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四十二張毅誠回來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二張毅誠回來了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四十二

學期末,學校各種考試也一個個的來,不過是小小的考試古妃也不怕,老師是不會讓你不及格的,就算你真的不會老師也是爭一隻眼閉一隻眼讓你過,甚至大學也都流傳著一句話,考試不作弊,明年當學弟。

在大學里考試作弊是很常見的,畢竟考試不再像高中那樣重要了,成績代表一切,大學里考試不過只是個形式,讓你順利畢業的形式,真正要學到東西還要考平時自己的努力,大學不再像高中一樣老師為了業績而追著你跑,就算你天天上課打呼嚕老師也是不會管你的,上完課他就回家了,誰管你學得怎樣埃

當然古妃自認為是個乖學生,作弊這種事她當然不用做,考試也是輕輕鬆鬆就過了,終於擺脫了傑克那個纏人的傢伙讓她感慨萬分,任誰整天被自己的老師追著跑也會感覺不舒服,就算老師變成朋友也不必整天跟你說要去你家玩吧,正常人都會受不了。

對於她的想法傑克是絲毫也沒感覺到,只當是中國人,都是很矜持的,在他看來古妃是個典型的中國女孩,長得有一種恬靜的古典美,性格也矜持內斂,和書上介紹的中國女子一樣,是個引人探究的女孩。

就算下個學期不再擔任她的英語教師也還是在一個學校里,他還是可以去看她家的帥狗狗的,「我可愛的女孩,不用擔心,我們以後還是會見面的,我會去看你的1傑克完全把古妃解脫的表情當成了深深的不舍。

「呃,好。。。好埃。。呵呵。。。」古妃臉色僵硬,我那是擔心嗎?我是嗎?外國人都這麼熱情嗎?

「咦?不用不用,傑克老師,你那麼忙怎麼好意思麻煩你呢1關鍵時刻張怡這丫頭還是起點作用的,知道幫古妃擋麻煩了。

十二月份的杭城對古妃來說已經很冷了,至少要比家鄉冷很多,聽說到最冷的時候還會下雪,雖然下得不大,但她還是有些期待,家裡也下過雪,下過兩次,在她很小的時候,下的不是那種鵝毛細雪,是大顆的像粗鹽一樣的雪,家鄉稱之為「米雪」,下起來會有很響的聲音,打在房頂上嘩啦嘩啦的響,以前還小,下雪的時候媽媽也不准她出門,連學校也不讓去,所以她還是對下雪有一種少女夢幻的幻想。

抬頭看看天,有些陰沉沉的,學校路兩邊的樹大多都落了葉子,光禿禿的,偶爾看見一兩個空穴的鳥窩掛在枝頭,隨風擺動。古妃扯了扯圍巾,也不知道會不會下雨,下起雨來回更冷吧。

「傑克老師,我們回去了。」

「好吧,那兩位女士要小心,再見1傑克不舍的看著兩走遠了,才轉身回學校。

張怡有家裡這裡比較遠,不過家裡會有司機來接她,司機是老爺子的司機,除了張老爺子平時也就張怡有機會坐在上面,可見老爺子對家裡的唯一的女孩子還是很寵愛的,對她也沒有像三個孫子哪有嚴格。

張家和古妃的租屋也不同路,讓車子先走,古妃二十分鐘就到家了,打開門就受到了小黃的熱烈歡迎,樂顛顛的把兩支前腿搭在她身上,舌頭就要往她臉上舔,古妃往後一躲,把它從身上推下去。

由於家裡伙食太好了這傢伙體重暴漲,每天伙食量驚人,還好古妃已經每天對它都控制了食量,要不然還真怕它那時候不聽話了把自己撕了,前陣子不是說有蟒蛇把人吞了的新聞嗎,還真是恐怖,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不過寵物咬主人的事是沒少發生。

苦命,回家還沒坐一會就要做飯伺候這廝開餐,做了一大份的飯菜,吃完后全把剩下的到給了小黃,這傢伙埋頭猛吃,把盆子里的吃完後用大舌頭舔得盆子乾乾淨淨,比古妃洗得還亮,末了還用那期待的眼神盯著她看,也不理它收拾衣服洗澡去了。

小白這段時間好像是冬眠了,天天窩在床上睡覺,無論怎麼逗弄它也不醒,一個星期就起來找吃的一次,吃完也沒有陪古妃玩,就又去呼呼大睡了,所以每次待它起來吃飯古妃也盡量拿多些果子放在旁邊,不用讓它跑到客廳里找。

看看床上呼呼大睡的小白,再看看床下守著它的小黃,古妃欣慰的笑了,小白雖然平時很愛欺負那隻大狗狗,不過看來兩隻的感情還不錯,拿來一塊毛毯蓋在小黃身上,小黃鼻子嗅了嗅也沒睜開眼睛,古妃換好衣服,到陽台上看那兩棵桂花樹。

兩棵樹不再是剛見到是無精打採的掛著幾片樹葉,原來的葉子都變得鬱鬱蔥蔥,枝頭也都長出了新的嫩芽,小小的,有些已經長出了一小片葉子來,青綠色的,看起來像是春天的樹剛抽出葉子,殊不知現在正正是冬天,不過雖然是冬天房子里也不是很冷,桂樹也能生長,所以才那麼快抽出新葉來,看來差不多可以還給王教授了。

古妃打電話給張怡,準備下午去張家,給一家子做頓好吃的,那丫頭都跟她嘮叨好幾天了,現在學校也沒課了,就等著最後幾科的考試,所以時間還是很多的,剛放下電話就聽到了後邊敲門的聲音,「誰啊?」

沒人回答,古妃拉看門,看清來人後,愣住了。

張毅誠今天早上才剛到家,剛換了一身衣服還沒能喝口水就被張媽媽嘮嘮叨叨趕了出來,沒其名曰,去給古妃個驚喜。他也不知道喜從何來,就被趕了出來,無奈,只能來到這裡,還好他本來也是打算來找她的,反正也要來,沒差了。

小丫頭又變漂亮了,眼睛瞪得圓圓的看著他,讓他想發笑,不過還是忍住了,在家裡還穿得厚厚的毛衣,很冷嗎?看來她很怕冷,要是出門可要多穿點,她那粉紅粉紅的皮膚怎麼能經得住凍,真怕她凍壞了。

古妃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說不出話來,頓時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只是獃獃的看著他,把他看得仔仔細細。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