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15小樹林里的搶劫
小說:| 作者:| 類別:

215小樹林里的搶劫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楊明現在和方天學習的已經不僅僅是殺人技巧了,現在學的基本上都是一些殺人後怎麼掩蓋現場,怎麼處理屍體的知識。

這也是一門十分重要的學問,殺人後,進行相應的掩蓋,不但要很高的技巧,也要有十分好的心理素質。讓楊明哭笑不得的是,方天讓董軍不知道從什麼地方弄來了n多的死屍,供楊明學習處理方法。據說這些都來自外地的一家醫科大學。

除了用化屍粉外,還有很多種處理掉屍體的方式。化屍粉乃是逼不得已才使用的,據方天說,化屍粉十分的珍貴,比較稀少。而且不是他能夠配製出來的。

「這化屍粉是你的師祖,也就是我的師傅,當年曾有恩於一個苗族的長老。他是一個蠱術的高手,這化屍粉就是他贈送給你師祖的,好在這個東西每次用量都不多,一直用到我這一輩,才用去了一半多。」方天說道:「我給你后,你一定要省著點兒用,用完了,可就沒有了。」

「苗族?蠱術?」楊明的內心一顫,又想起了藍凌。不知道她現在好不好?已經走了這麼一整天了,她怎麼還不和自己聯繫?現在,她應該已經到雲南了吧?

方天見到楊明的神色有些古怪,自然不知道他在為藍凌的事情頭痛,還以為他是奇怪蠱術和化屍粉有什麼聯繫呢,於是解釋道:「其實這化屍粉也是一種蠱。蠱是那些苗人培養的一種細菌或是小蟲子。這點你從『蠱』這個字就可以看出來,所謂『蠱』就是蟲子地『蟲』字下面有一個器皿的『皿』字,也就是說,盛在器皿里的蟲子就是蠱。這個化屍粉就是蠱的一種,它不是什麼化學藥品,化學藥品就算是硫酸也沒有這麼強大的腐蝕性。這是一種細菌,平時處於休眠狀態,一遇到人體就會蘇醒,並迅速生長繁殖。將人的肉體吞噬。當脫離人體的載體后,就會迅速死去汽化,不能重複收集使用。這個東西其實在真正的苗人手中並不稀奇,據說實在黑苗族和白苗族戰爭的時候。這種化屍粉就是用來快速處理敵方屍體地。」

楊明點了點頭,心道,或許藍凌的外婆也會這種東西的配製。

因為藍凌的原因,早上楊明起地晚了一些。所以每天固定的訓練也縮短了時間,他不想半途而廢,所以決定利用晚上的時間繼續對自己進行強化訓練。

速度和力量這種東西都是不進則退的,至少在初成地時候是這樣。楊明不想養成自己的惰性。想到這裡。楊明就像學校北面的小樹林走去。

晚上的小樹林,顯得格外地蕭索和冷清。尤其是時以深秋,這裡更是沒有人經過。

「啊1一聲凄厲的女聲劃破了靜寂的夜空。

楊明一愣。這大半夜地。莫不是倩女幽魂了?不過楊明可不怕這些鬼神啊什麼地。他快速地閃到了一顆叔的旁邊,隱藏了自己地身影。冷靜而警惕的向四周望去。

這是這一段時間來。經過系統的殺手培訓所養成的習慣。情況異常的時候,要第一時間找一個可以掩護自己的位置。

黑暗中,隱藏在大樹的陰影下,是最好的掩護。大樹不但可以有效的遮擋外界的攻擊,而且會使自己的目標變得不明顯。

不過顯然沒有人注意到楊明,楊明通過觀察已經確定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在不遠處,月光下,一個穿著白衣的少女正蹲在地上,一臉驚恐的看著眼前一個持刀的黑衣男子。

少女的身邊有一個小口袋,裡面的東西散落了一地。楊明憑藉自己的夜視功能,看清了袋子里散落的那些東西是一些草菇。

「你要幹什麼?」少女十分驚恐的看著眼前的黑衣男人。

其實,少女說話的聲音不大,但是在寂靜的黑夜裡,楊明還是可以清晰的聽清楚她說的每一個字,就算聽不清楚,憑藉楊明的能力也可以清晰的讀出她的唇語。

「把身上值錢的東西都拿出來,錢包、手機、項鏈1黑衣人舉起手中的刀,恐嚇道。只不過,黑衣人的聲音也有些

是的,今天是他第一次出來打劫。他是逼不得已的。

一般有搶劫經驗的人是絕不會到這種人煙稀少的樹林里實施搶劫的,但是侯震撼以為,搶劫只能在小路或是深山老林裡面。他被電視和小說影響的太嚴重了。不過趕得也巧,今天剛到小樹林里,就看見了一個彎著腰蹲在地上采蘑菇的小姑娘,於是侯震撼就拿著匕首逼了過去。

卻沒想到這個小姑娘突然大喊了一聲,將侯震撼也嚇了一跳。不過侯震撼隨即想到這裡是樹林,根本不會有人經過才放下了心。

他生怕小姑娘會反抗,是的,刀子只是拿出來嚇人的,他從來就沒有什麼殺人的打算。如果不是生活所迫,他也不會出來搶劫。所以,侯震撼的表面裝的雖然平靜,但是內心卻是澎湃激蕩的。

——「希望她能乖乖的把錢拿出來給我,我實在是逼不得已啊!要不是等著錢救命,我也不能幹這種事情呀1

十分怪異,楊明居然聽到了那個黑衣男人的心聲!楊明可以肯定,他絕對沒有開口說話。楊明有些惱火,為什麼自己的這種異能每次都是在十分緊急的情況下才出現呢?讓自己都無法靜下心來細想這個能力到底是怎麼使用的!

「我沒有手機……」林芷韻下意識的用手捂住了自己牛仔褲的口袋。那裡面有一千二百元錢,是自己這個月做家教剛領到的工資。

現在,父親的腿還沒有完全好,這些錢是用來給他買葯的,可不能讓眼前的這個人搶去了呀!不過林芷韻還是沒什麼社會經驗,她現在的動作,擺明就是此地無銀三百兩。

「你褲子口袋裡的是什麼?拿出來給我看看1黑衣男人顯然察覺到了林芷韻的動作,喝問道。

「沒……沒什麼……」林芷韻結結巴巴的說道。

「沒什麼?哼!你自己動手還是等著我動手?」黑衣男人顯然不信。

「我……那些錢我不能給你1林芷韻倔強的說道。

「不給?為什麼不給?你不怕我殺了你?」黑衣男人逼近了一步,明晃晃的刀子,在月光下,泛著凄慘的白光。

「這些錢,我……不能給你……求求你了……放過我吧……」林芷韻的臉上露出了一絲無奈。

「你是要錢還是要命?」黑衣人見眼前這個小姑娘如此的不上道,有些惱怒。他看到電影里的搶劫的,搶劫犯一動刀子,那被搶劫的人都嚇得主動將錢財掏出來,眼前的這個,怎麼回事兒!

「我……」林芷韻咬了咬牙,道:「我的錢是給我爸爸買葯的……我不能給你……」

「買葯?」黑衣人一愣,不過隨即怒道:「你胡扯!看你長得這麼白嫩漂亮,一看就是有錢人家的孩子,你撒謊都不會撒1

林芷韻聽了有些哭笑不得,長得漂亮就得家裡有錢么?這是什麼邏輯呀!不過嘴上還得解釋道:「這位……大哥,我的錢真是給我爸爸買葯的……我沒騙你1

——「沒騙我?世界上哪有這麼巧的事情?我出來搶錢,就是為了給我媽看病!你倒好,是給你爸買葯?」

事到如今,楊明也明白了這個黑衣人為什麼要搶劫了。原來是有苦衷啊!只是,那個女孩子,怎麼這麼眼熟呢?在什麼地方看見過呢?

楊明比黑衣人的眼力好多了,晚上黑咕隆咚的,黑衣人也看不清林芷韻的穿戴,要是在白天,一眼就能看出,她身上都是些便宜的地攤貨,而且衣褲都洗的有些泛白了!這種人能是有錢人么!

但是楊明卻能看的清楚,這個女孩子說得,或許也是真話,兩個可憐人啊!

楊明搖了搖頭,本來,他還準備以暴力的手段將那個黑衣男子制服抑或是幹掉。但是現在,他不得不改變了主意。

楊明嘆了口氣,抬腿向黑衣男人和那個女孩子的方向走了過去。邊走,邊大聲說道:「你想要多少錢?」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