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16出手與試探
小說:| 作者:| 類別:

216出手與試探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啊?」侯震撼嚇了一大跳,我的媽呀,這附近,怎麼還有人呢?當他回過頭看到楊明那高大威武的身影,不禁暗道了一句不好!

侯震撼雖然是特種兵退役回來的,平時三四個人都不能近身,但是現在他是在搶劫啊!不自禁的就是一陣的心虛!一個人的話,他可以用刀威脅著,但是又來了一個,侯震撼就有點兒力不從心了!他害怕楊明會報警!

「你……是什麼人?你不要過來1侯震撼說著,用刀逼近了林芷韻:「你再過來,我就殺了她了……」

「我是這所學校的學生,」楊明微笑著說道:「我偶爾經過這裡,就看到了這一幕。」

「偶爾經過?你騙誰呀?這種地方,你來幹什麼……哦,是了,你和這個女的一定認識!你看她半天沒回去,你就來找她了,是不是?」侯震撼分析道。

「你的聯想能力倒是挺強,我和她不認識。」楊明搖了搖頭:「不過,你不是想要錢么?和誰要不是一樣啊,你想要多少,說個數吧。」

林芷韻聽到楊明說不認識她的時候,微微鬆了一口氣,看來,他已經徹底的不記得自己了。不過,林芷韻卻又有些惆悵若失的感覺。

「你要給我錢?」侯震撼顯然也是經驗不足那伙的,不然也不會問出這種話來。

「是的,在我沒改變主意之前。你最好不要質疑。」楊明淡淡地說道。

「你……真的……那我要兩千塊,你能給我么?」侯震撼結結巴巴的問道。其實,手術費一千塊就夠了,要兩千,是怕有什麼意外。

「你和我說說你要錢幹什麼,如果真的有用,那我就給你。」楊明用一種毋庸置疑的口氣說道。

楊明之所以站在這裡和他說這些話,是因為楊明剛才無意中看到了他的想法。一個人的想法不會騙人的,除非這個人患了妄想症。楊明也是看在這個人急著湊錢給母親治病的份兒上。才和他說這麼多地。

「我媽得了急性闌尾炎……送到醫院后,要立即做手術,但是我沒有錢……沒有錢的話醫院就不給我媽動手術,我媽在醫院疼得死去活來的。他們只是用鎮痛葯控制了一下,其實根本沒有用的……」侯震撼有些凄慘地說道:「我就出去籌錢,能想到的地方都去了,可是這麼晚了。我上哪兒去湊手術費啊,沒辦法,我就只能出來搶劫了……」

楊明點了點頭,他知道急性闌尾炎這病耽誤不得。如果穿孔了就糟糕了,於是點了點頭看著侯震撼的眼睛一字一句的說道:「但願你說地都是真的1

「我發誓……」侯震撼連忙舉起了右手,作勢要發誓。

「不用了。」楊明搖了搖頭。從口袋裡掏出了錢包。數出了兩千塊錢遞給了侯震撼:「你趕緊去吧。這病耽誤不得……」

「啊?你真的給我?」這回輪到侯震撼有些不可思議了。獃獃的看著楊明,有些不知所措。

楊明見了侯震撼地表情。略略有些寬心。楊明現在也算是個小款了,錢包里一般都帶著近萬塊,侯震撼看到后,卻沒有動什麼歪心思,顯然不是什麼大奸大惡的人。楊明剛才的神經已經完全地起了,如果侯震撼敢作出什麼貪財地舉動,他會毫不猶豫地出手制住他。

「對,你不想要了?」楊明笑著反問道。

「要,要……謝謝,謝謝1侯震撼忙不迭的道謝道。

「趕緊去醫院吧,別在這兒耽誤時間了。」楊明無所謂地搖了搖頭。此時的兩千塊,對他來說已經不算什麼了。

「恩公在上,請受侯震撼一拜……」侯震撼的內心對楊明充滿了前所未有的感激。在這個物慾縱橫的年代,誰會平白無故的給你錢呢?說著,侯震撼就要給楊明鞠躬……

楊明嚇了一跳,不至於吧?連忙想要將侯震撼扶起,卻沒想到侯震撼的力氣大的出奇,楊明用了三成力氣卻扶他不住!楊明微微皺了皺眉頭,如果用全力的話也許可以將此人給扶起,但是楊明也不想和他較勁兒,也就受

一拜。

「恩公,我先走了……請問恩公可不可以把你的姓名和地址留給我……」侯震撼見到楊明的臉上有些奇怪,怕他誤會連忙解釋道:「恩公,您別誤會,我的意思是,以後我要有錢了,就把錢再還給你……」

楊明點了點頭道:「難得你這麼有心,我叫楊明,是計算機08班的,你可以來找我。當然,如果錢不夠的話也可以來找我。」楊明覺得侯震撼的自尊心很強,所以也就將地址告訴了他。

「好,我記住了,我叫侯震撼。」侯震撼說完,就轉身快步離開了這裡。

「沒嚇到你吧?」楊明這才轉過身來,對有些錯愕的林芷韻說道。

「我……沒事兒……」林芷韻搖了搖頭:「你真的把錢給他了?」

「為什麼不呢?或許他母親真的住院了,很需要這筆錢吧。」楊明笑道:「你也看見了,他只要了兩千,而我的錢包里有這麼多錢,他卻沒有絲毫的動心,證明他並不是真正的搶劫犯。」

「也許是吧……」林芷韻點了點頭,是啊,誰沒有困難的時候呢?想當初,自己不也是被逼無奈,差點兒走上賣身的那條路么-…只是,這個楊明的心腸也有點兒太好了吧?上次給了自己三千,這次有給了剛才那個人兩千!難道是他家裡太有錢了?也不對呀,看楊明的穿戴和自己差不多,而且上次他也是坐的地鐵,有錢人怎麼會坐地鐵呢?

「你怎麼了?」楊明見到林芷韻獃獃的發愣有些出神,於是奇怪的問道。她不會是嚇傻了吧?

「我……沒事兒……」林芷韻說著,就彎下了腰,開始撿起掉落在地上的草菇。

「我幫你吧。」楊明蹲下身,也幫著林芷韻撿草菇:「這是草菇吧?你在這裡採的?」

「是啊,下午剛下完雨,這篇小樹林里就長了很多的草菇,我就采了一些準備回家給我爸爸熬湯。」林芷韻點了點頭說道。

「草菇的味道好么?我還沒吃過呢。」楊明自言自語的說道。

「挺好吃的,比那些人工養殖的蘑菇好吃多了……要不,我送給你一些,你回去試試?」林芷韻建議道。

「算了,我一個大男人,也不會做,白瞎了這些草菇了。」楊明笑道。楊明的本意是,你做好了分給我一些不就行了么,好歹我也算是救了你吧?

「哦……」不過林芷韻只是哦了一下,就不做聲了。

,看來是老子自作多情了。楊明搖了搖頭。英雄救美也不是那麼的靈驗啊!

將散落在地上的草菇拾好后,林芷韻才有些扭捏的對楊明說道:「剛才……謝謝你……那我先走了?」

「你也是松江工大的學生?」楊明問道。

「恩。」林芷韻點了點頭。

「那一起走吧,我也回去。」其實,是因為這小道兒晚上挺背的,剛遇到個搶劫的,楊明有些擔心。所幸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

「可是……我現在要回家去……給我爸爸熬湯……」林芷韻說道。

「這麼晚了,你怎麼回去?」楊明看了一下手機道:「這都十點多了,你還要回家?」

「我家離這裡不是很遠,我可以走回去。」林芷韻說道。

「算了,你家在哪裡,我送你回去吧。」楊明左右也沒事兒,這麼晚了,讓一個女孩子自己回家,楊明覺得這事兒有點兒操蛋,自己好歹也算是男子漢啊!

「啊?」林芷韻一愣,他這是什麼意思啊?難道他也……從高中就是校花的林芷韻,身邊不乏有這樣那樣的追求者,本來,林芷韻還認為楊明不是一個貪戀她的容貌的男生呢,沒想到……不過,不可能啊?那他上次為什麼買了自己的初夜,又離開了呢?林芷韻有些迷惑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