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六十三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三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六十三

「他是一個很好的人。」張毅誠的聲音有點無奈,堅決果斷的性格在她面前時全然沒有了,面對她總是不自覺的會露出內心柔軟的一面,看她皺在一起的小臉總是會不自覺的想要用手撫平,軍人的嚴肅,毅然決然的堅毅在她面前全部破敗。

喜歡上一個人,真的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一個眼神,一個笑臉全都緊系在心,她的哭,她的沉靜也都能在第一時間感受到,雖不會開口安慰,也想陪在她身邊,靜靜的坐在她身邊,靜靜的陪著她。

古妃不知所措,本來就是一件很簡單的事情,到底是什麼原因把它變得那麼複雜了,她只想要平平靜靜的生活,陪在愛人身邊,享受親情,享受愛情,享受友情,也一直在努力經營,但是為什麼這些事都變得不再是原來的樣子,不在是淡淡的甜味,不再是清爽得讓人精神百倍,不再是輕鬆得讓人想要徜徉在藍色的海洋里。

它帶著辛辣,帶著酸澀,還帶著淡淡的苦,這苦味把一切都攪在了一起,成了味道怪異的大雜燴,分不清它們原來的面貌。

到底她做錯了什麼?

「張大哥,我知道他是一個很好的人,但是他不適合我,你知道的我從來都把他當成朋友一樣,沒有多餘的感情,也不想有其他的感情。」古妃認真的看著眼前的人,深邃的眼神深深吸引著她,移不開眼。

「不要任性。」

「我沒有任性,我知道自己在說什麼也知道自己在想什麼,我知道你一直想把我推給他,但我不喜歡,就算你不能接受我也不要把我推給別人好不好,我跟他是不可能的。」

張毅誠沒有說話,其實他也沒有刻意的去做什麼,只是順其自然的給他們多些相處的時間,毅然是個可以相信可以依靠的人,如果他們能在一起自己也放心,如果走不到一起他當然也不會刻意的去做什麼,他只是想把自己不能做的事依託給自己信任的人而已,沒想到她那麼反對,不知道是不是自己做錯了?

他看得出來,毅然對她已經產生了感情,也知道他在為這些事感到不好受,以自己了解的毅然,他想要做的事絕不會優柔寡斷,這是他們家人都具備的特徵,爺爺從小就把他們培養成了這樣的性格,但在這件事上他一直沒有對她明確的說什麼,也沒有像過去那樣只有看中的就強硬的攬到自己的保護範圍。那是因為自己是他大哥,家裡的弟弟妹妹從表面上看不出和自己的關係有多好,但他還是知道,他們一直把他當成一個榜樣一樣,自己在他們心中是能得到他們尊敬的大哥。

而張毅然也知道自己的大哥也是早已把她放在心上,家裡人本來是要湊成他們,但大哥的猶豫,讓他以一個朋友的身份一直呆在她身邊,他也樂意,順其自然的,也不知道朋友,還是不是原來的朋友了,但他知道這樣子是不是對大哥太不義氣了,朋友妻不可欺,更何況是自己的親大哥,但他就是看不慣她把當成全部的樣子,見到她看著大哥那種驚喜的目光,他就覺得礙眼,而見到自己時就是淡淡的笑,眼中全然沒有那種愉悅的感覺,他覺得她對自己太不公平,就算是朋友,以他們的關係能是和普通的朋友一樣的對待嗎?

見張毅誠久久不說話,古妃的心隱隱痛了一下,又是沉默,這是他多少次沉默了?數不清了吧,可能也就自己能有那麼大的毅力,一直承受他的沉默還能不停的追逐,暗暗嘆口氣,整理好心情,古妃臉上又恢復了平靜的笑,就如慰撫的春風,看不出一絲雜質。

「張大哥,天要黑了,你要在我這裡吃晚飯嗎?」

「我先回去了,過幾天是奶奶的七十大壽,她讓我過來告訴你一聲,到時候會有人來家裡吃飯,你也來吧。」

「好,一定到。」

「我回去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說完,看了古妃一眼,就出了門。

古妃坐著思慮了好一會兒,越想越弄不清楚頭緒,越來越亂,見天真的黑了,才起身去做飯,拿出新鮮的肉喂龜丞相吃,又拿出一些用來做晚飯,才把其餘的都放進冰箱里。吃完飯又一一喂家裡的動物吃飽飯,才去泡了個澡,出來后已經是九點鐘了,順勢拿出抽屜里的文件,仔細看起來。

之前暑假的時候去找了個兼職,在一家出版社做翻譯工作,翻譯一些文章之類的,雖然工資不怎麼高,但這份工作到還算輕鬆,也很有趣,就當是讀書充實自己了,所以到開學了古妃也一直在做,領文件回家翻譯,做完就拿過去,再領新的,也挺方便的,平時有空了就看一下,很快就能做完。

大三的課雖然不多,但都是重要的課程,所以都不能缺,第二天起來,古妃就去學校上課,上午的兩節課,都是滿的,其中有一節是大四才安排的課程,但古妃向學校交申請,學校鑒於古妃一直都成績優秀,兩個學年都拿到了國家最高獎學金,所以也同意了她的申請,安排她跟大四的師哥師姐一起上課。

剛進教室,張怡就跑過來嘰嘰喳喳的在她耳邊說個不停,從她大哥說到學長趙吉,再說到以後工作,又說到了成家立業,最後說到了張奶奶的七十大壽,直到老師來了也沒停下來,惹得老師在講課時頻頻看過來,看來隨著年齡的增長,她念叨的功夫也隨之上漲的,不得不佩服,她怎麼就能有講不完的話呢!

下了課直接在外面吃了飯才回家,下午沒課,也不用出門了,回家工作,昨晚的活還沒做完,中午休息了一會就開始了沒做完的工作,整個下午一動也沒動,又翻了好多次字典,才把工作做完,收拾放好,眼睛漲得發痛,用手揉了揉,也沒好,還是痛,脖子也痛,轉一下頭,做響,伸張幾下身子,起來跳跳,感覺舒服了些才去做晚飯,每天自己做晚飯,挺麻煩的,但是自己做的也比較好吃,外面的東西不幹凈,又貴,還不好吃,也不知道是不是地溝油添加劑之類的,反正就是沒有自己做來的安全,麻煩點也就無所謂了,反正她也沒什麼事。

只是張奶奶的壽辰倒是要好好想想要送什麼禮物,平時張奶奶對自己也是極好的,就像親孫女一樣關心她,所以這次生日當然要送個使用的東西,讓她能真切的感受到方便好好用的東西,但具體要送什麼,還真沒想出來,還有幾天時間就慢慢想吧。

第二天,古妃把做翻譯好的文章都收拾好,上完課,才送到出版社,又拿了新的文章,剛出來,就接到了張毅然打來的電話,古妃想了想,還是按了接聽鍵。

「還生氣嗎?」

「什麼事?」

「晚上出來吧,一起吃個飯。」

古妃才想起來和他鬧矛盾的那些事,這兩天忙,倒是忘了,這一說才想起來,皺了皺眉頭,是要好好說清楚,也看看他有什麼好說的,那天那樣對她,到底是什麼意思。

「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