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197拜師
小說:| 作者:| 類別:

197拜師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藍凌的筆記本先放在了寢室里,楊明準備十一放假再找個時間拿給她。因為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呢。

楊明看了一下時間,差不多該去方天那裡了。楊明現在的心裡充滿了興奮和憧憬。殺手之王啊,多麼震撼和牛逼的稱號啊!

今天楊明沒有開車,而是乘坐地鐵去的棚戶區。倒不是因為楊明不想開車去,而是怕每天晚上都開車出去會引起張濱的懷疑。

所以楊明決定應該儘快找機會買輛車子,不然出行都不方便。

來到方天家,董軍已經來了。見到楊明,對他笑著點了點頭:「二師弟,你來了。」

「二師弟?」楊明大汗:「你這稱呼有點兒歧義啊,好像豬八戒呢?」

「哈,你還真會聯想埃」薰軍笑道:「師父已經在屋裡等你了。」

「好的,真沒想到,你居然是方老頭的徒弟1楊明笑道。

「方老頭?」董軍愕然:「你怎麼對師父這麼不敬呢?」

「無妨無妨,習慣了。」薰軍話音剛落,就聽到了方天爽朗的聲音:「楊明,你對我不敬可以,但是絕對不能對祖師爺不敬。一會兒你的拜師儀式也就是我的收山儀式。代表著老一代的殺手之王退役了,新一代的殺手之王冉冉誕生。」

「這麼正規?」楊明沒想到這種一對一的傳授還這麼多規矩,不過依然十分遵從地說道:「好的。我知道了。」

在方天的小屋內,一切之前已經準備妥當了,在一張古舊的八仙桌上,設好了香案,上面供著一張畫像。屋內的窗帘早已經拉上了,方天對楊明說道:「楊明,過來。」

楊明見氣氛十分的鄭重,也不敢有絲毫的怠慢了,規規矩矩的走上前去。聽從著方天的指示。

「跪下。」方天指了指香案下面地一個小蒲團。楊明連忙跪了下去。過了半天,才聽到方天緩緩的說道:「祖師爺在上,第四代殺手之王方天,從今天起。金盆洗手,並將衣缽傳授給楊明。他將成為第五代殺手之王。」

說完,方天深深的鞠了一恭后,對楊明說道:「磕頭三下。」

楊明依從著磕了三個頭。

「好了。可以了。」方天點了點頭,讓楊明站了起來。

楊明暗暗鬆了一口氣,還好程序不是很繁瑣。

「以後要叫我師父,叫董軍大師兄。」方天淡淡的說道:「當然。你要是不習慣,叫我老頭也無所謂。名字只是一個稱呼,以後你成為了一個合格地殺手以後。就會有很多各種各樣的稱呼來配合和掩蓋你的身份。」

接下來。方天就開始教授楊明一些東西了。薰軍自然而然的要迴避了。雖然薰軍名義上也是方天地徒弟,但是殺手之王只能有一個傳人。

薰軍走後。方天才淡淡的說道:「讓我看看你的力量吧,打我。」

「啥?」楊明別的不敢說,但是說到力氣,可不是鬧著玩兒地。楊明可以單手提起一個一百來斤的人來,這份力氣可想而知。現在方天居然讓楊明打他!

楊明看著方天這乾瘦的模樣,在那兒納悶,他能經受地起自己地一拳么?不過看到方天那自若地樣子,還是一拳打了過去,不過只用半成的力氣。

方天卻是隨手一抓,拉住了楊明地手臂,淡淡的說道:「這也就力量么?在看守所打於向德的力氣哪兒去了?今天沒吃飯?」

楊明被方天說得有些惱怒,想抽回手來再打一次,卻愕然發現自己的手將像是被卡住了一樣,不能動彈半分!楊明駭然,從來都是自己卡住別人的手臂,而今天卻是……楊明此刻才真正的意識到,方天是個高手!不但是個速度和技巧的高手,同樣也擁有駭然的實力。

「力量是一個殺手最基本的素質,但卻不是最重要的。」方天鬆開了楊明的手淡淡的說道:「很多時候,殺人是不需要力氣的。」

「也就是說,我的力量還不夠?」楊明問道。

「現在看來是差遠了。再給你個機會,我看看。」方天搖了搖頭。

楊明這回不敢有所保留,重重的一

天打去,方天仍然是輕描淡寫的抓住了楊明的手臂,頭道:「不錯,比剛才那一拳強多了。你訓練力量的時間可以縮短很多,至少比我當年要短。」

楊明聽后鬆了一口氣,看來,自己終於得到方天的肯定了。

「我這裡有十副配好的中藥,你每天晚上用來泡手和腳。」方天指著地上的一個塑料袋說道:「然後每天早上起來,找一顆大樹去踢打,堅持十天,每天三個小時以上。十天之後再來找我。」

「啊?沒有什麼套路和拳法?」楊明奇怪的問道。因為這聽起來似乎有些蠻幹的意思啊!

「不用,我這副葯就是促進你骨骼發育的,並且可以保護你的手腳不受損傷。」方天淡淡的說道:「十天後,那顆大樹應該會經脈全斷而亡。如果它活的好好的,那就證明我太高估你的實力了。」

經脈全斷?怎麼聽起來有點兒像武俠小說裡面的「七傷拳」呢?不過楊明也不敢多問,方天這麼說肯定有他的道理,於是點了點頭道:「我一定會努力的。」

「好了,時間不早了。你先回去吧。」方天將中藥遞給了楊明道:「砂鍋煎熬半個小時后,再浸泡手腳一個小時。」

楊明告別了方天之後,坐地鐵回到了松江工大。楊明覺得真有點兒不可思議的感覺,自己隨便做了兩次好事兒,救了兩個老頭,這兩個老頭都給了自己個大好處。

「你拿的什麼東西?這麼大中藥味呢?」一進宿舍,張濱和田東華就捂起了鼻子。

「我的手腳有點兒風濕,我爸的一個朋友給我開了幾副中藥,讓我泡手腳的。」楊明在地鐵上就想好了對策了。不然張濱和田東華肯定會懷疑的。

一聽是治病的重要,張濱和田東華都沒了興趣,繼續看起了電視。

楊明的宿舍沒有廚房,只有昨天和陳夢妍上街時隨手買的一個電鍋,於是楊明就用電鍋放上水煎起葯來。雖說沒有明火煎得好,但也只能湊合用了。

「我,你這什麼玩意兒啊1張濱抱怨道:「趕緊開窗戶,這麼大的藥味兒,你想熏死我們啊1

「想死你就說一聲啊,這麼多事兒呢1楊明一瞪眼睛說道。

「噓1田東華伸出了一個手指在嘴邊,然後拉了拉張濱道:「小點兒聲,那傢伙這麼猛,你不怕挨揍啊?」

「哈1張濱樂了:「他那是開玩笑呢,你這都聽不住來?」

「日,嚇死我了1田東華搖了搖頭。

楊明煎好了中藥后,也懶得用紗布濾藥渣了,反正是用來泡手腳的,也不是喝,於是直接倒在了盆子里,回屋泡起手腳來。

第二天,楊明起得很早。當手機的鬧鐘響起來的時候,天才蒙蒙亮,楊明打了個哈欠,快速的穿好衣服,出了宿舍樓。

時以入秋,天還是很黑的。才四點多鐘,晨練的那些學生還沒有出來。楊明向學校北面的一片小樹林走去。這裡是學校剛買來的一片荒地,還沒有進行開發。因為沒有小路,所以來這裡的學生很少。不過夏天倒是聽說這裡有情侶在這裡打野戰,這也是謠傳,楊明是新生,也沒法證實了。不過現在這裡沒有人是肯定的了。

楊明找了一棵看起來還算粗壯,但沒有那麼多疤痕的白楊樹,開始用拳擊了起來。一下,兩下,三下……剛開始,楊明還有些不適應,不過習慣了以後,楊明就不覺得什麼了。

昨天的中藥的確十分有用,這麼大力的打擊,楊明的手也是微微紅了而已,並沒有腫起來。當然,疼痛是肯定的了,但並無大礙。

很快,三個小時就過去了。楊明看了看錶,已經七點多鐘了,雖然這裡沒有什麼人經過但就怕校里的保安會來巡邏。

楊明不想被懷疑,於是在這棵樹上留下記號后,快步離開了這裡。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