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四十五意外發生
小說:| 作者:| 類別:

四十五意外發生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四十五

張毅誠開著車,也不說話,陰沉著臉,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心情不好,古妃在旁邊莫名其妙,怎麼了這是,誰也沒惹到他埃

「怎麼了,也不說話。」瞅著他瞧,希望能明白他這是咋回事呢!

張毅誠盯著前面專心的開車,久久不出聲,古妃以為他沒聽見,剛想再問一遍那人就出了聲,「以後少去他那裡。」

少去他那裡?誰那裡啊?想了想才反應過來原來他說的是王教授,汗,她都沒在意,他還放心上了,從來不知道他怎麼那麼小氣,也不知道是不是在關心她,不過這句話被古妃理所當然的當成了關心她的話,心裡又一陣冒泡,甜到了心裡。

「沒事啦,我又沒在意,老人家嘛,都會有些脾氣的啦1

張毅成不回話,其實他真不知道自己怎麼就和她特別相處得來,對她就是並不一樣,他當然也感覺到了,與她見面不過四次,怎麼和從小一起長大的一樣,感覺很熟悉,很自然,他也會關心她像關心自己的妹妹一樣,自己從小就接受爺爺嚴格的教導和訓練,所以平時也沒機會接觸女孩子,相處最多的女孩子就是妹妹張怡了,不過張怡那丫頭可不比古妃,任性,神經大條,家裡人也很寵著,那裡有古妃半點穩重,不過那丫頭也不指望她什麼時候會變得像古妃一樣。

「好了,不說那些了,現在還早,張大哥陪我去寵物市場逛逛吧,現在小白冬眠了,就小黃一個很孤單呢,買只小動物陪它。」

「恩,好。」其實他也沒什麼事,跟她去也好逛逛也好,他也挺不放心她的,雖然她不像自己那妹妹一樣弱智。

古妃還從沒有來過杭城的寵物市場,也不知道在哪裡,不過還好有這個杭城本地人帶著不然也只能亂串,杭城的寵物市場比l城的要大很多,也很熱鬧,兩人逛了兩圈,生意最紅火的就是買狗狗的地方了,果然狗永遠是人們最喜愛的寵物,可愛乖巧,還會逗人開心,還可以看家,不過古妃家裡已經有了一條狗了,也就不想在買狗了,不然回去兩隻天天趁她不在打架怎麼辦,但是逛了兩圈也不知道要買什麼。

「有看中的嗎?」張毅誠問。

「沒有,要不再看看。」

兩人再往前走,走進一家買龜類的店,看了一下還挺喜歡,不過古妃想買更大隻一點的,怕太小隻回去小黃什麼時候不小心一口吃了就麻煩了。

問了店主,店主見兩人真心想買的樣子,小聲跟古妃說了幾句就把兩人帶到後院。後院聚集了幾個人,不知道在看什麼,都滿臉驚奇,小聲議論著,兩人也湊上前,不過一看到地上一個大盆子里的動物,什麼心思都沒有了。

地上一個大盆子里,是一隻烏龜,一隻大烏龜,長度沒有一米也絕對有八十公分,身上的盔甲比臉盆還大。古妃也不知道它是什麼種類的,反正就是烏龜,因為它的腳不是像海里的龜一樣是大扇一樣的腳,也不知道是多少歲了,但一看到就喜歡上了,沒辦法,受到以前看影響,主角必有一隻神奇的大烏龜,她不知道自己是不是主角,但她也心動埃

那麼大一隻烏龜肯定是野生的,難怪不敢放在店裡,也不知道是怎麼弄來的,真是羨慕,古妃看得兩眼發光,「老闆,這隻烏龜賣不賣啊?」

「買,怎麼不賣啊,不過你看這裡有那麼多個老闆都想要呢1老闆一臉苦相的回答。

古妃一聽就知道,這奸商想抬價呢。

「那你說怎麼辦?」古妃還是一臉平靜的問,看不出來心裡的激動。

這時老闆才意示大家安靜下來,說到:「請大家安靜一下,大家也看到了,只龜只有一隻,各位都想要,那麼就價高者得,這樣對大家也公平。」

說完大家就議論紛紛,馬上有人叫價。

「一萬。」

「一萬五。」馬上有人跟著。

古妃也不急,直叫到十萬的時候古妃直接喊出,「十五萬。」

眾人嘩然,連同身邊的張毅誠也意外,怎麼會話那麼多錢賣只寵物,雖然這隻寵物是只大烏龜,也覺得不可思議。這麼大一隻烏龜大家當然都想要,烏龜想來象徵著長壽,有福有喜,不過現在的大烏龜也會見到一些,讓他們花那麼多錢賣只龜當然不捨得了,十五萬都能買一棟一般的房子了,所以聽到這個價錢還真沒有人再往上叫了。

古妃也幸運的獲得了這隻烏龜,索性今天這裡也沒有太有錢的,要不然十五萬哪裡能買到,只能說她運氣太好了。

見大家沒有再往上叫價,老闆當場拍板,交易成功,轉賬十五萬,老闆也開心的幫古妃找來一個大鐵絲籠子,把烏龜裝在裡面,再蓋一層薄薄的黑布,也看不出裡面是什麼了。

這個意外獲得的動物讓古妃異常開心,臉上堆滿了笑容,讓張毅誠見了也微微的一笑,只要她開心,就買吧,反正她也不是那種沒有主見的,再說這隻龜也真是難得一見的寶貝,他也挺喜歡的。

「今天真開心,張大哥有什麼要買的嗎,要不要買一隻小動物回擾奶奶玩?」古妃開著提著籠子的人問。

「不用,家裡沒人收拾。」

張毅誠說的確實是實話,張家除了兩個老人外就張媽媽不用上班了,但張媽媽平時也不喜歡做家務,每天家裡的晚餐還是和張奶奶一起做的,還有收拾家裡那麼大的地方,她那裡還顧得了這些。

既然如此古妃也沒在說什麼,兩人直奔家裡。

一路古妃都很興奮,嘰里呱啦說個不聽,張毅誠仔細的聽著,偶爾答一兩句。

這條路個妃沒走過,不過興奮的心情讓她也沒注意看兩旁的路,兩邊都是居住樓,隔著不遠就有一條小路通向裡面,車子安穩的行駛。

突然一聲車子尖銳的喇叭聲從右手邊傳來,還沒等古妃回過神來,「砰」的一聲,玻璃窗碎片被擊飛,做在副駕駛位的妃被慣性的向左邊撲倒,雙手反射性的捂住腦袋。

車子被撞離了方向,張毅誠急忙剎車,車輪摩擦地面發出刺耳的聲響,前面擋風玻璃一個長長得裂痕,索性沒裂開,不然兩人不可想象。

張毅誠右臉和右手臂都留出血來,幸運的是傷得不深,都是被飛來的玻璃刺傷的,還好頭部沒有受傷,臉上被刮到,留下深紅色的血來,看向旁邊的古妃,張毅誠的心快速的跳動,從心裡升起一股沉重的壓力,壓得他喘不過氣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