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21攤牌
小說:| 作者:| 類別:

221攤牌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夢妍,很多事情不是人力所控制的!有些事情既然已經發生了,我也無能為力,只能盡量的去處理好它1楊明現在的心情也很激動。他要和陳夢妍攤牌了,至於結果怎麼樣,他不知道。他不可能因為

「不是你的意願?那你的意思是我讓你這麼做的了?」陳夢妍冷笑道。

「大概是吧……」楊明支吾道。

「你說什麼1陳夢妍沒想到楊明會這麼說,頓時大怒:「楊明,你今天把話說清楚了,到底怎麼回事兒1

「夢妍,我不想騙你……她叫藍凌,我們是在高三的這個暑假認識的。」楊明嘆了口氣緩緩的說道:「她是我從雲南帶回來的……」

陳夢妍冷冷的看著楊明,她倒是要聽聽這個負心的男人有一種怎樣的說辭。

「她的身世很可憐,她母親從小的時候就去世了,她的父親好賭成性,輸光了家裡的所有錢后,就把她賣到了洗浴中心,逼她去做那個事情……」

「這麼說,是你好心帶回來一個小姐了?」陳夢妍聽了有些惱怒,換作平時,她可能還會理智的去分析這一切,但今天,她實在是有點兒氣昏了頭了,所以問的問題都是對楊明的諷刺。

「她和我是第一次……」楊明硬著頭皮說道:「她才十六歲呀!我不想她淪落在那種地方,於是。就將她帶回來了。」

「你去洗浴中心做那種事情……你還挺有理呀?」陳夢妍雖然對藍凌的遭遇有些同情,但是這事兒和楊明也不搭邊啊,你不去偷腥,能遇上這種事情?

「我不是有理……其實,那時候我因為你地事情很煩惱,你不知道聽王志濤和你說了什麼了,就突然不理我了1楊明嘆了口氣:「張濱要去雲南,我就和他一道去散散心,你知道。我在那種失戀的狀態下,被張濱一攛掇,很容易做出一些衝動的事情來。當時我以為你不理我了,就想著發泄一下……」

陳夢妍突然聽到楊明提起了自己聽信王志濤讒言那件事兒。頓時有些面紅耳赤,回想起自己當時的態度,楊明心灰意冷是必然的,不過。你再心灰意冷,也不能出去找小姐呀!不過話語卻軟了一些道:「我事後不是給你打電話道歉了么……」

「可是,那時候我已經把藍凌給帶回了啊!這就是當初我有一陣子我總躲著你的原因……我也不知道該怎麼辦了!我十分的喜歡你沒錯,我不想失全是我也不能失去藍凌1楊明解釋道。

「好了,事已至此,我不想問什麼我和藍凌在你的心裡誰更重要。我只想知道。你的決定。你選擇誰?」陳夢妍決定最後給楊明一次機會。按照他地說法。這個錯,還真不能全怪他!

「夢妍。你不要為難我,你們兩個對我來說是一樣重要的。」楊明十分堅決的說道:「而且,還有一個很重要的原因讓我不可能放棄藍凌……況且,我對她也是有感情地。」

「是嗎?那你還在這裡幹什麼?快去找你的藍凌吧1陳夢妍又羞又怒,你既然不能放棄,那還和我說什麼!

「可是我不想失去你1楊明一字一句的說道。

「不想失去我?」陳夢妍一愣,隨即有些諷刺的輕笑道:「楊明,你是不是在做夢啊?難道你地意思是,讓我和那個藍凌都做你的女朋友?你左擁右抱?」

「大概……是這個意思吧……」楊明有些尷尬的撓頭道。

「你怎麼不去死呢?」陳夢妍聽后怒極:「你這個想法太超前或者太古代了,我接受不了。」

「夢妍,你聽我把話說完,我不能離開藍凌的一個很重要地原因是,我中了她母親給我下的心蠱。」楊明索性不再隱瞞,他已經決定了,無論如何要將陳夢妍爭取回來。所以自己的秘密告訴她也無妨。

「楊明,你不是說她母親已經死了么?」陳夢妍用一種你當我是傻子地眼神看著楊明。

「是她母親死前,下在藍凌身上地。藍凌是苗族人,她母親是苗族一個著名蠱術高手。」楊明搖

說道:「和藍凌發生關係地男人就會中這種心蠱,一開了藍凌,就會爆體而亡……」

楊明將心蠱的特性都告訴了陳夢妍,以及藍凌母親生前和藍凌父親地恩怨。

「真的假的?」陳夢妍有些狐疑,她作為現代社會科學教育出來的人,有些不理解這些神秘的東西,不過也不是全然不信,畢竟年輕人的接受能力是比較強的。

「我騙你這個有意義么……」楊明苦笑到:「等你以後見到她就知道了。」

「以後?什麼意思?」陳夢妍漸漸的恢復了些理智。

「她走了,她的外婆來找她,將她帶回了雲南,要傳她一些本領,應該也是蠱方面的,短則一年,長則三年……」楊明有些惆悵若是的說道。

「走了?」陳夢妍的心中沒來由的一喜,不過聽說藍凌還要回來,還是有些鬱悶。

楊明見陳夢妍似乎有些鬆動了,連忙換了一個別的話題,他要讓陳夢妍覺得愧疚了自己,這樣才能讓她容易接受自己。於是說道:「夢妍,當時王志濤和你說什麼了啊?你不知道我當時有多痛苦啊,要不是曾經答應過你,要考松江工大,估計我在考場上都堅持不下去了!那時候滿腦子都是你……」

陳夢妍聽了楊明的話一驚!是啊,自己當時怎麼沒想到,那個時候給楊明如此沉痛的打擊,很有可能會影響到他在高考中的發揮,埋怨王志濤用心險惡的同時,又對楊明充滿了愧疚,有些不好意思的說道:「對不起礙…我不應該輕信王志濤的話……他拿了一疊你在天上人間門口,身上披著浴巾被警察抓的照片……他說你是去嫖娼被警察給抓了……可是我覺得那是他用電腦合成的。」

楊明一愕,那件事兒果然是王志濤有預謀的!王志濤,我最近都不打算追究你了,沒想到你這人是如此的歹毒,行了,什麼也別說了,你快了。

楊明沉吟了一下,他不想再瞞著陳夢妍什麼。林芷韻這件事情,早晚會擺在明面上來。到時候,如果陳夢妍知道自己一直瞞著她,必然還會生氣,於是索性全都說了出來,就可著這一次說吧,說完再爭取陳夢妍的原諒。

「夢妍,還有一件事情,我一直瞞著了你……」楊明裝作很懊悔的樣子說道。

「什麼事兒?」陳夢妍的心中咯一下,不會是王志濤說得都是真的吧?「其實,王志濤給你的照片,上面的人確實是我,但是我是被王志濤陷害的1於是楊明就將自己如何應邀去天上人間吃飯,如何被下了葯,迷迷糊糊的和林芷韻發生了關係,又差點兒成了犯的事情,講給了陳夢妍……

陳夢妍聽了心中惱怒王志濤這人太壞了,回家一定要和爸爸說,看看能不能把他繩之以法。

「你和我說這些幹什麼?你的意思不會是想告訴我,如果有一天你再遇到這個女孩子,你也想讓她做你的女朋友吧?」陳夢妍冰雪聰明,很快就明白了楊明的用意。

「男子漢大丈夫,有所為有所不為,我害了她,自然要補償她1楊明十分堅決的說道。

「還有什麼要和我坦白的么?」陳夢妍嘆了淡淡的說道口氣。不可否認她的承受能力正在變強,起碼這次沒有太大的情緒波動。

楊明看到陳夢妍的神情心中一喜,莫非有門?「沒什麼要坦白的了……再有就是關於你的了……我在電影院摸了你的胸……」

「閉嘴1陳夢妍瞪了楊明一眼,然後指了指房門:「你可以走了。」

「嘎?」楊明一愣,怎麼還讓自己走呢?看剛才的樣子,陳夢妍已經不怎麼生氣了啊?理論上說,應該是接受自己的前兆,怎麼兩句話下來,又回到之前的狀態了?

……………………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