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二十四小白闖的禍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四小白闖的禍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二十四

進到空間里就覺得整個人精神起來,不過古妃看到的第一眼,還是忍不住顫抖起來,一股火從底下往上冒,深呼吸幾口氣,努力讓自己平靜些,火氣找到了出口,大喊到:「小白,你給我死出來!!1

聲音險些要震落樹上的葉子,當然沒有震落樹上的果,因為,樹上的果早已變成了果核,散落在樹下,仙桃樹,人蔘果樹,還有個妃種的其他果樹,全都遭殃了,都被禍害的差不多了,只有零零散散的還掛在樹上,下面全是果核,那個氣啊,古妃差點沒吐血,自己怎麼就沒想起來小白這傢伙愛吃果子呢,但是愛吃也不能這麼糟蹋啊,真是暴遣天物啊!

聽到古妃的聲音小白歡快的不知從什麼地方跑過來,就要跳到古妃身上,正在氣頭上的古妃怎麼能忍得住,直接一腳把它踢飛了,也不管它委屈的嗚嗚叫,連忙去查看被它禍害的果樹。

還好,被摘掉的部分都從新長出了花朵,有些已經長出的新的青色的果子,還好空間強大,不然她不能保證不會把那隻會賣萌的動物給剝了皮,燉了吃了,小白不止愛吃果,花瓣它也吃,想到這裡,心中有不股不好的預感,衝過去看那些花,還好還好,只是被摘了一點點,那些名貴的蘭花都沒事,還開得很嬌艷。

不行,放在這也不安全啊,明天拿去賣了,換了錢才最安全,小白也不能放在空間里了,雖然說它也會聽,但不能保證它不會偷吃,上次放它進來沒提醒它就算了,決不能有下次。

又看了看其他的東西都沒有變化也沒有事才放心,她最怕的就是小白把種在那裡的藥材給拔了,那些都是很名貴的東西,她還不想動,還有屋子裡的書和字畫,還好她有關好房門,不然可能也遭殃了,那她的罪過就大了。

摘了些果子拿了一大把各種各樣的蔬菜,一手拎著小白的脖子就出了空間,又是一頓訓斥叮囑它以後不可以亂偷吃東西,得到它的首肯后才放過它。

開學的前一天,張怡來古妃家裡找她玩時,古妃正在陽台上打理從空間里拿出來的花,這些花在空間里待就了,生長在優越的壞境久了在外面就有點不適應,現在才九月份,天氣也乾熱,所以古妃每天都要用空間里的水細細的散在葉子上,每天要弄兩次,雖然麻煩了一點不過兩天過來也適應了很多。

古妃給她開門,不過這丫頭第一眼看到的不是這屋子從空落落到溫馨小屋的變化,而是第一眼就看到了坐在沙發上肯果子的小白,飛奔過去好奇的看著,眼裡冒出愛心。

「哇!這是什麼動物啊,好可愛哦,小妃,我能抱抱它嗎?」還沒等古妃回答,小白那吃貨就賣萌的跳進張怡懷裡,還用頭蹭了蹭她的胸口。

吱吱!!!

張怡大喜,原來小東西也喜歡自己呢!抱著猛親。

古妃不屑,她算是看清了那貨的本質,就會對人賣萌討人同情,「你不要被它給騙了,它是可愛的外表,惡魔的內心。」就會偷東西吃。

「她那麼可愛,小妃怎麼能這麼說啊,你看你看,它的眼神多麼無辜。」只見某白睜著水汪汪的大眼,可憐兮兮的看著張怡,伸出小爪子,捂著臉。

那正是它高明的手段啊!古妃在心中大喊,奈何,那眼神卻是挺可愛,沒人會懷疑那純凈的眼神吧!

「那,吃果,很好吃的。」古妃索性轉過頭,不看它。

「好。」張怡把小白放到一邊,選了個大蘋果,啃起來,小白也拿起剛剛沒啃完的果子,繼續啃,張怡看它的樣子覺得好玩,沒見過那麼有趣的動物,「它是什麼動物啊,我也去買一隻養著玩。

「我也不知道它是什麼動物,在我家山上發現的,叫小白,喜歡吃果子,看著像松鼠,不過松鼠也沒白毛的,也比松鼠大很多,也不像狐狸有尖尖的鼻子,暫且叫把它歸為松鼠吧。」古妃回答。

「哦,小白,難怪小白喜歡吃果子,因為你買的蘋果好好吃啊,我以前怎麼沒發現蘋果有那麼好吃呢?」把果核丟進垃圾桶里,還意猶未盡的說。

「你要是喜歡等下我裝一些給你帶回去,我買了挺多的。」空間種出來的東西都會比外面賣的好吃,她第一次嘗到也很驚喜。

「好啊好啊,我喜歡。」高興的樂呵。

「要在我這裡吃午飯嗎?我去做飯。」古妃找了個袋子,一邊往裡面裝水果,一邊問。

「要,我要在這陪小白玩。」抱著小白,這才在古妃的屋子裡逛起來,「我剛剛去學校看了,我們分在了一個班耶,好有緣哦1

「是嗎,那真是太好了,以後你要經常來我這裡玩。」古妃在做飯,回過頭跟張怡說。

「當然,我媽媽還要請你到我們家去呢,一直跟我打聽你的事。」她媽媽真奇怪,一直要她多和小妃相處,然後幫她打探情報,還說做好了有獎勵,她本來就聽喜歡古妃的,現在任務在身,當然堅決完成了。

「是嗎,我一定去。」張媽媽是個很好的長輩,沒有一點威嚴,像個朋友一樣,能和她聊得很開心。

一下午張怡都呆在古妃家,和小白玩得開心,臨走前還是依依不捨要帶回去陪她,明天上學帶來給古妃,看這她不舍的樣子古妃也只有答應,囑咐小白不能調皮,有拿給她一袋水果,才看著她出門。

有了空間后,她的生活都不一樣了,但是她也在盡量不依賴空間了,空間再好還是會讓她產生一種不真實的感覺,如果沒有空間她還能否與到張毅成一家?應該是不會吧。古妃摸了摸左手上的鐲子,那麼不起眼的一個鐲子,從沒人注意到它,但它就是那麼神奇,把她帶回到這裡,也不知道是何種原因,怎麼就會選上她,或許腦中的記憶只是個夢?她真的不明白,意識有些模糊,或許前世真的是個夢吧!

就算那不是夢,但對於現在的自己來說,那就是夢,也必須是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