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女生小說>重生之軍婚>六十五等來的是什麼
小說:| 作者:| 類別:

六十五等來的是什麼

小說:重生之軍婚| 作者: 那年依舊1| 類別:女生小說

六十五

張媽對自家兒子說了一大通,張毅誠也沒放在心上,他對那些也不敢興趣,還是黑著一張臉沒反應,張媽無奈的嘆了口氣,老爺子怎麼把自個孫子教成這個樣子了呢,一點人情味都沒有,見了就害怕誰還敢上來跟他說話呀,該說的都跟他說了,要管他也管不了,只能任由著他面無表情的出去了。

張毅誠一出來張怡就一臉笑容的上前,討好的說到:「大哥,媽媽跟你說了什麼?」

「跟你無關。」

「嘻嘻,大哥,小妃說找你有事,要你過去一趟1張怡對他的冷臉毫不再意,雖然平時大大咧咧的,但她也不笨,看得出來哥哥對古妃的特別,每次只要有事一提古妃最後准能化險為夷,試了很多次屢試不爽。

張毅誠勾起長眼,黑眼發出冷光,試圖要看出她的話是不是真的,張怡打了個寒顫,縮起脖子,張毅誠才幽幽看了她一眼,走出去。

愛是一件很神奇的事,愛是恆久忍耐,又有恩慈。愛是不嫉妒。愛是不自誇。不作害羞的事。不計算人的惡。不喜歡不義。只喜歡真理。凡事包容。凡事相信。凡事盼望。凡事忍耐。愛是永不止息。愛一人好難,忘一個人更難。愛只為付出,不為收穫。愛可以讓一個人瘋狂,可以讓一個人墮落,愛可以讓一個人堅強,愛可以讓一個人奮進,愛可以是奇。愛可以讓人幸福快樂。愛是偉大的,有的時候愛是一種不可捨棄的感覺,她讓人慾罷不能。

愛情不是衝動,也不是迷戀,愛情包含激情,但又不等同於激情,愛情包含快樂,但又不僅僅是快樂。真正的愛情是包容,是犧牲,是患難與共,是不離不棄。真正的愛情或許緣於一種心動,但一定會伴隨著一種高於感覺與慾望的精神性東西存在——愛的神聖感與責任感,也就是愛情的信仰。有了愛情信仰的人便有了一種宗教情感,會用一顆珍惜的心用一生的時間去寫好「愛情」這兩個字。他們不管貧窮富貴,生老病死,都相依相伴,不離不棄。當愛情達到最高境界時,是可以超越慾望甚至生死的。

古妃覺得自己對張毅誠已經不是喜歡,從剛開始的好感,變成喜歡,現在是深深的愛,當真正愛上一個人,已經不是僅僅的喜歡那麼簡單了,愛是從內心發出的真真切切的感覺,能深深體會到心裡的變化,會跟著他的一言一行,或哭或笑,跟他分離一年、十年,都還是能感覺到心裡厚重的感情,那種感情不會隨著時間而改變,也不會因為距離而變淡,真正愛上一個人就是他一無是處,你還是離不開他,那是一種無關身外任何事物的感情,或許會跟人說他那裡那裡不好,但是就算他不好,你還是不忍與他分離。

或許會說這樣的感情太單純,但有誰敢說不想遇到這樣的愛情,當這樣的感情發生的時候又有幾個人敢一如既往的堅持下去,因為家庭,因為經濟,因為工作,因為各種原因,他們沒能堅持,成了心中永遠的遺憾。想一想心中有沒有一個人你認為跟他錯過是一件遺憾的事,有沒有在心裡偷偷的想過與他生活在一起,每天甜甜蜜蜜,你們的家,你們的可愛的baby,你們一起手牽著手看夕陽。

古妃承認自己有想過,她承認自己太單純,但她就是這樣固執,從來都如此,很難再改變。放下電話,古妃沉思了很久,心裡不免有些酸,她這樣傻傻的等待,到底值不值?但她好像已經回不了頭了。當張毅誠來到時,古妃還沉浸在酸楚的感覺中,兩年的堅持她覺得自己放棄不了,放棄不是她會做出來的事。

見古妃憂鬱的眼神張毅誠的心裡一緊,這丫頭又怎麼了,皺著眉頭,一點也不好看,還是笑著的樣子好,一臉哀怨,這是怎麼了,難道又和毅然吵架了?

「怎麼了?」張毅誠問。

「沒什麼,張大哥,進來坐吧。」

住了兩年多的房子,越來越有家的味道了,東西雖然很多,但都擺得整整齊齊,一進門,張毅成就看到了陽台落地窗邊的畫架,上面一副畫還沒有畫完,但已經見了大概的樣子,有凌有角,陽光照射進來,顯得格外漂亮,再加上陽台上的幾盆花開得正好,有一種恬靜的感覺,很舒適。她很適合這種感覺。

看到她臉上,很少見她這個樣子,在他們面前她一直都是開心的笑,這個面容她讓他有些擔心。

「怎麼這樣一副表情?又和毅然吵架了?」

哀怨的看了他一眼,讓張毅誠有些莫名其妙。古妃縮回椅子上,才說到:「沒有,我和他有什麼好吵的,我們是正常的朋友關係,能有什麼好吵的。」

這丫頭,上次還跟他哭兮兮的來著,「上次的事情說清楚了嗎,不要有什麼誤會。」

「說清楚了,我們也沒說什麼,就自然而然的就化解了,我們本來就是好朋友,也沒必要計較那麼多埃」

「那就好。」聽到她這麼說,還是不免有些難受,她是自己喜歡的人,但現在自己卻要去關心她和別的男人間的關係好不好,心裡卻是很不好受。

「你怎麼會過來?你最近好像回家很頻繁啊,部隊里沒訓練嗎?」

「之前出了幾個任務,上面給評了功,所以現在把我調到了團職,要是沒什麼重要任務我是不用再出任了,就帶一幫小兵,挺閑的。」

張毅誠說著很輕鬆的樣子,其實派給他的都是最難的任務,因為他一直以來都表現得很出色,得到了上面的高度重視,每次都能出色的完成任務讓上面的人很滿意,要不是張老爺子出面讓他調到別的部隊,可能他們也不會那麼快放人,讓他去帶小兵,應該還要讓他再為國家出血出力個幾年,但是礙於張老爺子愛孫心切,他們也只能放人,畢竟張老爺子雖然早已退休,但也是德高望重的人。

雖然張老爺子平時對幾個孫子都很嚴格,但也是非常愛護他們的,張毅誠出任務幾次險些掉命,老爺子知道了,害怕得心要滴血,他雖然想孫子能為國家做出更多的貢獻,但他也是有私心的,他可不想白髮人送黑髮人,在說張毅誠那麼年輕就升到了團職,這是非常非常少見的了,也是讓老爺子很滿意了。

「是嗎?太好了,以後就不用那麼辛苦了。」古妃聽到歡喜,眼睛一亮,每次他出任務自己都很擔心,現在帶兵雖然也辛苦但至少沒有生命危險,「那張大哥以後要多回來看我,好不好1

張毅誠沒回答,看了她一會兒,才說:「小怡說你找我,所以就來了。」以前是因為自己的工作危險不能和她在一起,現在工作不危險了,自己能給她一個承諾了,好像真的沒有理由再拒絕了吧?見她一臉開心,他也不直覺的就高興起來。

古妃聽他這麼說,心裡一陣難過,覺得光亮的世界又暗淡下去,難道他來見她都是只是因為別人叫他才來,就沒有是自己想來見她的原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