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五十七突然的表白
小說:| 作者:| 類別:

五十七突然的表白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五十七

兩人多日沒見,張媽為了給兩人多相處,硬是把眾人都支走,連躲在門后看熱鬧的張怡也被揪走,也不管她的反對硬是把她拉出門,古妃有些過意不去,借口帶兩隻動物回家,阻止了張媽的行為。

張媽又是很自然的把兒子堆給古妃,沒美其名曰,幫忙。見他沒反對古妃也樂得同意。

張毅誠帶古妃去看兩隻動物,對兩隻大傢伙他也是很熟了,也不知道為什麼,在家的時候兩隻還整天跟在他後面跑,當然那老龜是跑不動的,跟在他屁股後面的是高加索,不過那烏龜也聰明,平時不知躲在了哪,只要張毅誠一出現它就不知從哪個角落滾出來,用嘴巴扯著他的褲腿,兩隻圓圓的眼睛看著他,像是有什麼話要說一樣。

張毅誠打開門,高加索聞到動靜,就騰的從地上爬起來。古妃剛進門就被撲了個正著,那體重幾乎和古妃的差不多的重量,把她撲倒在地上,「咚1的一聲,古妃摔得七葷八素。

「死狗,起來1古妃用力把身上的動物推開,奈何高加索的力氣是不可想象得大,也不知道古妃摔得全身痛,伸出大舌頭不停的舔著她的臉。

張毅誠沒想到這隻狗比軍隊里的軍犬還要靈敏,還沒攔住它,就撲了過去,見她摔得那麼大的聲響還是嚇了一跳,趕緊一腳把趴在上面的狗給踢開,扶起地上的古妃,「你怎麼樣,還好吧?」

「張大哥,好痛1古妃忍著眼淚,本來沒覺得有多痛,穿著厚厚的衣服能痛到哪去呀,可被他抱在懷裡頓時覺得特委屈,眼淚直想掉下來,止也止不祝

「哪痛,我們上醫院?」輕鬆的把她從地上抱起來,用手不停的撫摸她的後腦勺,輕輕的揉著。

「痛,不要去醫院。。。」

古妃哭腔著聲音,張毅誠一陣心疼,心裡柔軟了一大片,恨自己怎麼總是沒保護好她,總是讓她受傷,手上的動作更是輕柔了,「好,不去,讓我看看傷到哪裡了1

把古妃抱起來,打開自己的房間門。兩人沒看到角落躲著三個人影,捂著嘴偷偷的笑。

「大伯娘,你說大哥和小妃姐不會發生些什麼什麼吧?」張毅峰低聲問到,好奇心十足。

「對呀對呀,媽,你說大哥會不會被小妃給征服了呀?」

「去,去,去,你們這些小孩知道什麼呀,別瞎搗亂,回房間去,不準去打擾你哥哥。」

古妃這是第一次進張毅誠的房間,房間里整整齊齊,白色的房間,除了必要的傢具,沒有一件多餘的東西,很符合軍人的風格,整齊,嚴謹,不容有一絲錯亂。

張毅誠輕輕地把古妃放在床上,俯著身子看著她,雙手放在她臉邊,用他從來沒有過輕柔的聲音問,「還疼不疼,我看看。」

古妃的心化成了水,不斷的從眼睛里溢出來,聽著他溫柔的聲音,心裡很滿足,此刻,她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被自己喜愛的人抱在懷裡,輕聲安慰,他的眼裡只有自己,也只疼自己一個人。

陽光在兩人的世界照射開來,溫暖著兩人沉靜多年的心,從心頭上傳遍全身,一陣酥麻,張毅誠從沒有過這種奇怪的感覺,二十多年來他都是平平靜靜,除了訓練,從沒有專註過任何一件事,也沒有對任何事起過興趣,自從遇見她,就開始變得不一樣了,他明顯的感覺到了自己的變化,總是很自然的就能和她聊天相處,這是從沒有過的事,沒事就想回家,沒遇到她之前,就是幾個月沒回家他也沒覺得有什麼,但現在就是想往家跑,連自己的戰友也覺得自己的奇怪,但他自己也解釋不了這是一種怎樣的感覺。

「傷到哪裡了?我給你上藥。」張毅誠粗糙的手抹去古妃臉上的淚痕,好似這樣就能減輕她身上的痛,讓自己也好受些。

「頭痛,屁屁也痛。。。」古妃一臉委屈的看著他,眼裡充滿了淚水,讓張毅誠疼到了心裡,恨不得自己帶她受罪。

「來,我給揉揉,揉揉就不痛了,乖,不哭了。」張毅誠輕聲的哄著,從沒有哄過女孩子的他把古妃當成小孩子來哄,輕柔的聲音直撞擊到古妃的心裡。

把床上哭得淚流滿面的人兒抱進懷裡,讓她坐在自己的腿上,靠在自己的臂膀里,絲毫沒發現這姿勢有多曖昧,只想這樣抱著她,讓她一直呆在自己懷裡,聞著從她身體發出的體香,讓他一陣心動。

他不知道自己從什麼時候開始有的這種感覺,想要呵護她保護她的慾望,不想讓她受到任何傷害,想要她一直呆在自己的懷裡。可能是從上次的車禍開始,當時見到她滿身是血,昏迷不醒時,他真的慌了,他怕她離開自己,他才真正發現他對她不再是像妹妹一樣的疼愛,她的成熟、她的真摯、她的能幹、她的美麗,她的一切都吸引著自己已經不能改變。

他知道自己的家人都很贊成他們在一起,一直都在想辦法撮合她們,但他卻不知道自己可不可以,她還那麼小,才十八歲,她的路還有很長,他不想因為自己的魯莽讓她後悔,而且自己是軍人,不僅不能經常見面,還隨時都可能丟掉性命,到時候她該怎麼辦。

一手抱著她,一手輕輕的揉著她後腦被敲到的地方,竟然腫了一個大包來,用手輕輕一碰,懷裡的人兒疼得哇哇叫。

古妃像個孩子一樣賴在他懷裡,靠著他有力的臂膀,從他身上傳來溫熱的氣息,他的手輕輕揉著自己頭,撫摸自己的頭髮,讓她感到無比的幸福,眼睛里的淚水忍不住的一直流,像是要把多年的孤獨和委屈沖個乾乾淨淨,只留下此時此刻的寧靜和溫馨。

「痛不痛,我給你上藥?」張毅誠低頭看著懷裡還在流淚的人,以為她是因為太痛了才一直哭,輕輕抹去她臉上的淚水。

「嗯。」

張毅誠伸手拉開床頭的抽屜,在裡面那出一瓶藥水,打開來,刺鼻的藥水味散滿整個房間。

「好臭1古妃把頭埋在他的頸間,不去聞那氣味。

張毅誠感覺頸間一涼,就有一股溫熱的呼吸傳來,身體一僵,馬上回過神來,撥開她傷處的頭髮,輕輕地幫她擦藥。

古妃見他認真的樣子,突然開口:「張大哥,我們交往吧1

  • (快捷鍵:←)
  • 重生之軍婚目錄(快捷鍵:回車)
  • (快捷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