直升飛機了1鐵鏈子哈哈大笑道:「哦,對了,我忘了,你開的是十萬塊的車,跟本就買不起直升飛機1

「你他媽找硝是不是?」都說開車的人脾氣見長,張濱就是其中一個。本來張濱是個挺能平事兒的人,但是一坐進車裡,脾氣就大了起來。

「大叔?你沒搞清楚狀況吧?你以為你是李小龍還是史泰龍?」耳環男踹了一腳張濱的車子說道。

「砰」奔騰車的車門被推開了,楊明跳下了車。本來見對方都是小孩兒,楊明不想和他們一般見識,但是此刻卻是忍無可忍了!

「三個數,趕緊開車滾。不然後果自負。」楊明看著那個領頭的鐵鏈子,淡淡的說道。

但是,鐵鏈子等人卻絲毫沒有害怕的表情,反而臉色一喜。

鐵鏈子仔細看了楊明,然後又低頭拿出手機看了一眼,指著楊明說道:「就是他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