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90方天到底是什麼人
小說:| 作者:| 類別:

190方天到底是什麼人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慘白的月光下,一柄匕首沒入了黑衣人的後頸處。露出的一小部分,在月光下泛著森森的光芒。

楊明驚訝的看著眼前的黑衣人,顯然,這個人已經活不成了。但是在這個緊要關頭,到底是誰出手幫了自己呢?

有了前一次搞死姬水生的經驗,楊明對死人已經沒有第一次的懼怕了。在敵友未分的情況下,楊明冷靜的抬起了頭,向當時黑衣人所站的位置身後,也就是飛刀射出的方向望去。

一個身材有些佝僂的老頭靜靜的站在那裡。

這就人就是方天。

這讓楊明驚愕無比,是方天乾的?

楊明指著黑衣人倒在地上的軀體,錯愕的看著方天:「他……」

「死了。」方天淡淡的說道:「被我幹掉了。」

「啊?」楊明雖然已經隱隱有些懷疑了,但是聽到此刻方天的話,還是驚訝的張大了嘴巴說不出話來。

「這裡不是說話的地方,拖上他到我的屋裡來。」方天十分鎮定地說道,絲毫看不出他剛剛殺了一個人來。

楊明應了一聲,從驚訝中回過神來,從地上抱起了黑衣人的屍體,快步向方天的住處走去。雖然心中有無數的疑問,但是楊明現在卻無法一一發問。

方天在楊明的印象中就是個可憐、膽小外加精神有些不正常的老頭子,而今天。他居然不聲不響無聲無息地就將一個功夫十分厲害的殺手幹掉了,這怎麼能不讓楊明驚訝呢!

楊明甚至有些懷疑,面前這個人到底是不是自己在看守所中從幾個混混手中救下的老頭子!

回到自己家中后,方天眼中的精光散去,恢復了以往那種淡漠的表情,和其他的孤寡老人沒有任何的分別。不過他卻沒有忘了楊明手中的屍體,指著院子里的一個柴火垛子後面說道:「就先放在那裡吧。等下我處理。」

楊明依言將黑衣人地屍體扔在了地上,然後驚疑不定的跟著方天進了屋子。方天卻從床下拎出了一個鐵箱子。如果有人看見的話,就會認出這正是那天董軍給他拿來的那個箱子。

方天麻利地打開箱子。然後從裡面拿出了一個小藥瓶,對著燈光看了看,然後點了點頭合上了箱子。因為離的比較遠,楊明並沒有看清箱子里都是什麼。不過隱約的看見裡面瓶瓶罐罐的東西很多。

方天徑直走出了房間,來到了黑衣人地屍體邊上,楊明遠遠的跟在身後,不知道方天要做什麼。

只見方天伸手將自己的匕首拔了出來。然後又伸手在黑衣人的屍體上摸了起來。從他地口袋裡找出了一張列印的照片和一些瑣碎的小物件以及一把匕首。這些東西里並沒有能夠證明來人身份地東西。

拿出這些東西后,方天才小心地擰開了那個小瓶地蓋子,然後一手拿著小瓶,一手拿著蓋子。輕輕的從瓶子裡面磕出一些葯末,然後灑在了黑衣人地裸露在外的皮膚上。

陡然間,黑衣人的皮膚上冒出了黃色的氣泡。發出了嘶嘶的響聲。眼看著黑衣人的屍體在一點點兒的腐爛消失。不過一刻鐘的功夫,整個屍體就消失了不見了。化成了一灘淡淡的黃黑色液體。

化屍粉!一個恐怖的名詞在楊明的腦海中閃現了出來!原本以為,這都是小說裡面編出來的,實際現時中根本就不存在。但是現在,楊明親眼看到一具生生的屍體就這麼消失不見了!

方天從一邊的小棚子里取來了鐵杴,隨手搓了一鐵杴的爐灰蓋在了黃黑色液體上面。一切的痕被方天有條不紊的掩蓋掉了。

這一切弄得楊明目瞪口呆。這是方天老頭么?這不是一個高度冷靜的罪犯么?

做好這一切后,方天將小瓶放回了箱子里。然後才擦了擦手,坐在了一張椅子上,抬頭看著楊明:「有什麼要問的,就問吧。」

「你……」楊明此刻心中真的有千百個問題想要詢問方天,但是卻又不知道如何去開口!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問起!

「我?我怎麼了?楊明小子,你該不會是不

這個方老頭了吧?咱倆可是剛喝晚酒啊1方天笑了

「你剛才將那個人……」楊明實在太震驚了,就連說話也有些不知道該如何組織語言了!是的,方天今天給他帶來的震撼簡直太大了!

「那個人要殺你,或者說要弄殘你。」方天十分淡然的說道:「然後我就先將他殺了。」那語氣就像是殺了一隻雞一樣稀鬆平常!

「可是你……」楊明實在無法想象,方天這個瘦弱的乾枯老頭能出手傷人,而且還是一擊致命。

「我么?」方天抬起頭,看著不遠處牆上的一副年畫,那是一張華南虎的年畫。方天用手指了指華南虎的眼睛:「你看他的左眼。」

話畢,方天隨手將手中的匕首扔了出去。「噹啷」一聲,匕首扎在了年畫上,正中華南虎的左眼!

楊明一蹦老高,連忙走到年畫的跟前!匕首居然分毫不差的沒入了華南虎的左眼仁中!沒有一絲一毫的偏差!

「你怎麼做到的?」楊明十分驚愕的看著方天!這是什麼技術啊?小方飛刀?

楊明此刻已經十分震驚了,但是,接下來方天所說的一句話,卻讓他震驚到了極點!

「這有什麼?雕蟲小技罷了。」方天無所謂的搖了搖頭。

「什麼?這叫雕蟲小技?」楊明大嚇:「你這叫雕蟲小技,那麼什麼才算是真正的厲害?老頭?你謙虛也得有個度吧?」

「你認為這已經很厲害了?」方天淡淡的說道:「也對,你之前不也自以為自己的功夫很厲害么?呵呵。」

「老頭!你什麼意思啊?」楊明被方天說的一陣臉紅:「有你這麼損人的么?」

「沒什麼,先想想是誰要對你下狠手吧。」方天將自己從黑衣人屍體上搜出來的那張列印的相片遞給了楊明。

楊明拿起照片皺了皺眉!這是什麼啊!這是自己參加高考時填報志願用的照片,之後大學入學的時候也使用過它辦理的學生證、圖書證。

所以只要略微的留意一下,就能從一些部門拿到自己的照片。楊明一時間根本無法判斷這照片是從哪裡流出來的!

況且,這張照片和楊明本人並不十分相像,冷不丁的一看,根本無法將兩人聯繫到一起。很多人照過一寸照片的人應該都清楚,這種證件照和本人有很大的區別。

所以,顯然這個黑衣人不是在這裡偶然遇到楊明的,他絕對是跟蹤著自己來到這裡以後,才伺機下手的。至於自己是什麼時候被跟上的,那就無從得知了。

想到這裡,楊明皺了皺眉。的確,最近是招惹了一些人,但是他和這些人的仇恨,根本不至於一上來就痛下殺手這種地步。

自己和王志濤的恩怨,最多是想將對方陷害一下,並沒有上升到要了彼此的命的地步。至於和張宇亮、劉兆軍還有今天雲總的司機柳曉生,這些最多就是小摩擦。楊明實在想不明白,到底是誰會害自己!

如果說黑衣人的口袋裡沒有這張照片,楊明可能會認為他是找錯人了或者是臨時起意要搶劫自己。但是現在,可以肯定這個人是有目的而來的了,而且目標就是自己。

「很害怕是不是?」方天似笑非笑的說道:「隱藏在暗處的敵人,才是最可怕的。當然,這只是對你而言1

「什麼意思?」楊明聽了方天這陰陽怪氣的話有些惱怒:「什麼叫對我而言?」

「沒什麼意思,就是說,如果換作是我的話,我就不會害怕。」方天搖了搖頭無所謂的說道。

「你?」楊明眯起眼睛仔細的打量著方天:「好吧,既然你這麼厲害,當年你為什麼會被人陷害,而抓進看守所?」

「因為看守所里,才是最安全的地方。」方天不置可否的說道。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