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24暴三立的麻煩
小說:| 作者:| 類別:

224暴三立的麻煩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

楊明和田東華鬼扯了一會兒,現在田東華和楊明也熟悉了,說話也隨便了不少。

「老田,你到底因為什麼轉學到松江來的?」楊明問道:「你家在東海市好像挺有實力的吧?不會就因為將人腿打折了吧?」

「呵呵,可是被我打的那小子家裡也挺牛逼的,是官面上的人,非要整我,所以學校也沒辦法了。我不想讓學校難做,主動轉學了。」田東華笑道:「不提了。」

楊明點了點頭:「對了,你就打算這麼混下去?也不去上課?」

「去我也跟不上了,兩個大學里學的都不一樣,再說了,我現在有點兒心灰意冷了,也不想學了,混到畢業再說吧。」田東華說道。

差不多四點多的時候,張濱才醒,一聽又要去喝酒,立刻來了精神,涮洗了一下就和楊明他們出了門。

「去哪裡?開車么?」張濱問道。

「開什麼車,當然是打車了,到時候都喝醉了誰開車啊1田東華阻止道。

「去吃火鍋吧。」楊明建議道。中午吃的燒烤,有點兒干,所以晚上吃點兒帶湯水的東西。

「行,我沒問題。」田東華不挑食,點頭說道。

張濱和楊明也是一般的想法,自然贊同,於是三個人一起攔了一輛計程車,直奔松江有名的宏源火鍋。這裡是松江的老字號火鍋,屬於老棚戶區美食。

田東華在東海的時候就聽說過這個火鍋了,如今才能夠嘗嘗鮮,自然十分的期待。這裡的包間都是預定地,三人也不是談生意。只是好朋友出來吃個飯也沒有必要去單間,就隨便在大廳里找了一個位置坐下了。

三人先填飽了肚子以後,隨便又點了幾樣下酒菜就開始拼起酒來。喝的差不多以後,幾個人都沒盡興,楊明提議去唱歌。

田東華聽后立刻興奮道:「哈,我老田原來被稱為歌神,終於有機會展示一下了1

楊明和張濱立刻站起身來躲得遠遠的,因為田東華已經喝醉了,這傢伙的聲音特別大,大廳的人都向這邊看了過來。楊明和張濱一副我不認識他的樣子趕緊閃到了一邊。

「你倆咋的了?一會兒讓你倆看看什麼叫新世紀的歌神1田東華打著酒嗝站了起來。

楊明和張濱則是一臉的黑線。

楊明將兩人帶到了不夜天ktv。正好順便去看看暴三立。

經過上次楊明的露面,暴三立地很多小弟都認識楊明了。門口的一個保安見楊明三人走了進來,連忙問好道:「楊哥!來了。」

「恩,給我找個包間,小包就行了。」楊明也不是那種講排場的人,自己這邊就三個人,要大包反而顯得空曠。

「好,沒問題。」保安將楊明幾人帶進了大廳,在前台對服務小姐說了一句:「豹哥的朋友,要個小包。」

前台服務小姐立刻給安排了一個豪華小包。並且贈送了一盤果盤。當楊明要給錢的時候,保安連忙說道:「楊哥。你來豹哥這裡還用交錢么,這要讓豹哥知道了,還不罵死我啊1

楊明點了點頭,知道這些混社會的人都是講究人,你和他太客氣了,他反而覺得你不拿他當朋友。所以當下也不推辭,道:「行,那我一會兒親自去謝謝豹哥。」

田東華已經迷糊了,進了包廂,點了三個小姐就摟上了一個開始唱了起來。張濱也不是吃素的。直接對那個小姐上下其手。

楊明對找小姐沒什麼興趣,何況今天的心情也不是太好。雖然藍凌解釋清楚了那個心蠱的意思,但是自己也不能太放縱吧,也不能隨便去搞小姐。

楊明和空閑的那個小姐說了一下。讓她專門負責點歌。空閑地小姐雖然對楊明對她不理不睬的有些惱怒,不過她剛才已經聽保安囑咐過了,這些人都是豹哥地貴客。得罪不得。

所以她也不敢有任何的怨言,裝作很高興的樣子做起了專門點歌的工作。不過田東華喝多了變得異常的大方,雖然包廂費和小姐服務費已經有人給買單了,但是他

口袋裡掏出了錢包,給三位小姐一人先發了二百元的

這樣一來,就誰也沒有怨言了。

楊明笑了笑,轉身出了包間,他並沒有怎麼喝醉,此刻準備去拜訪一下暴三立,兩個人從上次之後就沒怎麼聯繫了,其間暴三立給楊明打過一個電話,想說什麼卻又欲言又止,楊明也沒當回事兒。

楊明找到了上次去過的保衛室,敲了敲門。裡面傳來了一個男子的聲音:「誰?」然後門打開了,是上次和暴三立一起收拾郭健超的一個手下。見到楊明后,立刻道:「楊哥,你來了。豹哥在裡面。」

楊明點了點頭,向裡屋走去,暴三立正在打電話,聽見有人推門進來,立刻罵道:「誰這麼沒規矩?不是說了么?我打電話的時候不要進來?」

「豹哥,是我。」楊明被他這大嗓門嚇了一跳。

抬頭見到是楊明,暴三立才咧嘴一笑:「楊哥,是你啊!不好意思啊1暴三立連忙站起身來。然後和電話那邊說道:「行了,這事兒再說吧,我這兒有客人。」然後就掛斷了電話。

暴三立剛掛斷電話,電話就又響了起來,暴三立對楊明做了一個歉意地表情,又拿起了電話。原來電話那邊是下面打來的,告訴他楊明來了,之前暴三立在和別人通話,所以沒打通。

暴三立表示知道了,就掛了電話,然後轉身對楊明說道:「楊哥,你怎麼來了?」

「和寢室里的朋友出來喝酒,然後唱唱歌,就來到你這裡了。」楊明笑道:「不會給你添麻煩吧?」

「這你說的什麼話啊,來兄弟這兒玩,是看地起我,麻煩什麼1暴三立故作生氣道。

「呵呵,那我就不客氣了。對了,豹哥,最近怎麼樣?」楊明問道。

「唉,別提了,和於向德那狗籃子打了兩次,本來每次都是我這邊佔便宜的,但是最近我聽了一個不好的消息,於向德從外市請了奧援,可能要聯合起來對付我。畢竟松江地勢力現在很亂,牛鬼蛇神都很多,我和於向德分別是城南和城北比較大的勢力,他只要能搞定我這邊,就有可能登上松江地下勢力一哥的寶座。」暴三立繼續說道:

「畢竟松江是也個一類城市啊,雖然不如省會東海那邊繁華,但是近些年來,經濟也突飛猛進,娛樂場所異常的火爆,所以很多人都盯上了松江這塊肥肉!

自從胡三被判了死刑之後,松江市的黑勢力就一直也沒有形成過太大的規模,畢竟誰也不敢頂風上。但是近些年來國內也開放了不少,黑道這東西是屢禁不止的,只要你別做的太過分了,相信市裡面也不會去主動也想有個安定的局面,在不破壞大局的情況下,還是可以容忍的。

況且,現在不同於頭幾年了,原來的黑社會都是欺行霸市,欺男霸女無惡不作,但是現在不一樣了,誰也不再去干那些吃力不討好也不來錢的行當了!欺行霸市的收一些小攤的保護費才能收多少錢?派幾個手下去看場子來錢多容易,還不出事兒!

至於欺男霸女,那就更不可能了,現在誰還玩啊,小姐一排排的隨便選,良家婦女玩一夜情的也有的是!

現在的黑社會,眼睛都盯著娛樂業和地產業的買賣呢!誰做了松江的一哥,誰以後可能就會是松江市的首富!

於向德見到我這邊不斷壯大,就有些坐不住了,想借外面的力量除掉我!哼,他也不想想,人家東海的黑道憑什麼幫助他?真是自不量力1

楊明點了點頭,暴三立分析的很透徹,看來,外市的黑道對松江市也很垂涎!

「剛才翟雷給我打了電話,我倆談的就是這件事兒。據內線的消息,於向德已經和那邊達成意向了,要合力對付我。」暴三立嘆了口氣說道:「事成之後,然後平分松江的利益1「平分?」楊明一愣:「這於向德是不是傻了?」

..

  • (快捷鍵:←)
  • 很純很曖昧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