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四十二章正確的方法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二章正確的方法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一整天陳雨夜都在胡思亂想中度過了。下午放學后,他剛剛坐上車就接到了李安綁的電話說讓他去警局一趟有事找他。陳雨夜以為是昨天抓住那幾個人說了什麼,答應后掛掉了電話。來到市局停好車后便走進了辦公大樓,輕車熟路的走進了重案組后,陳雨夜發現青雯竟然也在這裡,她正和小蘇兩個坐在一起聊天,看樣子聊得挺開心的。

「小蘇,李安綁人呢。」陳雨夜拖過一張空著的椅子,坐下點上一支煙道。「這孫子把我叫來,跑哪去了。」

「組長在醫院審問昨天受傷那幾個犯人呢,你就在這等著吧。」小蘇不悅的看著陳雨夜道,然後轉過臉跟青雯聊天時,又喜笑顏開了起來。

陳雨夜鬱悶了,都是人。為毛不管是小蘇還是青雯,跟女人聊天的時候都是一副笑臉,跟自己卻是冷冰冰的,「莫非這就是有b和沒b的區別?」

陳雨夜小聲的嘟囔著,不過都在這安靜的環境下,陳雨夜這句話還是被每個人都聽見了。男性同胞們都是低下頭偷笑著,可作為在房間里的兩個女性同胞,聽見陳雨夜這句話都是臉一紅,怒目瞪向了他。

陳雨夜被兩個女人仇視的目光瞪著,絲毫不畏懼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啊1

「無恥1

「流氓1

小蘇和青雯同時白了陳雨夜一眼,然後就繼續開始她們的話題。

半個小時之後,陳雨夜周圍的地上布滿了煙頭,不過還是不見李安綁的身影。陳雨夜暗罵了他一句,剛站起身準備離去的時候,李安綁和兩個警員黑著臉走了進來。

「我去,你咋才回來埃」

李安綁抬起頭,見陳雨夜一臉不耐煩,苦笑道:「雨哥,抱歉讓你久等了。剛剛審問犯人去了。」

「我知道,結果咋樣,他倆有說什麼?」陳雨夜道。

李安綁搖了搖頭,嘆了一口氣:「那幾個傢伙嘴巴硬著,不管怎麼樣就是一句話不說,我都沒轍了。」

「我去,虧你還是組長。」陳雨夜白了李安綁一眼道。「抓回來那倆傢伙在哪,我去審審他們。」

「雨哥,拷打、精神折磨都試過了,沒用。」李安綁苦笑道。這幾個傢伙不管怎麼拷打,怎麼從精神上折磨他們,他們的嘴巴就上是塗抹了強力膠一般,別說是說話了,就是哼也沒哼一聲。

「那是你們方法不對。」陳雨夜臉上露出了yd的笑容。「嘿嘿,走!哥讓你見識一下,什麼叫做正確的方法。」

「恩?」

李安綁看著陳雨夜此時露出的那略有些yd的笑容,不知道為什麼,總覺得身體某個重要部位有些痒痒的趕腳。

「好吧,雨哥這邊請。」

李安綁讓兩個警員在這裡呆著,自己帶他去了關押兩個人的地方。陳雨夜來到這間有些黑漆漆的屋子后,把燈開打,看見兩個人都是躺在床上,一動不動像是死了一樣,而他們的手被銬在了一邊的柱子上,腳也是被銬在床架上動彈不得。本睡在床上的兩個人,見房間一下子亮了起來,睜開眼睛看著走進來的陳雨夜和李安綁。

「廢話我就不多說了,你倆真的啥都不說?」陳雨夜靠在牆上,面無表情道。

兩人把聽陳雨夜這話,把眼睛閉了上。光頭大漢冷冷道:「廢話少說,有什麼酷刑就上吧,上完后給我個痛快就成。」

「夠爺們,我喜歡1陳雨夜對光頭大漢豎起了大拇指,然後把頭伏在李安綁耳邊說了什麼。

「雨哥,這,這能行么?」李安綁疑惑的看著陳雨夜道。

「相信我,沒錯的。」陳雨夜拍了拍李安綁的肩膀,「好了,你去準備準備,我先給這兩位做做思想工作。」

「這,好吧。」李安綁面露難色的走了出去。

兩個人的對話自然是被兩個躺在床上的人聽見了,兩人不禁開始猜想這陳雨夜要對自己做什麼。以前可聽老大講過,如果被抓到了,那就自殺吧。一群人以為老大擔心他們會泄密,有些跟趙洪德熟的就說,「放心吧老大,不管受到什麼嚴刑拷打,絕對不會對陳雨夜說什麼的。」趙洪德聽完后,沒有滿意的點頭,而是破口大罵。「屁!老子這是為你們好,誰知道那犢子會想出什麼非人的拷問方式。」從那時起,就不時有人猜測,被這個陳雨夜抓到了,到底會有什麼後果。

李安綁走出去后,陳雨夜關上了門走到床前,伸出腳踢了踢床架子:「喂,兩位兄弟抽煙么?」

「好吧,看來你們不抽。」陳雨夜給自己點上一支煙,「不知道兩位兄弟還是處男么?」

「處男?哼!老子破.處的時候,估計你還在吃奶。」兩個人閉著眼睛,臉上露出冷笑。

陳雨夜看著他們的表情就知道他們心底在想什麼了,他微笑道:「我想兩位是誤會我的意思了,我的意思是,兩位被爆菊花過么?」

恩?兩個人聽陳雨夜這話,睜開眼睛看向了他,見他一臉淫笑,不由得都是感覺菊花緊了緊,這貨不會是

「噠1

門這時被打開了,李安綁和兩個壯碩的男警走了進來。陳雨夜這時對兩個人淫笑道:「好好享受你們為數不多的直男生涯吧。」說罷,陳雨夜便走向李安綁那裡。

聽見陳雨夜這話,他倆已經明白陳雨夜要幹嘛了,不由的開始大聲道:「操!有本事給你爺爺個痛快,二十年後老在還是一條好漢1

陳雨夜把他們的放當放屁,根本沒聽進去,走進三人後,陳雨夜派給三人一人一隻煙,笑道:「這兩位兄弟,這事今天就麻煩你們了埃」

「沒,沒事。」

其中一個警察擠出一個笑容道。剛剛李安綁把兩人叫到一邊后,詳細的把整個計劃說了一遍,聽完后兩人都愣了。我去,陳雨夜這傢伙還是人么。起初他們是不答應的,不過李安綁最後提醒兩人,是幫陳雨夜的忙,兩人就猶豫了起來。李安綁以前還是實習警員的時候,就幫陳雨夜打了個電話,結果現在就已經是重案組組長,在南廣也可以算得上一號人物了。如果自己這次幫了陳雨夜,那麼會不會,自己也跟他一樣?兩人想了想其中的厲害關係,一咬牙答應了李安綁的要求。年輕的時候老子手都沒放過,這眼睛一閉一睜,就當是娘們了。

「恩,那就上吧。」陳雨夜抽著煙靠在牆上,一副看好戲的表情。

兩個警察深呼吸一口,然後慢慢的走向了兩個人。而看著離自己越來越近的警察,兩個人也是不停掙扎和大罵陳雨夜。不過陳雨夜一直都保持著微笑。看著自己的褲子被兩個身材健碩的警察脫下來,終於

「操!你問什麼老子都說,別他媽碰我1光頭大漢在被脫得只剩內褲后,急的都快哭了道。

「停手1

聽見陳雨夜這句話,不僅是床上的兩個人,就連警員也是鬆了一口氣。要是這兩孫子真是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角色,那麼自己就虧大發了。

陳雨夜走過去蹲下身子笑道:「這不就對了么,你們三個跟我出來一下。」說完陳雨夜對李安綁和三個人擺了擺手啊,然後走出房間后,陳雨夜道,「安邦,你幫我問清楚他們目前在南廣有多少人,住在哪裡。最後,最重要的是趙洪德在哪裡。等會審問完了直接給我打電話,我要回家了。」

「恩,包我身上。」李安綁點了點頭道。

陳雨夜也是滿意的點點頭,然後對兩個警察笑道:「這次多謝兩位兄弟幫忙了,說下你們的電話,等我這點破事結束后請你們吃飯。」

在南廣,陳雨夜怎麼也算大人物了。這等大人物請吃飯,要是說出去這該多有啊面子埃兩個人連忙把自己電話說給了陳雨夜。陳雨夜拿手機記好后,讓他們一起審問兩個人。等一切都安排好后,陳雨夜也就往重案組走去,準備等待李安綁給自己的彙報。審問這種事情,自己可沒多大興趣在一旁圍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