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四十一章真鄙視你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一章真鄙視你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剛來學校,還沒走近辦公室,就被凌風一個電話給召喚到了校董辦公室。陳雨夜以為凌風找自己吹牛呢,跟平時一樣,推開門就走了進去,不過見昨天誤揍的不知道叫龍什麼的也在。

「怎麼回事,怎麼不敲門就進來了。」凌風這時故意擺起了董事長的架子,雖然跟陳雨夜是朋友,不過有外人再場,怎麼也得要讓自己這個董事長有點威嚴才成埃

陳雨夜看見啊凌風這表情,心領神會的低下了頭:「校董,不好意思。我剛聽你叫我來辦公室,以為有什麼急事,所以也沒來記得敲門。」

「那這次就算了,不過下次可不準再犯了埃」

「是是是1

見陳雨夜如此配合,凌風悄悄的

「額,龍,龍哥,你也在埃昨天的事情真是抱歉了。」陳雨夜也不知道他叫什麼,叫龍哥反正不會吃虧就是了。

「沒事,基本上每個人第一見我或者我弟弟都會把我們搞錯。我叫龍行。」龍行站起身,很有禮貌的伸出了手笑道。

「農行」陳雨夜跟龍行握了握手,半開玩笑道。「莫非龍哥是在天朝農業銀行上班?」

陳雨夜的回答讓農行和凌風同時一愣,然後龍行哈哈笑道:「看來我這名字跟職業確實很配啊,沒錯,我目前是天朝農業銀行西南總部的執行官。」

「嘶」

陳雨夜一聽龍行的職業,不由的吸了一口冷氣。沒想到這農行看上去也不過三十齣頭,竟然都已經是天朝農業銀行西南總部的執行官了,真是海水不可斗量啊,「龍哥果然是青年才俊啊,。」

「呵呵,陳老師哪裡的話,我聽我弟弟說,白廳長也是很賞識你啊,你以後必定也是教育界的頂尖人物埃」

「在龍哥這樣的青年才俊面前,實在不敢當埃」

見兩人互誇了起來,尤其是後來啊,越誇越離譜,凌風實在是有些受不了兩個人互誇了,出言阻止道:「好了,你倆也別互誇了,再誇一個成蓋子,一個成巴子了。」

兩人聽見凌風這句話后,相似一笑鬆開口停止了互誇。龍行這時道:「既然我的事情都解決完了,那我就先走一步了,陳老師,我們改日啊再聚聚。」

「好,不過龍哥你叫我陳老師就有些見外了,如果不介意的話,叫我陳老弟吧。」

「呵呵,好的,成老弟、凌老弟啊再見。」

等龍行走出去后,凌風趕緊把門關上,然後眼神略帶有些猥瑣的看向了陳雨夜。陳雨夜被他眼神盯的打了個冷顫,捂住自己菊花道:「我去,你不會是換口味了吧,你家茜茜呢?」

「靠!老子可是直男。」西風白了陳雨夜一眼,然後又恢復了一臉猥瑣的笑容。「嘿嘿,昨天晚上,你有沒有接著酒勁,對倩影做什麼啊?」

「我去,你把我叫這裡來,不會就是為了問這件事情吧?」陳雨夜坐在沙發上,無語的看著凌風道。

「廢話!不然你以為啥事。」凌風坐在陳雨夜旁邊,派了一支煙給他,自己也點上一支后道。「其實昨天呢,我們就是想設局幫一下你們這對痴男怨女。本來眼看就要鐵樹花開了,哪知你們突然就一刀兩斷了,看的我們是蛋疼菊緊。說是好聚好散,其實我們看得出來,你們還藕斷絲連。所以才想出這一招破罐子破摔,雖然最後功虧一簣,不過陰差陽錯你們還是孤男寡女的共處一室了。那你們最後到底有沒有水.乳.交.合?」

「操!你這是再秀你最近成語詞典看得多是不是1陳雨夜聽凌風里啪啦說了一大堆,又是好氣又是好笑道。

「蛋疼菊緊啥時候變成成語了,停!我說人話還不成么。」見陳雨夜已經抄起了煙灰缸,凌風不敢再調侃他只好道。「你昨晚上就沒和王倩影發生什麼?」

「我去,你一口氣喝一斤白酒,看你能跟你家茜茜發生啥不。」陳雨夜沒好氣道,真不知道這群人一天吃飽沒事幹,都在想些社么事情。

聽陳雨夜並沒有跟王倩影發生什麼事情,凌風連連搖頭嘆可惜,多好的機會啊,這兩人竟然都沒說造個人啥的,簡直是浪費了。

「沒事我走了。」陳雨夜把煙摁滅在煙灰缸里里,然後站起身就想要離去。

「等會1凌風這時也站了起來,表情嚴肅的看著陳雨夜。「雨夜,說實話你對倩影是啥想法。」

「啥想法都沒有。」陳雨夜說這話的時候,還是帶著一點違心的。因為在京城跟王倩影分別那天,他啊明顯的感覺到了難過。

「真的?」

「恩。」陳雨夜點了點頭。

凌風也不是干特工的,根本不可能看得出來陳雨夜到底在說謊沒,只好嘆了口氣:「既然沒啥想法,那就最好兩人不要再見面吧。倩影最工作上簡直不在狀態,尤其是她現在晚上還流連於酒吧,讓我們這些做朋友的,看的也是很揪心埃不過也不知道,到底要怎麼勸她。」

「王倩影流連酒吧?」在陳雨夜的印象里,王倩影好像連酒都不怎麼會和。還記得上次再見心情不好的時候,她陪著自己喝酒,喝一口就嗆得不行,她怎麼會流連於啊酒吧呢?

「我去!虧你還是有幾個女朋友的人,這事你會不明白。」凌風皺起眉頭道。「反正你既然不喜歡他,就好好的挑明吧。這樣不僅學校,對她個人也是好的。」

「哎要我說狠話么?」

「這......」

凌風也不知道怎麼回答陳雨夜了。目前要解決王倩影的問題,要麼陳雨夜跟她在一起,要麼還真就只有放狠話一招了。但放狠話,萬一不起效果或者反效果,那不就是違背了最初的意識。

看著凌風一臉煩躁的樣子,陳雨夜搖了搖頭走了出去。自己都不操心這個問題,作為旁人他們倒是挺熱衷的,真不知道他們腦子裡在想什麼。

回到辦公室后,陳雨夜老規矩,躺桌子上睡覺。平時的話,不超過五分鐘,陳雨夜妥妥的三分鐘內睡著,不過從第一節課上課鈴躺倒下課鈴響,陳雨夜還是沒有睡著。他腦海里此時一直浮現著凌風剛剛說的話,和王倩影的身影。

「哎,不睡了。」

最後陳雨夜坐了起來,翻開了歷史課本,不過依舊是心不在焉的看著書,就連拿反了都沒有察覺。

「周芸老師,你有沒有覺得陳老師今天很怪異埃」王鵬見陳雨夜把書拿反了,竟然還好像看的很入神一般,一頁一頁的翻著。有些奇怪道。

周芸倒是不驚訝陳雨夜會有這個表現,她現在已經在猜測,陳雨夜昨晚上到底再跟王倩影做了什麼。想著想著,她低下頭,臉上的表情開始有些不好意思了起來,臉色也是泛起了紅暈。

「今天這是怎麼了?」王鵬奇怪的看看左邊再看看右邊。陳雨夜還好,跟他同桌這麼久,就沒見他正常幾回,不過周芸怎麼好像也跟著有些奇怪了起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