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二十六又遇小受黃麒
小說:| 作者:| 類別:

二十六又遇小受黃麒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二十六

「小妃,快走,快走,其他學校的學生代表到我們學校了,我們也去看看。」

過兩天是學校百年校慶的日子,其他學校的學生代表團已經提前到達了,因為他們還要留在這裡學習一個月,所以要早些過來安排,古妃完全不感興趣,可還是被張怡拉去看熱鬧。

學生代表都站在停車場外面,都排著對,拿著行李,前面的人舉著牌子,聽前面的一個老師說話。古妃和張怡在一邊看著,趙吉之前跟她們說的那些個學校都有,還有幾個也是很有名到的大學,看來這次學校真是下雪本了,不止請到了國家領導人,還邀請到了那麼多名校來參加。

這些學生應該都是各自學校的佼佼者吧,不過怎麼感覺那裡面有個人那麼熟悉呢?她也沒認識什麼名校的同學啊,只見那,一米七多一點的身高,短短的碎發,尖尖的瓜子臉,大大的眼睛,臉色紅潤,應該是熱的,那不就是在火車上與她同甘共苦的那個小受嗎!

古妃很意外,沒想到他也在,等下去跟他打個招呼,看身邊的張怡,還在收索人群中的帥哥呢,「發現帥哥沒?」

「沒有呢,怎麼就沒有帥哥呢,好傷心啊1張怡一幅我很受傷的樣子,嘟著嘴,不滿的樣子。

「到處是帥哥還得了啊,叫長得丑的人怎麼辦。」回了一句,又說到:「我看到了一個朋友,等下我們去打個招呼。」

「好埃」繼續收索帥哥的身影。

古妃無奈,繼續看人群中的人,雖然藏在人群中,可還是能一眼就發現他,正跟著隊伍朝宿舍區走去。

拉上張怡,溜進人群里,惹來眾人側目,古妃也不在意,走到黃麒身邊,黃麒也發現了古妃,紅著臉跟古妃笑了笑,「你好1

古妃也微微一笑,「呵呵,沒想到能在這裡見到你,我還以為你不記得我了。」

「怎麼會,我還記得呢1黃麒把行李換了只手,臉又紅了。

張怡在意邊看著好玩,這個男的怎麼那麼容易臉紅啊,說一句話就紅一次,看著讓人忍不住想欺負,不過看在他是小妃的朋友的份上就不欺負他了,「你好,我叫張怡。」

「你好,我叫黃麒。」看了她一眼又低下頭。

「呵呵,我在外語學院英語一班,你有空一定要來找我玩哦,要不然我明天來學校找你吧,明天是星期六,」

「好。」

第二天一早,古妃和張怡就來學校找黃麒,帶他逛杭城,去了幾個著名的景點,吃小吃,直到三人都累了,才回去。

「小怡,你大哥回來了嗎?」古妃還沒忘了,上次還說要人家吃飯呢,不能食言埃

「嘻嘻,沒有呢,聽我爸爸說好像在杭城了,可是在執行任務,小妃不要急,大哥就快回來里啦1這丫頭也不知道想起了什麼,捂著嘴偷笑。

「哎,你笑什麼啊,笑得那麼陰險,我不就是問一下嗎,有什麼好笑的1古妃翻了個白眼,乾脆不看她。

「好好好,我不笑了,我告訴你一個重大消息哦,我二哥要會來了。」張怡終於收起了一臉的賊笑,向古妃說到。

「你二哥?就是那個張毅然?」上次聽張毅成說張毅然在國外學醫,怎麼回來了?難道是學成歸來了?

「恩,對呀,聽爺爺說可能就十天半月左右就回來了,我最喜歡二哥了,笑容好溫柔,好喜歡,我以後要找個像二哥一樣的老公,長得又帥,對我好好哦,不像大哥整天擺著個臭臉,還不會說話,整天罵我,二哥就不會,二哥總是會幫我說話,以前我在家被哥哥罵的時候二哥總是出來幫我。。。」

古妃看著她對著自己的二哥發花痴還念叨個不停就頭痛,那個張毅然有那麼好嗎?她為什麼有種不好的預感啊?

「停,停,停,你現在說我也不知道,到時候你二哥回來再說吧,看前面,晚會要開始了。」

此時浙大的晚會正要開始,傳說已久的國家重量級領導人在迎賓小姐的引導下走向主席台,身邊跟著兩個休閑裝的人,兩人面色平靜,但古妃還是從兩人手臂結實的肌肉中看出了兩人的不一般,這兩人應該是保護他的吧,這種重量級領導一般都會有人保護以免發生意外,要是在這種情況下發生意外那就是大事了,不只關係到國家的利益,更是關係到國際的地位,所以也是會特別重視。像平時國家領導人出國訪問等等,都會有人在暗中保護,不然可能走不出門就發生意外了。

待中間那人走到主席台中間,古妃才看清楚那個人就是國家副主席,難怪還要人在身邊保護,也不知道在暗中是不是還有人,反正今晚要小心些才是,末要有了什麼不好的事。

「這種晚會有什麼好看的,最無聊了,我們溜出去吧。」張怡抬頭看了看前面,顯然對前面很不感興趣,湊近古妃,在她耳邊輕輕的說。

由於今晚的晚會的重要,學校要求大一大二的學生都要參加,要不然古妃兩人也不會來了,這種晚會向來無聊,古妃還無所謂,可天生愛熱鬧的張怡就受不了。

兩人彎著腰偷偷溜出了禮堂,鬆了口氣,還好沒被抓到,剛想送口氣,就看到了一個不想看到的人從外面走過來,那個人就是學生會成員趙吉。

張怡一看到趙吉火爆的脾氣就上來,還沒古妃攔著,她就上前和他鬥嘴去了,古妃看兩人吵得面紅耳赤,說了句「你們自便啊,我先去趟廁所。」就轉身進了禮堂偏門,沿著走廊走。

廁所就在走廊的盡頭,拐個彎就是了,和禮堂前廳就隔了一堵牆,拐彎的地方還有一道樓梯,樓梯往上走就是一個露台,有幾個窗口,有演出時這裡也會有攝像機在這裡拍攝,古妃看上去,果然現在上面也有人在拍,不過卻比以往的人多了幾組,古妃只看了一眼也不在意,繼續往廁所走。

廁所外卻有幾個人在埋頭抽煙,雖然古妃特別討厭這種人,可就是有些男的喜歡在廁所抽煙,這是人家的一種怪癖,古妃也沒辦法,但她卻看到了一個熟人,那個靠走廊最裡邊,靠著牆的那個不就是張毅成嗎?

他怎麼會在這裡呢?藏在這裡幹嘛?雖然他沒有像其他人那樣在抽煙,可還是很奇怪埃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