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三十七章沒辦法,誰叫我帥呢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三十七章沒辦法,誰叫我帥呢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從小都會停車場出來后,陳雨夜帶著青雯來到了魏靈兒所開的寵物店。而審問這些人的中人就交給了李安綁這個重案組的組長了。

經過一上午的收拾,終於是弄好了基本的。接下來請獸醫還有買一些所需物品和狗糧、貓糧的啊,也不是陳雨夜能夠操心的。在寵物店呆了沒多久,陳雨夜帶著兩個人女人就近找了一家飯館,準備慶祝一下寵物店開張。吃晚飯後,陳雨夜便要去學校準備下午的課程,青雯也是告辭準備去市局看看問出啥沒。

「陳雨夜,我能問你一件事情么?」坐在車上,青雯依舊面無表情的看著陳雨夜道。

「但說無妨。」

青雯想了想,開口道:「你跟趙洪德倒地有什麼深仇大恨,我看他今天上午那陣勢好像要跟你拼個不是你死,就是我活的樣子。而且我相信下次,就不會是這麼幾個人對付你了。」

「你不知道?」陳雨夜有些驚訝道,前段時間鬧得沸沸揚揚的五家聯盟把趙家搞垮,而再早以前陳家和趙家,還有陳雨夜和趙洪德的恩怨在京城上、中層,那也是路人皆知埃作為警察同時又是青神棍的女兒,竟然會不知道?

青雯白了陳雨夜一眼:「廢話,你以為我很八卦么?我只是想搞清楚,你倆的仇恨到底到了什麼地步,能不能勸降趙洪德而已。如果真這麼搞下去,我怕警察是模至少也要調動軍隊。」

「你這也是廢話,趙洪德如果是幾個警察能夠製得住的人物,那他還傭兵界還有個屁的聲望埃」陳雨夜在心底道。看來這小妮子是不知道趙洪德跟自己以前是幹什麼的,於是他道:「其實,我跟他的仇恨還真的很深,原因卻是簡單的不能再簡單了。」

「什麼原因?」

「他嫉妒我唄。」陳雨夜瞟了一眼做副駕座的青雯,見她一臉鄙視的看著自己,臉上擺明就寫著「不相信」三個字,「嘿,你還別不信,真是他嫉妒我。不信你可以打電話問問秋月,當時趙洪德說嫉妒我的時候,她也在現常」

見陳雨夜把黃秋月都搬了出來,顯然不是騙她的。可青雯又費解了,這到底是有嫉妒一個人,才會不顧一切的想要跟他魚死網破。

「到了。」陳雨夜把車停在了市局的門口,對青雯笑道,「不管怎麼樣,今天上午的事情,我還是要對你說聲謝謝。」

「他說謝謝我1聽陳雨夜說謝謝,青雯心底很是驚訝,不過臉上依舊如一潭死水一般平靜,「不用了,我只是做我該做的事情。」說罷,她打開門走了下去。

看著青雯走入市局,陳雨夜搖了搖頭,這小妞難道就真的這麼討厭自己?好像出來昨天那個戲謔的微笑外,她還真沒對自己笑過。

回到學校后,陳雨夜依舊在停車場享受一把羨慕嫉妒恨的眼光,然後走回辦公室他就倒在桌子上,準備一覺到上課。

「啪1

「嘶」

剛躺下,陳雨夜背上就挨了一巴掌,他疼的一下子跳了起來,看向身後,凌風正一臉曖昧的看著自己,「操!你個孫子,你這是要拍死你爺爺埃」

陳雨夜跟凌風的關係,在學校里已經不是秘密了。所以此時他當著所有老師的面跟凌風開玩笑,其他老師也沒覺得有什麼不妥,依舊該做什麼做什麼。

「我偉大的陳老師,我能請你到我辦公室一敘么?」凌風道。

陳雨夜知道他跟自己一定有事說,點點頭便跟著走了出去。到了凌風辦公室后,陳雨夜不客氣的一屁股坐在他的位置上,二郎腿也是翹在了他桌上:「說吧,找我來有啥事。」

「嘿嘿,我當然是感謝你來著埃」凌風給陳雨夜倒了一杯咖啡,恭喜的放在他面前。「你嘗嘗,我託人從巴西帶回來的。」

陳雨夜看著這小子的笑容,總感覺有些地方不妥。他坐直了身子:「慢著,你先把事情說了吧。不然這咖啡,我喝著怕等會拉肚子。」

「放心喝吧,我不會害你的。」凌風端過一張凳子,坐在陳雨夜旁邊小刀埃「我呢,是想來感謝你一下你三天前的壯舉的。」

「三前天?」陳雨夜開始回想,三天前,自己好像深陷作弊門裡,最後靠著智慧和拳頭才搞定這件事情的,這跟凌風有毛關係埃

凌風見他一臉思考的樣子,也不知道是裝x呢,還是真不知道有這事,便道:「事情是這樣的。三天前你給了張偉那麼大一個難堪,正好我就借這件事情,罷免了蒲雪的董事長一職......」

「哦哦,原來是這事埃」陳雨夜還以為自己做了什麼驚天地泣鬼神的大事,原來就是在幫自己的同時,無心插柳的也幫這孫子撈了一點好處而已。「如果這事的話,那你真不用感謝我了。」

「聽我說完好吧。」凌風已經習慣了陳雨夜喜歡插嘴的習慣,並沒有不悅的繼續道。「罷免的意思是,我讓出百分之五,蒲雪讓出百分之十的股份賣給其他人,這樣我就是最大的股東了。」

「那很好啊,所以呢?」陳雨夜還是沒有弄清楚,凌風到底想找自己什麼。

「所以我把股份給賣給了一個人。今晚上要去陪那個股東,好藉機拉攏她。不過據說那股東喝酒特行,所以那個,那個......你懂的。」凌風說到這裡,竟也難得的露出了不好意思的神態。

「所以你想讓我幫你去擋酒?」

凌風猛的點頭:「對對對,知我者,非你雨夜莫屬了。」

陳雨夜點點頭,一口氣喝完了杯中的咖啡:「再見1如果說之前魏靈兒沒有回來,陳雨夜倒是有可能去的,不過現在自己要陪老婆孩子的,廝混這種事情呢,是能少就少。

見陳雨夜要溜了,凌風趕緊撲到在地,一把抱住了他的大腿:「我勒個去,作為蒙蒂高中第一帥哥教師,你難道就這麼忍心看你的朋友兼上司一輩子被一個老女人壓著么?要是半個月內我沒法拉攏她,那我說不定還會被蒲雪壓下去的。」

「這......」

「帥哥,求幫忙。」凌風一臉可憐兮兮的看著陳雨夜,像極了一個奢求玩具的小孩,正看著考慮要不要的父親。

「好吧,既然你都說了我是蒙蒂高中第一帥哥老師了。那我也得為這所學校有所貢獻不是。」陳雨夜臭屁道。

聽著陳雨夜這自誇的話,凌風差點就笑場了。不過他伸手掐了一下自己的胳膊,最終是忍住了:「對對對,學校的老師和同學,門衛張大爺的食堂的師傅們都會記住你的,將來等你退休了,我一定會跟孩子們講起,曾經,有位捨身取義、重色不輕友、領導好幫手、同學好朋友的傳奇老師,他叫陳雨夜。」

陳雨夜被凌風這馬屁拍的爽了:「嘿嘿,你起來吧。其實也不用那樣跟學生們說,因為這是沒辦法的事情啊,誰叫我長的太帥了,哈哈哈哈。」說著陳雨夜就打開門一臉得意的走了出去。

看著陳雨夜走了,凌風也是忍不住哈哈大笑了起來。他剛剛真像把陳雨夜那臭屁的樣子給拍下來傳論壇上去。等笑夠了之後,他拿出手機給周芸發了一條簡訊,「我這邊已經搞定,現在就看你的了。」

「ok,我這邊也沒問題。晚上照計劃行事。」

凌風滿意的點了點頭,收起手機自言自語道:「兄弟啊,別怪我坑你埃我這也是為了幫你,嘿嘿,真的有點期待,今天晚上到底你倆會擦出什麼樣的火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