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09閃亮登場
小說:| 作者:| 類別:

209閃亮登場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楊明宛如蓋世人物一樣屹立在台上,面向觀眾席,然後突然一伸手,將頭上的禮帽摘下向觀眾席拋去,惹來一陣瘋搶。

而後,圍脖,大衣也讓楊明扔了下去,就在全場沸騰的時候,楊明突然大喊道:「天空一聲巨響,老子閃亮登場1

台下頓時又是一陣喝彩和哨子聲,當然,褒貶不一。有些人對楊明嘩眾取寵的行徑不屑一顧。認為他是在作秀。但是大多數學生還是認為楊明的出場是十分華麗十分致的!給枯燥的大學生活帶來亮點和新意。

任健仁看到楊明的表現,都快氣冒煙了,這傢伙到底要搞什麼啊?還沒等打呢就搞得雞飛狗跳的,任健仁冷冷的喝道:「楊明,你說完了么?說完了可以開始了吧?」

「一切不言中,我送大家一副對聯1說著,楊明一轉身,露出了後背上的一副對聯,上書: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橫批在屁股上:板磚破武術。

頓時引來台下一陣唏噓和竊笑。而任健仁看后臉都綠了!這明顯就是將自己歸到和敬老院、幼兒園一類裡面去了么?意思是自己連老弱病殘都不如?

還什麼板磚破武術?這明顯就是在嘲笑自己的功夫沒有用么!正想出口反駁,就聽到楊明先開口了:「你想怎麼比?」

「怎麼比?當然是比跆拳道了1任健仁聽后不滿的說道:「你既然來了,難道不知道這個道理么?」

「此言差矣1楊明聽后連連搖頭。看地任健仁有些莫名其妙了,楊明才不緊不慢的說道:「你要是比跆拳道的話,那我只有俯首認輸了1

「什麼意思?」任健仁一愣:「你不想比了?難道你要反悔?」

「非也非也1楊明擺了擺手說道:「你說比跆拳道,可是我連泰拳道的最基本規則都不知道,那還不只有輸的份兒了?倒不如不比了,痛快點兒認輸算了!省得給大家造成視覺影響。大家說是不是?」

「是啊,他說得沒錯,這不是欺負人呢么!人家根本不會什麼跆拳道,跟你比什麼啊1

「就是埃不公平!太不公平了1

「不比了,輸的光榮,贏的齷齪1

台下的人紛紛都抱怨了起來,這裡面有幾個挑頭的自然是張濱和田東華他們幾個。包括王志濤也對這個跆拳道社沒什麼好感,也發動了全班同學給楊明聲援。

倒是孫志偉,作為楊明地班長,本來他十分憎惡楊明的。但無奈現在楊明所代表的已經不僅僅是楊明自己了,而是計算機082班,甚至是整個大一新生群體!

所以他也不好阻止自己班的同學去給楊明加油,只得憋著氣坐在一旁。希望任健仁能夠教訓楊明一頓。

「那你說怎麼比1任健仁聽得一陣臉紅,又不好發作。楊明說得在理,人家本來就不會跆拳道。你這不是拿自己地強項打人家的弱項么!

「乾脆咱們自由搏擊吧1楊明說道:「也不限於什麼規則了。」

自由搏擊?任健仁一愣。隨即想到。這好呀,那我就可以用跆拳道揍你了!任健仁最怕楊明說出什麼不許用跆拳道招式之類的規則。那樣自己可就有點縛手縛腳了。現在既然沒有規則,那自己就可以發揮強項了!

之前他也壓根就沒認為楊明會跆拳道,所以他也乾脆就沒想對楊明要求什麼,所以楊明說出了規則之後,任健仁覺得和自己之前設想的沒有什麼分別,於是也就點頭同意了:「好吧!即然這樣,那我就用跆拳道了,你用什麼招式隨你地便。」

任健仁的話引來台下一陣唏噓,這話說得無恥之極,自己用強項,別人隨便。這簡直就是一面倒的比賽么!

不過楊明卻不以為然,大咧咧的問道:「我用什麼招數都可以?」

「是!你隨便1任健仁心道,你小子咋這麼墨跡呢,趕緊地讓我揍你一頓不就完事兒了么!

「那行,那我可用絕招了啊?」楊明問道。

「我!你用絕招關我屁事兒

的吧,準備好了么?」任健仁有些不耐煩的問道。

「難道你就不想問問我地絕招是什麼?」楊明繼續不緊不慢地說話。

「你他媽地……!1任健仁差點兒暴走了,不過還是強忍著耐性道:「那你的絕招是什麼?」

「哈1楊明一轉身,然後指著自己身後地對聯對任健仁說道:「這就是我的戰術1

任健仁氣得臉都綠了,鼻孔里直冒青煙!原來這小子是故意要羞辱我啊!什麼拳打南山敬老院,腳踢北海幼兒園?你當我是敬老院和幼兒園啊?,看我一會兒怎麼打得你哭爹喊娘!

「現在可以開始了吧?」任健仁冷冷的說道。

「行了,我這是讓你知己知彼,百戰百勝1楊明說道。

「我不用知己知彼,也能勝你。」任健仁說著,就起身做好了姿勢,準備進攻。

「你要幹什麼?」楊明忽然問道。

「不是開始比試了么?」任健仁一愣。

「等等,我還得熱身呢。你之前熱過身了,我還沒熱呢。」楊明說著,就開始像拳擊手一樣蹦蹦跳跳起來:「你該不會是不想讓我熱身吧?你想欺負人?」

「你熱吧1任健仁聽后都要氣炸了,你這不是逗我玩兒呢么!於是將繃緊了的神經又放鬆了下來,看著楊明在那兒熱身。

過了大約五六分鐘了,楊明蹦躂的滿頭是汗了,任健仁終於有些忍不住了:「你到底熱好了沒有?」

「好了。」楊明點了點頭,停止了熱身動作。

任健仁剛想準備進攻,卻又聽得楊明說道:「等等,我剛才運動了半天出了一身的汗,現在有點兒冷了。」

「你事兒怎麼這麼多1任健仁怒道,硬生生的停下了進攻的動作。

「你該不會是想讓我感冒吧?你是不是居心叵測?為了自己取勝不擇手段?」楊明裝作驚訝的樣子問道。

「我草!那你要幹什麼就趕緊干1任健仁有些無奈了,這傢伙到底要搞什麼啊?不會是在故意拖延時間吧?

「我的大衣呢?」楊明環顧了一下台下,剛才上台的時候他就將大衣扔下去了。

「在這兒呢1張濱拿著楊明剛才的大衣飛快的跑到了台下。

楊明接過了大衣,小聲問道:「都準備妥當了?」

「當心吧,按照咱們之前說的,東西放在左面的大兜里了。」張濱點了點頭說道。

楊明將大衣穿在了身上,然後又系好了扣子之後,才對任健仁點了點頭道:「可以開始了1

任健仁鬆了一口氣,,你終於完事兒了!任健仁一躍跳到了場中央,就準備開始進攻。卻沒想到楊明十分愕然的說道:「你要幹什麼?」

「什麼幹什麼?自然是比試了?」任健仁反問道。

「跆拳道比試之前,雙方不都得先鞠躬敬禮么?你是跆拳道社的社長,你這點常識不會不知道吧?」楊明故作奇怪的說道。

「哼。」任健仁無奈,只得停止了自己進攻的趨勢,不過他的肺都要變成氣球了。行呀你小子,你就耍我吧,我看你能拖到什麼時候,一會兒有的你好看的!

任健仁十分生硬的給楊明鞠了一恭,而楊明也學著他的樣子鞠了一恭。

「現在沒事兒了吧?沒事兒我要進攻了?」任健仁這次不敢直接進攻了,而是試探性的問道。他已經被楊明把一個頭搞得兩個大了。

「恩,我想想啊?」楊明裝作猶豫的樣子,心中竊笑。看你是體育生上的大學,想來學習也不咋樣吧!可是老子我初中的時候可是好學生啊!有一篇出自《左傳》的課文叫《曹劌論戰》,裡面有一句十分經典的話叫: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現在看你的樣子,你就已經竭了!

其實楊明根本也無需這樣做,現在的楊明,就算任健仁氣勢高漲,楊明也有一百種能瞬間致他於死地的方式。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