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很純很曖昧>225墓碑
小說:| 作者:| 類別:

225墓碑

小說:很純很曖昧| 作者:魚人二代| 類別:都市言情

蝴蝶家族。是世界最神秘也是最可怕的家族之一。位居於歐洲某個古鎮。千百年來,已經沒有人知道這個神秘的家族的核心成員究竟是誰,也沒人知道蝴蝶家族的真實居住地點。這個家族,就像是消失在了人們的視線中一樣。但是,只有少數流社會的頂層人物知道,蝴蝶家族並沒有消失,而是一直延續至今。因為,提到蝴蝶家族可能沒有人聽說過,但是如果提到世界的第一大殺手組織「蝴蝶」,卻是如雷貫耳。這個讓人毛骨悚然的名字的背後,就是蝴蝶家族。當然,這個秘密只有千年前,受過蝴蝶家族恩惠的幾個大家族的首腦知道。因為這件事兒是被當作家訓在代代家主的口中傳承下來。而這幾個家族的首腦,自然也十分清楚,「蝴蝶」組織和蝴蝶家族的關係。墓碑,是蝴蝶組織中的頭號殺手。從他出道以來,一直到現在,一直保持著零失手率的戰績。沒有人知道他的真實身份,也沒有人見過他的本來面目。因為,見過他的人,現在都變成了一塊塊墓碑。墓碑的在世界殺手總榜的位置,也是名列前茅。八年前,自從殺手之王神秘的消失之後,墓碑就一躍成為了殺手界的第一人。當然,現在的墓碑也已經處在了半隱退的狀態。殺手界的人都以為他是在為收山做準備,但是,真正明白的人都知道,這是蝴蝶家族內部的安排。因為,排名現在第二「明日不復明日」就是墓碑的得意地子。而現在的墓碑已經不用親自出手了,他現在只效命於蝴蝶家族。但是,收山已久地墓碑,現在卻出現在了松江。而且,他這次的任務也並不是殺人,而是找人!如果讓殺手界的人得知,都會十分的驚訝!到底是誰有這麼大的能量,能驅使墓碑去做這種事情?「沐管家,我找到小姐的蹤跡了,她現在松江工程大學讀。」墓碑對電話那頭的人十分恭敬地說道。「好。先不要打草驚蛇了,你負責在暗中保護她。」電話那邊猶豫了一下說道。「是的,沐管家。墓碑一定不負所托,保護小姐的安全。除非墓碑死了。」墓碑十分堅決的說道。「隨時向我彙報那邊地情況,包括小姐的朋,平時接觸的人。」沐管家說道。「遵命。」墓碑說道。沐管家掛斷了電話,就趕緊將電話的內容向老爺稟報去了。……………………楊明像聽到一個大笑話一樣,輕笑道:「於向德不知道他這麼做是在引狼入室么?」「或許知道,或許不知道。但是他想對付我,只能這麼做。」暴三立搖了搖頭。「於向德現在。也是穩穩坐居城北,他如果和你協商一下。你們兩個一個城南一個城北,互不干涉,這種局面不是和他想要的一樣么?」楊明暗道這個於向德的腦袋是不是進水了。「我和於向德積怨已久了,那次在看守所里遇見,因為翟雷的事情我倆已經到了水火不容的地步了。」暴三立苦笑道:「你把他打成了重殘,讓他消停了一陣子,不過他現在有了強援,正想著怎麼滅掉我呢。」「你打算怎麼辦?」楊明看了暴三立一眼問道。「我不甘心……」暴三立忽然嘆了口氣。他雖然沒有明說,但是這四個字中卻飽含了所有的一切,楊明自然明白這中間的意思。看來。暴三立很清楚,自己地日子不多了。「遠走他鄉,還是拼到底?」楊明點了點頭問道。「拼到底1暴三立一咬牙:「我暴三立能混到現在這個位置不容易,一走了的話。我就什麼都不是了。」「你地老闆,不是挺吃的開么?他不能幫你擺平?」楊明這個老闆自然指的是不夜天的老闆。「他在白道確實很吃的開,但是黑道的事情。卻不是他能插的了手的。」暴三立道:「這個時候,他絕對不會把自己摻和進去!這場戰鬥,不論哪方勝利,都和他沒有太大的關係,最後不過是換了一批看場子的人而已。」我勸你拿著錢和手下到別地城市重新開始。你已經局,再去做無謂的犧牲那和傻子有什麼區別?自古有句話叫做留得青山在不怕沒柴燒,終有一天,你會東山再起。」楊明若有所思的說道。暴三立搖了搖頭,半天沒有說話。過了一會兒,才抬起頭來道:「楊哥,你能不能過來幫我?」「我?幫你?」楊明一愣,沒想到暴三立會提出這個要求0如果你能過來幫我,我這邊可能會有不少的勝算1暴三立說道。他怕楊明誤會,於是又解釋道:「你放心,你過來不是給我做小弟,我們是合作關係,事成之後,城南城北你隨便挑1「豹哥,你誤會了,我一個學生,怎麼可能幫你?再說了,我也不是混道地,要地盤有什麼用?」楊明奇怪的問道。—「不,你能幫我。」暴三立說道:「現在松江的經濟形勢擺在那裡,市裡面地領導也不會允許在自己的治下發生大規模的械鬥和火拚,所以搶地盤只可能是小規模的戰鬥,或者相約打幾場比賽,輸的人退出松江,死戰到底的可能性比較小,畢竟雙方一火拚,多少個場子都要跟著遭殃,警方不可能不干涉。」「你的意思是,讓我和他們打?」楊明聽明白了暴三立的意思。「差不多。」暴三立點了點頭。「呵,豹哥,我現在還沒有涉足黑道的想法,這件事兒你讓我考慮一下。」楊明不好直接拒絕,於是編了一個理由搪塞了一下。「好,人各有志,我也不勉強你。」暴三立微微嘆了口氣也不好強求,次他給楊明打電話想說的就是這個事情,但是現在,看楊明也沒有走黑道的意思。其實暴三立也能理解,楊明現在是松江工程大學的大學生,那可是全國重點大學啊,誰沒啥事兒去自毀前途的混黑道呢!又不是混不下去了。楊明點了點頭,兩個人又說了說別的話題,然後楊明就起身告辭了。出了暴三立的辦公室,楊明忽然覺得自己的前途有些迷茫!自己到底要幹什麼?自己的未來到底是什麼?金錢?美女?還是權力?楊明有些恍惚。自從自己獲得異能之後,發生了好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回想起來,恍惚就是一場夢。可是,現在這些已經實實在在的發生過了!賭玉、做殺手,可是這些,就是自己今後想做的么?自己到底因為什麼才做的殺手?為了自保?為了以後能更加的強勢?楊明覺得自己已經處在了人生的邊緣。從他看到方天親手處理了一具屍體開始,他已經踏入了一個黑暗的世界。現在回想起暴三立的話,如果能在黑道里建立一些勢力,也是不錯的。只是,自己現在涉身黑道,是不是有點兒太心急了?楊明和暴三立的交情不算很深,兩個人只在一個號子里呆了一天多。雖然楊明覺得暴三立這個人可交,但是也沒必要因為一點兒義氣就將自己搭進去。楊明不是傻子,他現在的身份只是個小人物,過早的摻和進去之後,很容易死無葬身之地。自己再能打,也怕菜刀。更別說這些傢伙可能有槍了!但是楊明忽然又想到了另一個重要的事情。自己和於向德的仇也不小啊!看的出來,於向德是個十分記仇的人,如果他收拾了暴三立之後,是不是會轉頭收拾自己?畢竟自己打過他一次,之後又落了他的面子了!雖然楊明覺得,於向德之後被合作夥伴幹掉的可能性很大,但是萬事都有特例是?萬一於向德真的得償所願的控制了松江的黑道了呢?甩了甩頭,楊明回到了包間。田東華已經開始對一個小姐下其手了,而張濱正在和另一個小姐對唱「縴夫的愛」。楊明笑了笑,坐在一旁,閉目養神。實則是在考慮自己的未來。<&title很純很曖昧第二卷追美時代225.殺手墓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