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四十三恬靜的午飯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三恬靜的午飯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四十三

古妃愣愣的看著眼前的人,說不出話來,頓時不知道要說什麼好,只是獃獃的看著他,把他看得仔仔細細。

「張大哥,你回來了。」

「恩。」

「進來吧。」

古妃覺得自己心跳突然慢了半拍,兩個月沒見他,感覺都快忘了他長什麼樣了,臉還是那張臉,不過好像曬得更黑了,那雙眼睛還是那麼吸引她,喜歡一個人有時候真的很容易,他們說起來也沒見過多少次面,她就深深迷戀上他,即使再好的人也進不了眼,只有他能吸引得了她。

古妃退到門邊,張毅誠進來,坐在沙發上,小黃噠噠的從房間跑出來,嘴裡嗚嗚的低吼,看著眼前的人。

「小黃,走開,這是朋友,以後可看清楚了。」關上門,說到:「張大哥要喝點什麼?」

「水。」

在廚房倒了杯水順手遞給他,「張大哥什麼時候回來的?」

「今天早上。」

「啊,吃過飯了嗎?要不我給你做點?」說著向廚房走去。

小黃擠到他腿邊,用鼻子嗅嗅,然後躺下頭靠在他黑色的軍靴上,張毅誠看著腳下睡得安穩的大狗,用手拍拍它的頭,拿起桌子上的水杯,喝掉。

這水,還真甜。

「張大哥,你怎麼剛回來也不在家休息休息呀,事情忙完了嗎?」古妃從廚房伸出個頭來,滿臉疑問,還不忙回頭看看鍋里的菜。

「恩,都忙完了,批了三天的假。」

「才三天,忙了兩個月,累死累活的還要時刻承擔生命危險就放三天假,你們領導也太小氣了吧。」嘟著嘴,不滿的道。

「這是工作。」張毅誠對古妃的話有點不贊同,他是軍人,這些是他的職責,他必須要遵守的,也是他願意去做的,因為他喜歡這個職業。

「是,我知道,你是軍人嘛,這是軍人的職責對不對,可你也要注意身體啊,時時刻刻都緊繃著不放鬆一下會受不了的。」

「我沒事,不用擔心。」看里她一眼,好像是錯怪她了,心裡不舒服了一下下。

「恩,你等會,我再給你多做兩個菜。」說完又鑽回廚房裡。

在軍隊也不知道伙食怎麼樣,不過在外面執行任務肯定不好,也不知道是不是盡吃些乾糧啊啥的,吃得不好怎麼有力氣幹活呀,就像古代打仗呢,飯都沒得吃飽,怎麼有力氣打呀,那只有被打的份了,所以趁在家裡給他做些好吃的,補一補。

做了四個菜一個湯,都是大盤的,分量十足,也不怕不夠吃,端到桌上也不用古妃叫,就過來坐好,等著開吃呢。

餐桌上擺著一盆弔蘭,鬱鬱蔥蔥,綠色的葉子交錯著,有些垂到桌子上,生命力旺盛,見了讓人心情豁然開朗。

張毅誠才想起來她很善長種花,自己也是在花市上認識她的,才幾個月,怎麼感覺兩人像認識很久的朋友一樣,在一起也很輕鬆,沒有像其他女孩子一樣讓他感到不耐煩,現在自己還可以那麼自然的做在她家吃她做的飯,難道自己真的把她當成朋友了?之前不是一直只是把她當成妹妹一樣嗎,也一直像個妹妹一樣疼著她。

不得不說他雖然是個男人可心裡還是很細膩,觀察得也很入微,難道這是軍人的職業病?

拿來兩套碗筷,放到桌子上,張毅誠也不跟她客氣,接過來就去盛了一大碗飯,低頭猛吃。見這陣勢古妃也裝了一小半碗,小口的吃著,其實她也不太餓,就是覺得他在吃只飯,她就在旁邊看著,那多不好意思呀。

「張大哥,你們在軍營里伙食怎麼樣啊?平時都吃些什麼?」停下手中的筷子,問道。

張毅誠大口的吃著,好像對這些菜的味道都很滿意,聽到古妃問,才停下忙碌的筷子,「一般,就和學校食堂的差不多。」

「哦,那平時有加餐嗎?訓練辛苦了就不犒勞犒勞你們?」

「有,一個星期一次。」張毅誠還是言簡意賅,話里不多說一個字,不過古妃也知道這是他性格如此,要改變,應該很難吧!

「哦,那你住軍營里,你們宿舍幾個人呀?」古妃接著問,不相信他就真的不會多說一個字。

張毅誠又扒了幾口飯,把碗里吃得乾乾淨淨,放下碗,才回答:「我們六個人一起住,出了我之外有兩個是浙州本地的,還有一個是湘江的,一個是徽州的,還有一個是建州的,平時都一起訓練工作,關係也挺好。」

他是他們隊的隊長,能力是最強的,每次出任務都是沖在前面,平時也不愛說話,冷冷的樣子,所以他在隊也還是很有威信的,他說話也從來沒有人敢反駁,與隊友相處也都挺好,不過大多數是他們在說,他只是在旁邊聽著。

「哦,那他們家裡遠的也回家嗎?可能還沒回到家時間就差不多到了吧?休假他們怎麼過呀?」

「恩,回不了家都在部隊里呆著,有些兩年了都還沒回過家,有些只有過年時才能回家一趟。」軍人就是這樣,時刻要在自己的崗位上保衛著國家和人民,常年不回家也是很正常的事,所以軍人的家屬都會比較難過,不僅要擔心他們的安危,還要忍受分離的思念。

「那你下次可以叫人家到家裡玩兩天呀,反正在部隊里也無聊。」

「恩。」

汪汪。。。

小黃趴在古妃腿邊,頭在她腿上蹭了又蹭,用可樂兮兮的眼神看著她,不過它那龐大的體型還真不適合用這個表情,看起來頗為怪異。

張毅誠看著地上的狗,真有意思,這狗很聰明,比起就軍隊里的軍犬也不差。

「去,你這吃貨,還吃,也不看看也這體型,再吃就得高脂血了。」古妃沒有被它裝出的表情騙到,用腳把它踢到一邊,不過就它這重量,也沒有踢走多遠,自己嗚嗚叫又貓著身子移回她腳邊上。

「它很能吃嗎?」張毅誠問。

「可不是嘛,你看它現在胖得,所以減少它的伙食,不然還真不知肥成什麼樣子。」說完給自己倒了杯果汁,這些果汁都是空間里的果子,古妃親自榨的,很好喝,「你要不要和果汁?」

張毅誠已經吃飽飯,一邊把桌子收拾乾淨,臟盤子都搬到廚房,回來時手上拿了快抹布。

「好吧。」

「碗等下我再洗吧,不用急,過來陪我說說話嘛。」古妃把杯子放在桌子上,見他擦完桌子又進去打算洗碗,說到。

他還挺自覺的,完飯還主動幫忙洗碗,真是家居型好男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