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五十六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六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五十六

沒想到這種高級酒吧的飯食還不錯,古妃吃了很滿意的一餐,還認識了個可愛的藍色眼睛的老外,總是瞪著大大的藍眼睛看著她,一幅想說話又不敢說的樣子,古妃看得樂了,呵呵的笑出來,見她笑了那眼睛瞪得更大了,可一見張毅然斜著眼看著自己又縮了回去,特別有趣。

對於這個朋友張毅然自是了解得很,怎麼說也是相處了六年之久了,對他的習慣還是知道的,特會用他那雙眼睛去騙人,特別是騙女孩子,深邃的藍眼睛很會勾人扮乖,一不小心就會著了他的道,當然他當初也被騙過,後來就學乖了,徹底無視。

「妃,要不我送你回去吧,保證比張毅然安全1羅德盯著古妃紅色的小臉看,深深的被她吸引了。

「老外,你認識路嗎?」張毅然毫不猶豫的打破了他的想念,他是一點也不信任這個人的,看他那樣子就不爽,還敢一直盯著小妃看,真是不想活了么。

「那,我們以後見哦1

「呵呵,恩,再見1

吃完飯,張毅然把古妃送到家后已經是十一點鐘了,快速的沖了熱水澡就爬上床,雖然穿得很多,可她還是覺得很冷,果然她就是受不了冷的那一類,聽著外面風吹的呼呼響就覺得害怕,再說女孩子本來就是怕冷,也不能著涼。

在一個溫暖的地方呆久了,就習慣了那樣的溫度,突然去到一個很冷的地方是很難適應過來的。

古妃自認為是個幸福的孩子,活了兩世,都沒有遇到過什麼大的災難,一直都是平平安安,順順利利的,當然她也因為很多生活中的小事煩惱,但那些都不算什麼,很多事,硬著臉就過來了,回頭再去想想,這些根本沒什麼,還不是這麼過來了么,她一直相信,再怎樣難的事,老天是不會逼死你的,再過分也是調著你,讓你難受,但只要厚著臉也就過來了。

不知道世界上有沒有鬼神,但她一直都是個信命的人,一切都從你開始出生時就命中注定好了的,出生的家庭註定了最初的根本,父母、家庭,給了最初的教育,從出生開始就隨著身邊的人,形成了最初的性格,家庭的經濟給你上學讀書,跟人相處,性格就進一步強化,而性格就決定了你的態度,處事風格,與人相處,形成了最初的社會關係,也註定了你在這個圈子裡的位置,最終形成了人的一生。

人的一生真的沒多長,今天還在數著什麼時候才能成年,什麼時候才成家,什麼時候才成功,什麼時候才能休息,可轉眼一晃,昨天還在為考試而煩惱,今天那煩惱也成了幸福,昨天還在和朋友、和同學歡笑,轉眼就分離,昨天還在因為和戀人分手而傷心痛絕,今天才覺得,自己好傻,昨天還在為畢業找不到工作而奔波,今天卻是麻木上班族中的一員,昨天還是晚上獨自窩在凌亂的單間里看小說,今天卻因為兩人的生活成了寫小說的人。。。

古妃感覺昨天還在老媽的安排下不斷相親,今天她又回到了十八歲的青春年華,生命在她手中發生了散發光彩,可是她的青春還有多久,誰也不知道會不會突然有一天醒來,才發現,這是一個夢,一個無比真實又另人嚮往的夢。

彷彿周圍的一切都在渙散,慢慢的消失,她呼吸變得急促起來,一陣陣難受的感覺從胸口慢慢的擴散至全身,雙腳發冷,心上一陣陣尖銳的疼,逼得她眼淚溢了出來,順著眼角,滴落到枕頭上。她突然想,要是現在張毅誠要是在這裡該多好,要是他看見自己哭了,會不會安慰自己,要是現在能靠著他肩上哭該多好。

但她知道,他是軍人,她見不到他,電話也不能打,軍人都管理的很嚴格,要是在訓練或是開會電話突然響了,是害了他,她不想那樣,他不想像個小孩子一樣任性的不知對錯。

夜,深了,外面的風還在繼續吹。

因為晚上睡得很晚,第二天古妃果然起晚了,起來的時候窗外正下著小雨,淅瀝瀝的打在窗子上,與屋裡的暖和相交合,形成了朦朧的白,看不清外面的世界。用手一劃,冰冷冷的水順著手指往下流,入骨的寒冷,把水甩掉古妃走進衛生間。

昨晚也沒有買米,不能做早餐,進空間里吃了個紅彤彤的蘋果,感覺不那麼空了,順便摘了水果和蔬菜,等下要去張家把兩隻動物接回來呢,一個月不見不知道兩隻怎麼樣了,特別擔心那隻大烏龜,烏龜膽小,到了一個新的環境部容易適應,就不喜歡吃東西古妃最擔心的就是它不吃東西,就算它體積再大,不吃東西還是挺不住一個月的吧!

穿上厚厚的衣服,包上圍巾,拎著一大堆的東西就出門,安全到達張家,沒有在半路被凍死真是奇,張怡來開門,一見是古妃,激動得跳著抱住她。

「小妃,你回來了,我好想你呀,一個月不見你又變漂亮了,嗚嗚。。。真好,你不知道,媽媽天天念叨著你呢,說。。。」

「呀!小妃回來了,快進來快進來。」還沒等張怡說完,張媽媽就把她拉到自己前面,看了又看,把古妃手裡的東西接過去,遞給一邊的張怡,「小怡快那東西到廚房去。」張怡不情願的看了自家媽媽一眼,慢騰騰的接過東西。

「小妃呀,一個月不見又沒有想張媽媽呀,張媽媽可是很想你的喲,毅誠也是很想你的,還問到你了呢1張媽媽拉著古妃的手,低聲的說,像是怕嚇到了前面的人。

「恩,我也很想張媽媽,張大哥他還好嗎?」

「好,好,他好得很呢,就是想你了。」

古妃額頭上劃過黑線,以張毅誠那樣的,那裡會說這樣的話啊,明顯就是騙她的。

「那就好,爺爺奶奶在家嗎,怎麼沒見他們?」古妃左右看看,還是不見人,應該在家呀?

「對哦,在樓上,我去跟他們說一聲。」

古妃在客廳裡面坐著,想著張怡是不是又在廚房偷吃了,也不出來,呵呵,這丫頭就是饞。正想進去看看,就聽見大門的響聲,回頭一看,見一個穿著軍裝的人推門進來。

「張大哥1古妃意外,聲音里藏不住的驚喜,瞪著眼看著進來的人,激動得說不出話來。

「張大哥,你回來了1古妃站起來。

「嗯1張毅誠一愣,見到眼前的人很意外,她不是回家了嗎,怎麼在這裡?「身體好了嗎?還會不會疼?」

張毅誠靠近她坐下,一股溫暖的氣息撲面而來,溫熱的氣息,透過皮膚,暖到她心裡,古妃僵硬的坐直身子,臉不由得紅了。

張怡在廚房裡咬著蘋果,聽見聲音正想出來看看,見到兩人曖昧的樣子,偷偷的窩在門后,看著兩人嘿嘿直笑。

「都好了,張大哥不用擔心。你怎麼回來了?」古妃倒了杯熱水,遞給身邊的人。

「部隊里的事處理完了,回來看看,明天早上就走。」

見到她張毅誠心裡有一種說不出的衝動,一個多月不見心裡有著自己不知的想念,就這樣一直看著她,移不開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