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四十五章江邊交心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五章江邊交心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魏靈兒坐在飯廳,雙手撐著下巴獃獃的望著這已經涼了的飯菜。回想起幾天直接跟陳雨夜拍來保護直接的人回南廣的時候,飛機到了后再見剛剛站起身,結果就感覺胳膊一痛,後來就沒有了知覺。等自己醒來的時候,已經在一輛麵包車上了。魏靈兒當時害怕的不敢睜開眼睛,但她聽到了那些人的對話,也從中了解到了很多以前自己所不知道的陳雨夜。

再後來自己被幾個人拿槍救了下來,她更加知道,在陳雨夜身邊是有多麼的危險。所以她看見朝思暮想的陳雨夜,她才會如此的淡定。其實就在跟陳雨夜回家的時候,她還在考慮要不要跟陳雨夜在一起,不過最後她還是想通了,既然愛他,那麼就不要管其他的一切。陳雨夜剛剛說有事出去,魏靈兒就知道了一定是很危險的事情,所以她現在不停在心裡祈禱,希望陳雨夜能夠平安的回答。

「」

門打開的聲音把魏靈兒從思緒中拉了回來,她起身跑向門的方向,陳雨夜和青雯剛剛進來,她一下子就撲進了陳雨夜的懷裡,「雨夜,我好想你。」

陳雨夜扶著魏靈兒的肩膀,把她輕輕的推離自己的肩膀,看著她那小臉上,已經滿是淚珠了,「怎麼了靈兒?」

「沒事,只是,我好想你。」魏靈兒抹了一把眼淚,然後微笑的看著陳雨夜道,「好了,你先坐著吧,我去把菜熱一熱,然後開動。」

「恩。」陳雨夜點點頭,然後奇怪的看著魏靈兒,陳雨夜感覺,魏靈兒好像有事情瞞著他一樣。「算了,等會再問她吧。」

陳雨夜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點上一支香煙后見青雯盯著自己看,他摸了摸自己的臉:「怎麼了?我臉上有髒東西,還是你被我的帥氣吸引了?」

「呸1青雯坐在離陳雨夜不遠的地方,然後道。「我是想問,跟趙洪德手下火拚的,是你的人么?」

「你想太多了。我就是一介教書匠而已。」

「少唬我,我查過你,你......」青雯還沒說完,就見陳雨夜怒目瞪向了她,她打了個冷顫,站起身,「你,你這樣看我幹嘛1

「你查我?」陳雨夜把煙摁滅在煙灰缸里,冷麵看向了她,「為什麼查我?」

「我,我好奇。」青雯被陳雨夜問的不敢看她,其實青雯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從醫院出院的時候,就靠著自己老爹的名氣讓人幫忙查了一下陳雨夜。而對方一聽是青雲飛的女人讓幫忙,自然是屁顛屁顛的就去了。看見陳雨夜的資料后,青雯驚訝了。這貨不僅當過兵,而且還是正連職。不過在一年前他離開了部隊,前往中東當了雇傭兵頭子。

青雯被陳雨夜逼到了角落,不過還是不敢抬起頭看陳雨夜那快要噴火的眼神。陳雨夜在離青雯還有兩公分距離的時候停下了。陳雨夜本想揍她一頓的,因為他在討厭的就是有人查他,而且還是無緣故完全為了自己的窺探心裡。不過在手舉起的時候,他又放下了來,冷聲道:「我不管你是誰的女兒,總之明天起,請你離開我的生活。」說罷,陳雨夜從新坐回了沙發上,打開電視機看了起來。

陳雨夜在說出那句話后,青雯的心就像是被一柄鎚子砸了一下。她很想跟陳雨夜解釋什麼,不過自己查陳雨夜,確實只是為了滿足自己的窺探心理。最後還是坐在沙發上,一句話沒說。

吃飯的時候,陳雨夜跟魏靈兒有說有笑的,把青雯給涼到了一邊,就連青雯跟陳雨夜說話的時候,陳雨夜也故意不理他。青雯感覺陳雨夜是故意在無視他,也有些氣的吃了兩口就說飽了,然後回到房間重重的把門給關上了。

「她怎麼了?」

魏靈兒看得出來,陳雨夜跟青雯之間一定有事情,問道。陳雨夜微笑著搖了搖頭,沒有說話的繼續吃飯。

吃完飯後,陳雨夜看了看手錶才八點半,於是他邀請魏靈兒跟自己一起出去走走。陳雨夜牽著魏靈兒的手走在嘉陵江邊,看著那時不時路過的一兩輛汽車,和昏暗的路燈。陳雨夜突然想起了羅艾麗。兩個月前,自己好像有一次就是這麼背著她走在回家的路上,而且她還吐了自己一身。沒想到兩個月過去了,再次走這條路的時候,再見的變化會如此之大。

「想什麼呢,笑這麼開心。」魏靈兒見陳雨夜低頭傻笑,微笑道。

「我在想,我是不是要親一下我親愛的靈兒。」說著,陳雨夜就把嘴巴湊了過去。

魏靈兒笑著輕輕拍開陳雨夜的臉:「才不要,一嘴巴的煙味。」

「不要在意這些細節的說。」

陳雨夜拿開了魏靈兒的手,然後掘起嘴巴吻向了她,不過魏靈兒誓死不從的搖晃著腦袋。讓陳雨夜怎麼也親不到他。

「那男的!你幹嘛呢1

就在兩個人鬧得歡時,他們身後傳來了身影。兩個人站直身子看向後面,之見一個穿著警察制服的人皺著眉頭走了過來,「光天化日,竟然還敢耍流氓。」

聽到警察這話,再配合他一臉啊正氣的麻子臉。陳雨夜和魏靈兒兩個都哈哈笑了起來。我去,你有見過這樣帥流氓的么,還有,你這臉是月球咩?

「警官你誤會了,他是我男朋友,我倆鬧著玩呢。」笑歸笑,魏靈兒還是趕緊解釋了,不然一會指不定陳雨夜就把別人怎麼樣了。

「對對對,不信我可以現場給您示範一下。」說著陳雨夜快速的吻在了魏靈兒的嘴巴上,然後笑著看向警察。「信了吧。」

警察見原來是情侶,自己的老臉一紅,輕輕的走開了,就如同他輕輕的來了,什麼也沒帶來,只留下兩個笑的彎下腰的人。

「好了,不笑了。」魏靈兒停止了大笑,然後揉了揉笑的有些疼痛的肚子,「說實話,你剛剛真的在想什麼?」

陳雨夜這時也停止了笑容,站起涉想知道?」

「嗯。」

「我在想......蘿莉。」陳雨夜說話的時候,眼睛緊緊的盯著魏靈兒的臉。果然,在陳雨夜說自己再想羅艾麗額時候,魏靈兒臉上表情閃過一絲絲的不自然。陳雨夜笑著捏住了魏靈兒的鼻子,「傻瓜,吃醋了埃我跟蘿莉在一起的時候,也有想你埃」

魏靈兒輕輕拍開陳雨夜的手,嬌嗔道:「哼!就會說好聽的。」說罷,她便挽住了陳雨夜的手,把頭靠在他肩上繼續走著。

走了一會,陳雨夜突然道:「我能抱你么?」

「啊?」魏靈兒睜大眼睛看著陳雨夜,不明白他說這話是什麼意識。

陳雨夜笑著把魏靈兒一下子報了起來,然後繼續往前走著:「我以前也有跟羅艾麗來過這裡,當時她的爛醉,所以我心不甘情不願的抱著她就回家了。」

「她不是你第一個女朋友么,怎麼會心不甘情不願?」魏靈兒抬起頭,看著陳雨夜的臉好奇的問道。

「那時候還不是啊,而且,那時候我還會討厭她的粘人。」陳雨夜想起來就覺得有些好笑。就是那次后,自己第一次發現了自己其實對羅艾麗其實有感覺的。「不過現在不會了,以前我總會覺得說好馬不吃回頭草,可是轉念一想,我又不是馬,幹嘛不能吃回頭草,你說是吧。」

「呵呵,傻子。」魏靈兒捂嘴笑道。

「靈兒,說實話,跟我在一起你會不會覺得有吃虧的感覺?」

「說沒有是假的。」魏靈兒嘆了口氣道,「畢竟誰想自己的男朋友,還有其他的女朋友埃要是沒有你的孩子,哼哼!我一定會離開你的。」

「是嗎?」陳雨夜似笑非笑的看著懷裡的魏靈兒。

魏靈兒皺了皺自己的鼻子,小手握成了拳頭朝陳雨夜揮舞了兩下:「肯定的。」

「那好吧,我還要感謝一下我的不知道是兒子還是女兒了。」

「噗1魏靈兒聽陳雨夜這話,笑著把臉貼在他的懷裡,在心底默默道,「就算沒有孩子,我這輩子也非你不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