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三十六威猛高加索
小說:| 作者:| 類別:

三十六威猛高加索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三十六

兩隻對視了幾眼又撲到了一起,被小黃咬傷脖子顯然激怒了黑狗,死命的追著小黃的脖子不放,小黃順勢一滾躲過了黑狗的撲咬,張大嘴咬住黑狗的後腿,用力甩甩,黑狗大叫,倒在地上,就見紅色的血混進了泥土裡,撲騰著起來躲過小黃的再次攻擊,嘴裡低吼又撲到了一起,不過受了傷的黑狗速度顯然比小黃慢了很多,沒撲成功反被小黃壓在身下,動彈不得。

旁邊另外三隻狗見這情況也被嚇到,又是後退幾步,然後汪汪叫著向草叢裡逃走了。

古妃看著幾隻逃竄的狗就知道小黃要贏了,一直提著的心也放了下來,剛剛她可是很害怕的。

果不其然,黑狗被小黃咬出個大大的傷口,鮮血一直流,混雜著毛髮流下來,古妃打了個寒顫,感覺自己的脖子後面也一陣疼痛,用手摸摸脖子,沒有事,才放下心來。

「小黃,好了,放過它吧1古妃開口。

小黃用眼睛看了一眼,又是嗚嗚吼了一陣才放開黑狗,黑狗掙扎著起來,墊著腳離開,古妃心裡很沉悶,也不知道是怎樣的感覺,就是感覺不舒服,但她自己也知道這就是弱肉強食,小黃以前可能也這麼被它咬過,她無法改變。

「小黃沒受傷吧?」

小黃樂顛顛的跑過來,搖著尾巴蹭著她的褲腿,像個撒嬌的小孩,小白從古妃懷裡跳出來,坐在小黃頭上,吱吱的揮著爪子,好像戰鬥勝利的士兵。

「我看看,有沒有被咬傷。」古妃蹲下來,摸摸那渾身髒兮兮的毛髮,見它沒有受傷才放下心來,「好咯,我們回去吧。」撿起被掙脫的鏈子重新扣好,就聽見身後傳來腳步聲。

「哦,親愛的妃,你怎麼是你?」傑克一臉意外,卻又帶著一分驚喜。

「是,傑克老師,你怎麼在這。」古妃微微一笑,不顧小白的反對一手把它拎到懷裡。

「我和我的寶貝在散步,聽到這邊有狗叫聲就過來看看,沒想到你也在這。」傑克指了指身旁的一隻可愛的捲毛狗,證明自己說的沒錯。

古妃一看,他所指的寶貝不會是那隻捲毛小狗吧?,不過,那隻狗,真丑。還是自己家的小黃比較帥,長得好看,戰鬥力那是相當的強,安全感十足!

「哦,我也是帶著寵物來散步的,沒想到遇到了幾隻流浪狗,它們就打起來了,幸好現在沒事了。」

「真是危險,有沒有受傷,要不要我幫忙?」緊張的過來對著古妃左看右看,然後又是驚嘆一聲,「哦,上帝,這只是高加索犬嗎?它太帥了,我從來沒見過這種顏色的高加索犬,它太漂亮了,妃,它是你的寵物嗎?可以讓我摸摸它嗎,你知道的,她太危險了。」

古妃黑線,怎麼感覺像張怡那丫頭一樣,一驚一乍的,「當然可以,我在這裡呢,它不會咬你的。」

「真的嗎?你保證它不會咬我?」嘴裡說著,不過手卻放在了小黃身上,輕柔的摸著。

「你說它是高加索犬,可以跟我說說嗎,我對它不太了解?」這話倒是千真萬確,古妃除了土狗,就是中華田園犬之外,其他都不認識,現在養著一隻那麼威猛的狗狗,當然要了解一些。

「哦,不會吧?你不認識它嗎?它的戰鬥力能和中國的藏獒相當的,它能長到九十厘米高,你這隻才五十厘米高應該才六七個月大吧?」

是嗎?她又不了解這些,不過剛回來時才四十多厘米高,在家養了兩個星期,吃好喝好硬是長到了五十厘米,可見古妃家裡伙食確實是太好了,難怪它不想離去了。

「哦,謝謝你跟我說這些,我也不知道它多大了,它是我一個朋友送給我的。」

「難怪,我真是太喜歡它了,我以後可以經常去看它嗎?」傑克一幅期待的表情看著古妃。

被盯著有些難以拒絕,古妃呵呵笑幾聲,說到:「你也知道,它不喜歡陌生人。」把懷裡的另一隻悄悄的遮了遮,沒等他開口又說到:「天要黑了,我先回去了,再見,傑克老師。」

「哎!我還沒說完呢。。。親愛的妃。。。」

趕緊拉著小黃離開,直到回到家才鬆了口氣,這個人該說是太熱情了還是好奇心太重了?

第二天一早,星期六,難得古妃沒有賴床,起來做早餐,伺候家裡的兩隻吃飽和足打理好陽台上的花花草草張毅然才到來,張怡那丫頭竟然沒跟來古妃有些意外,問了才知道,那丫頭一早就出去了,也不知是去哪了。

坐上張毅然的銀白色的跑車一路上真的很拉風,回頭率十足,沒辦法,香車美人,向來都受人注目,當然,那個美人可不是古妃,而是她旁邊的這位張美男。

「毅然真是個禍水呀1古妃看了看旁邊那張美麗的臉,她直接稱呼他名字,因為她實在是不知道改怎樣稱呼他,難道要她叫他毅然哥?還是張二哥?惡!想想都覺得噁心。

「呵呵,是嗎,那小妃有沒有沉溺其中呢?」

呃。。。

「王教授是個怎樣的人?」古妃看向前方。

張毅然笑著看了她一眼,沒有揭穿她的尷尬,「不用擔心,王爺爺雖然有些嚴厲,不過你是我帶去的,他不會為難你的。」

「呵呵,那你可得幫著我點。」

「當然,那麼漂亮的嫂子要是在我這出了什麼事大哥還不整死我呀。」家裡人對古妃映像很好,都很喜歡她,就連爺爺也沒說什麼,他就知道這事是十有八九的成了。

「現在說這些還太早了吧。」很久沒見到張大哥了,也不知道他怎麼樣了,還真有點想他了。

「對了,聽說他這個月不會來了,好像有任務呢。」

「哦,沒事,只要他沒事就好。」

到了王教授家裡是王教授的孫子接待的兩人,王安華也是個醫生,和張毅誠張毅然是從小就認識,也是好朋友,現在和張毅然又是同事,關係當然好,見到朋友帶來的人是個年紀輕輕的女孩很意外,那麼年輕的女孩子真的懂養花嗎,不會把本來沒病的花養病了吧!

張毅然一眼就知道自己好友想的什麼,不管小妃懂不懂得養花但她是自己帶來的,也不能用這種眼神看著人家啊,「你小子那是什麼眼神啊,可不要懷疑我嫂子,我嫂子可是很厲害的。」

「呵呵,沒有沒有,我沒有別的意思。」王安華尷尬笑笑,「原來是嫂子啊,毅誠也不給我們介紹介紹。」

「那個,沒有啦,我不是,不要聽毅然亂說。」古妃急忙解釋,就怕鬧出什麼笑話到時候人家張毅誠不認她該多丟臉啊,不過,沒人聽她解釋就是了。

「王爺爺呢,還沒向他問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