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四十六章全收得了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六章全收得了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陳雨夜和魏靈兒回到家的時候,發現青雯的東西已經不在了,這說明她已經走了。陳雨夜也沒在意這些,反正他的任務是保護自己,既然趙洪德那伙人都被擊斃了,那麼她明早也是要走人的,早走晚走都是走。不過魏靈兒跟青雯相處了也有兩三天了,多少還有有些擔心她這麼晚一個女孩子會不會出事,不過陳雨夜告訴魏靈兒她曾經完勝過自己,魏靈兒的心才掉了下來。

第二天一早,陳雨夜早早就起床了,吃過魏靈兒給做的早餐后,陳雨夜便開車前往了學校。到了學校后,陳雨夜如同跟往常一樣,先是把自己要上課的內容看一遍,做一些重要的筆記,然後就準備躺在桌子上,做著大夢等上課。

「雨夜,有人找。」

陳雨夜剛剛睡著不久,周芸就拍了拍他的肩膀。陳雨夜皺著眉頭睜開了眼睛,伸了個懶腰坐了起來,轉過椅子看向了門口,看見門外的人,陳雨夜差點就從椅子上摔了下來。來的人不是別人,正是陳雨夜見過幾面,在人家生日那晚奪走別人初吻的緹娜。

緹娜看見陳雨夜后,本來還皺著的眉頭一下子鬆了下來,她微笑的跟陳雨夜揮著手。陳雨夜這時起身走了出去,然後把她給拉到了一邊沒人的地方:「你來這裡幹嘛?」

「庭庭說你經常不接電話的,所以我就只能直接來找你了。」緹娜見陳雨夜臉色不好,以為貿然的來找他,他生氣了。她低下頭,一臉小媳婦的樣子。「好了,人家也是想你了嘛,可是又怕你不接電話,我會亂想。不要生氣好不好。」

生氣?聽她這話,陳雨夜不由苦笑了起來。這尼瑪哪跟哪啊,我又不是你男朋友,你咋說的我好像跟你有了啥似的,看來必須要說清楚,不然自己又多一筆感情的爛債,「緹娜,我跟你說清楚一件事情,不過你不要激動,好吧?」

「恩,你說。」緹娜微笑著看著陳雨夜。

陳雨夜剛剛想開口,但看見緹娜這甜美的笑容,一時間又不知道怎麼跟她說了。說的太直白吧,可是自己那天確實是吻她了,這是事實。就算把自己嘴巴打爛,那也是事實。可委婉吧,陳雨夜不怎麼相信,自以為陷入愛河的小女生能夠聽得進去,黃秋月就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她的不聽人話,那可是陳雨夜見過所有女人中最猛的一個,而且再陳雨夜沒有跟她分手之前,她跟現在的魏靈兒是差不多的,這也就是越溫柔的女人,一旦認死理就是越可怕。

「這樣吧,在學校說這些話我覺得有些不好。把你電話給我,我放學后給你打電話給你,到時候跟你說。」陳雨夜想了想,還是準備好好想想,怎麼能直白不失委婉的把事情說清楚,然後再跟她說。

緹娜點點頭,把自己的電話告訴了陳雨夜,然後快速的在他臉上親了一口,離開了。

看著已經下樓的緹娜還時不時朝著自己揮手,陳雨夜只能是嘆息加搖頭。轉過身,陳雨夜就看見周芸一雙碩大的眼睛盯著自己。

「我去,你幹嘛1陳雨夜被她給嚇了一跳,用手拍了拍自己的心口,「你剛剛在偷聽?」

「我沒偷聽的嗜好,我只是在遠方觀察而已。」周芸雙手抱在胸前,臉上的笑容十分的曖昧,「我說陳大官人,艷福不淺啊,這才幾天啊,就有三個美女出現在你身邊了,你招架得住?」

陳雨夜聽得出這話有諷刺的味道,不過也沒跟周芸計較:「好了,有話就說,別整陰陽怪氣的。」

「嘻嘻,我想說的話其實以前也說過,你忘了嗎,那個計劃。」

「那個計劃?」陳雨夜咬著嘴皮,低下頭努力的想周芸到底跟自己說什麼計劃了。

「對,就那個計劃,你仔細想想?」

最後陳雨夜還是搖了搖頭,周芸白了他一眼,緩緩道:「就上次不是艾麗跟倩影爭你么,我給你提的那個計劃。」

「哦,我想起來了。」陳雨夜這時恍然大悟,周芸之前跟自己說過一個特扯淡的計劃。就是教他怎麼收女的,不過當時陳雨夜是一口就否決了。因為他覺得自己可以跟羅艾麗走到最後,可陰差陽錯的,自己就跟魏靈兒發生了關係,然後再是她壞了自己的骨肉和親人的離世,這讓陳雨夜做了第一次混蛋,再就是沒想到安菲突然就「復活」,這讓陳雨夜不得不當了二回混蛋,最後就是黃秋月,陳雨夜又當了第三回混蛋。

「怎麼樣?要不要尋求我的幫忙埃免費的哦。」周芸很自信的笑道,她相信陳雨夜會答應她的。

「這個」陳雨夜一隻手扶著下巴想了起來,如果能夠把喜歡自己和自己喜歡的美女給收了,那這也是個不錯的選擇啊,畢竟沒有男人會說,如果有多個美女願意跟著你,你能一口回絕的。

「呸!你咋這麼齷蹉。」陳雨夜一臉正氣的抬起頭。

「可是,這個真的很吸引人的說。」這時他又低下了頭,猥瑣的笑了起來。

「靠!有四個了你還不知足,小心撿了芝麻丟西瓜。」又抬起了頭。

「但是,對方是美女。」又低了下去。

「我去,咱能尊重一下感情乜?」又抬了起來。

周芸見陳雨夜表情一會正氣,一會猥瑣的,簡直川劇變臉有的一比。她伸手重重的拍了一下陳雨夜的腦袋:「你玩變臉啊,到底想好了沒?」

陳雨夜揉了揉自己的腦袋:「說實話,不想就不是男人了。可是想跟做不一樣啊,我現在有了四個女人了,而且靈兒還是其他三個不知道的。昨晚我跟靈兒開玩笑,她都吃醋了。連靈兒這樣的都會,你認為我女人多了,其他女人不會說什麼?而且你怎麼就相信,緹娜會接受我有這麼多女朋友。」

「笨1周芸白了陳雨夜一眼,「怎麼讓你的女人接納新的女人,這個就看你的了。不過有了一次、兩次、三次他們也就應該不會有太大的排斥。至於那個緹娜,有我這個女人幫你做軍事,你害怕什麼。」

陳雨夜覺得周芸說的其實還是蠻有道理的,不過紙上談兵可不比得實戰,到時候臉上挨巴掌的又不是她,「這」

「到底要不要,不要我可撤人了。」周芸假裝不耐煩要閃人的樣子。

「成1陳雨夜見她要閃人了,咬了咬牙道。

周芸見陳雨夜答應,露出了一個神秘的笑容,然後道:「好了,既然這樣你就把你目前喜歡女人的資料給我,我幫你詳細策劃策劃。」

「就緹娜一個,沒了。」

「倩影呢?」周芸這時有些不悅道。「你還真是有了新歡就忘了舊愛啊,倩影那麼愛你,你就不準備對她下手?」

聽周芸提起王倩影,陳雨夜想起了那晚睡在他家,他尷尬的笑了笑:「王主任的話,就算了吧,畢竟人家是有男朋友的人,而且她也說的夠直白的了,我不想繼續擾亂她的心。」

周芸搖了搖頭,這陳雨夜也真的有夠笨的,王倩影那是做給他看這麼明顯的事情,他竟然看不出來。她剛想說什麼的時候,上課鈴聲響了起來。陳雨夜拿出手機看了看時間,「我去,這節課是我的,以後再慢慢談這個計劃,好了,我先撒喲拉拉了。」陳雨夜跟周芸擺了擺手,就快步的跑向了辦公室,然後拿著課本和教案就跑向一樓。

周芸見陳雨夜閃了,自己也只走慢步走向辦公室,不過她臉上卻是帶著一種讓人很難懂的笑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