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04受害者張濱
小說:| 作者:| 類別:

204受害者張濱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孫家是有錢,這四五百萬別說對孫家了,就是對孫潔自己,也算不得什麼!但是花錢也不是這麼個花法吧?孫志偉現在只是個大學生,買這麼貴的車有那個必要麼?自己的奧迪r8新款才二百來萬,這傢伙買個車居然四百多萬?

孫潔的臉色立刻沉了下來:「你大伯同意你買這個車了么?」

「沒……沒有。」孫志偉不敢撒謊,因為他知道,即使自己撒謊了,孫潔就算把車給他買了,如果發現被騙了,也照樣能把車子要回去。

「這樣吧,就給你買一輛保時捷cayman吧,我的朋友買了一台,性能還不錯。」孫潔搖了搖頭說道。

「卡宴?行……」孫志偉也不敢反對,能給自己買就不錯了,還要啥自行車啊!何況這比自行車好多了。雖然還不到一百萬,但是起碼也是保時捷的,名字響亮啊!

「這樣吧,一會兒我叫助手陪你一起去,你看好了顏色就提車吧。」孫潔每天都有很多公司的事情要處理,自然不能親自陪著孫志偉去買車。

「謝謝姐。」孫志偉想了一下,目前學校里還沒有看見開這麼牛逼的車子的呢,最好的也不過是寶馬賓士!能看見的跑車,最好的就是現代酷派,其他的都是吉利美人豹或者中華酷寶。和保時捷根本不是一個檔次的。

「回學校好好學習,別給我惹事兒!要是讓我知道你惹是生非。看我怎麼收拾你1孫潔瞪了他一眼警告道。

「知道了,姐……」孫志偉連連點頭。

送走了孫志偉,孫潔搖了搖頭,又開始了工作。

劉兆軍出院以後十分的不爽,臉上一道十分明顯地大疤拉,將是他一生的痛楚。而他卻將這一切都怪罪於楊明幾人。

如果不是他們打了自己,自己也不能心情不爽的去玩什麼一夜情!

人總是這樣,喜歡把一些不順心的事情和倒霉的事情怪罪到外界因素上,從來不去想他們自己的原因。

劉兆軍現在最想的就是報復。不然自己的面子可是丟到姥姥家了。剛從大一的新生升級為老生地牛逼人物,如果就這麼算了,那自己以後就得縮著腦袋做人了!

劉兆軍找到了李家生研究了一下,覺得這事兒還是和跆拳道社的社長任健仁研究一下。

「你平時不是挺能耐么?咱們學校的事兒你不是都能擺平么?」任健仁看了劉兆軍一眼:「你可算是把咱們跆拳道社的臉給丟盡了啊1

「大一新生地小崽兒。做人不怎麼醒目,他們也不認我……」劉兆軍十分不好意思的說道、。

「不認識你?你不會報咱們跆拳道社的名字?量他聽了以後也不敢輕舉妄動1任健仁冷哼道:「我看你想自己裝逼沒裝明白吧?」

「我說了啊,我怎麼沒說呢?我一上去就說我是跆拳道社的副社長了1劉兆軍連忙說道。

「是地,劉副社長當時說了的。我可以作證1李家生補充道。

「哦?」任健仁的眉頭皺了起來:「這麼說來,這個小崽兒不怕咱們跆拳道社了?

「我被他們三人一起揍地!我雙拳難敵四手啊,何況六手1劉兆軍撒了個謊。他不敢說自己被一個人打了,這樣就太丟人了。

「是啊,任社長。他根本不把跆拳道社放在眼裡。而且扣除狂言。說跆拳道不過爾爾么,即使是社長在這裡。也照樣能給干趴下1李家生不忘了在一旁添油加醋。

「是么?!1任健仁勃然大怒:「看把他狂的了!不給他點兒教訓,不知道天高地厚了呢1

「對!社長一出手,便知有沒有1劉兆軍見目的達到了,連忙恭維道。

「沒錯,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1李家生也說道。

任健仁也是體優生上來地,從小就淫浸於跆拳道地訓練中,現在已經達到了黑帶地水平。還代表過松江工大參加過全國大學生跆拳道比賽。

牛的人物。

越是這樣地人物,越覺得自己不可一世。他素來就愛面子,現在被人家欺負到家了,自然按耐不住自己的怒氣了。

見到任健仁同意給自己出氣,劉兆軍心頭一喜。任健仁的實力比自己強上很多,想來收拾那幾個小子不成問題的。

「我們什麼時候去收拾那小子?」劉兆軍自然是想越快越好了。

「那就現在吧,反正左右也沒事兒,我就陪你走一趟1任健仁說道。

……………………

說來也巧,張濱剛從趙思思的宿舍樓口回來,路上就遇見了劉兆軍和任健仁一伙人。

「哈1劉兆軍樂了,要不怎麼有句話叫冤家路窄呢,看來的確有道理呀!劉兆軍一指張濱大聲叫道:「就是他,他就是其中一個1

「是么?就是他?」任健仁看了一眼張濱那瘦不垃圾的樣子,皺了皺眉,這人就是打的劉兆軍頭破血流的傢伙?看著也不像啊!

不過有句話說的話,叫做人不可貌相,jj不可尺量,往往貌不驚人的傢伙都身懷絕技。於是任健仁邁步走了過去,一把拽住了張濱的脖領子:「小子,等等,你給我站住1

張濱疑惑的轉過頭來看著任健仁:「你是誰?我認識你么?」

「哼,你總該認識我吧?」劉兆軍一跳就竄了過來。

「你?哦,想起來了,你不是那個睡了別人女朋友,被人揍了一頓的傢伙么?」張濱一愣,終於想起了這傢伙是誰了。

「別廢話,我問你,知不知道我是誰?」任健仁冷哼了一聲問道。

「你誰呀?」張濱心想,為什麼遇到的人都喜歡和別人說,你知不知道我是誰?

「我是跆拳道社社長任健仁!聽說你很狂啊?」任健仁向後推了一把張濱,直接把他推了個趔趄。

「賤人?」張濱沒聽明白,居然還有人管自己叫賤人的?

這話聽在任健仁的耳朵里,卻被當成了是張濱的挑釁,故意的辱罵自己!是的,從小到大,任健仁因為自己的名字,沒少被人嘲笑過!所以他要變強,打倒所有嘲笑他的人!

於是,他對自己的名字也就變得異常的敏感,當聽到張濱的話后,變得異常的憤怒!本來,按照學校里的規矩,打架是不能在校園裡打的,這樣很可能被學校記過!

一般都會找一個理由,比如相邀切磋武藝之類的冠冕堂皇的理由。本來任健仁想相約一個時間,約張濱等人挑戰。

但是現在任健仁已經失去了理智,聽到張濱罵他,立刻暴走了起來,抬腿就給張濱一個飛踹。張濱哪裡是他的對手,直接就被踢了個大跟頭。

「起來啊!小逼,你不是很牛逼么?你不是罵我么?你不是瞧不起我么?我讓你看看跆拳道社的厲害1任健仁不等張濱反應過來,照著張濱的肚子又是狠狠的一腳,踢的張濱直抽搐。

「啊1張濱一聲慘叫,只覺得肚子都要被踢爆了!他何時受過這樣的毆打啊,原來在高中的時候,他從來都沒惹過事兒。

「草,你很牛啊1任健仁對著張濱的面門又是一腳:「老子一隻腳就能踢死你1

張濱被這一腳踢的鼻血直竄,蜷縮在地上慘叫不止。而任健仁卻絲毫沒有放過他的意思,又是幾記重腳,才出了心頭的一口惡氣。

「呸1任健仁將一口濃痰吐在了張濱的臉上,正要抬腳繼續踹他,被在一旁的劉兆軍給攔住了。

劉兆軍怕再打會出事兒,於是連忙說道:「任社長,這小子只不過是個小樓樓,他們的主謀叫楊明1

「行,小子,你回去告訴楊明,約個時間,我要向他挑戰!恩,就定在下周一吧1任健仁這才停住了毆打張濱的腳,哈哈大笑起來:「不,劉兆軍,你還是去親自通知一下楊明,給他下個戰書!告訴他,不來的話是王八蛋1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