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九、錢財到手
小說:| 作者:| 類別:

九、錢財到手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七月,是一年中最熱的月份,炎日烈火正值當空,天上一片雲也沒有,熾熱的陽光直烤著大地,地面就像一張鐵皮,迅速的吸收著熱量,又反射出來,地上的人就像貼在鐵皮上的肉,就快烤熟了。

古妃覺得現在用蒸包子這個比喻仍然不能表達自己對天氣的感受,南方的夏天就又熱又悶,一絲風也沒有,雖然路兩邊有樹擋著有些陰涼,可額頭上的汗還是直流,她覺得現在自己比路邊的花壇里那些『垂頭喪氣』的花好不到那去。

不過看身邊著尊大神可不一樣,好似對這鬼天氣一點感覺也沒有,也感受不到熱氣,汗影也不見一個,她就想,難道軍人還有這好處?不管天有多熱都沒感覺?還是他的承受能力比咱們這些平常老百姓強?

不過張大神好像明白古妃所想,看著她一直用手扇著風,雖然在他看來她那小手不能扇出風來,只是她以此求心裡安慰罷了,還是很好心的說到,「前面有一家銀行,就到了。」

古妃一看,果然,幾家店鋪過去就到了,是一家中國銀行,自己的卡是農行的卡,不過也無所謂,也可以查賬取款。現在的銀行都已經使用的自動取款機,所以方便比許多,直接查賬,錢果然一分沒少的到賬了,再去出一千塊放在包里。

這錢一到手裡讓古妃安心不少,以後家裡可以少受一點苦了,或許也可以在縣城了開個小店,讓父母去看著,也不用再整天面朝黃土背朝天了。

古妃東西一句有的沒的想著,張毅成看她這樣子應該是沒問題的了,自家爺爺他也甚是了解,事情當然會辦得妥妥噹噹,不會讓人留下話柄,不過她這樣一個小姑娘做事謹慎些是好事,可不能像自家那個馬大哈妹妹被騙了可能還在幫人家數錢呢。

也不知道張怡那丫頭被自家哥哥這麼想回做和感受

「怎麼樣,沒問題吧?」張毅成看著她說。

「恩,沒問題了,真是給你添麻煩了。」古妃笑了笑,她當然不知道他的想法。

「恩,那我們就去吃飯吧,我對這也不熟,你認識有好的地方嗎?」都快中午了,想來她應該也餓了吧,剛才看她因為天氣熱成那樣,找個地方做一下,去去暑。

「好啊,不過我也不是很熟,我家不在l城裡。」她是真心不熟的,前世也是多次到這來坐車,可也沒機會逛逛l城,以至於大學同學時同學叫她帶她們到l城玩,她也沒答應,實在是因為她不知道l城有哪些地方玩的。

「哦?那你在這等一下,我去問問。」看到古妃點頭,就大步走向旁邊的店面,問路去了。

不多時兩人就走到了一家餐館,是一家快餐店,白色的牆面也沒什麼裝飾,幾張簡單的桌子,幾台大風扇不停的轉著頭,相比其他的店這裡已經很好了,起碼乾乾淨淨,不像有些店牆面都是黑的,地上垃圾成堆,不過這家店沒什麼人,這讓她覺得很奇怪,點了幾個菜后才知道原來這家店比人家貴了一倍不止,難怪沒人來。

兩人一邊吃著飯,一邊有一句沒一句的聊著天,當然要期待張大神先開口是有些難的,古妃也不介意他面無不表情的樣子,「張大哥是軍人吧?」

「是,怎麼看出來的?」停下筷子,看著古妃。

「你身上有股軍人的氣勢讓人不容忽視,很容易就知道了,張大哥是什麼兵種?」

「哦,我是特種兵。」看見古妃臉上還是淡淡的笑,他也放鬆不少,沒有了往日全身心投入任務的緊張氣氛。

「張大哥真厲害,當兵很很辛苦吧?」特種兵應該是陸軍特戰隊的特殊小組吧?有危險的任務都要特種兵出戰。

「還好,從小就被爺爺訓練,已經習慣了。」他從小就被爺爺灌輸軍人的思想,嚴格按照軍人的標準做事,不容有一絲錯誤,以前小時候真的經常會怨恨爺爺太狠心,可是大了就習慣了,也就不覺得有多苦了。

張家現在兩個兒子兩個女兒,就張毅成的父親張國成是從政,小兒子張國棟卻不顧老人的反對毅然決然的去經商,張國棟的兩個兒子也不聽爺爺的話,一個學醫,另一個以後要繼承父親的經商事業,叫張老爺子怎能不生氣,還好大孫子張毅成聽話的從軍,不然張老爺子可能會覺得自己後繼無人了。

「以後要注意安全,你這種職業那麼危險,要好好保護自己。」古妃認真的道,她知道他這種職業當然不能在外面說得太多了。

聽到古妃的話,張毅成感受得到她是真心的要自己注意安全,不是像一個素未謀面而敷衍的話,讓他心裡有些暖意,「好,我會的。」

「聽你前面說你不是l城的人?」一頓飯下來他的話也變得多了起來,雖然還是平靜的樣子。

「不是,我是l城的一個鄉下人,剛高考完,就出來逛逛。」她從不覺得鄉下人有什麼丟臉,直偽不誤的回答。

「哦,打算報讀哪個學校?」對於她是鄉下人他也沒有什麼特別意外,誰說了鄉下人就不能很出色拉,鄉下人一樣能出彩。

「大概是浙大吧,我比較中意浙大和武大。」雖然她知道自己的分數肯定是狀元無疑了,可是她也不太想去北京,北大和清大雖然是我國最高的學府,可是她不喜歡那種忙碌的感覺,她既不想成為文藝女青年也不想成為女科學家,她只想低調的過她的小日子。

「哦,浙大是個好學校,可能小怡那丫頭也會上那,你以後要幫我多照顧她,那丫頭只會闖禍。」他家就在浙江,以後家裡可以多照顧她了。

某大神完全沒有發現自己這麼想有什麼不對勁的地方

「呵呵,她哪有你說的那樣,她還是很可愛的。」想到那咋呼咋呼的丫頭古妃也笑了。

「她是被家了慣壞了,一點也不懂事。」

「她還是很懂事的,只是性格有些急躁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