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四十九章見鬼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四十九章見鬼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晚上九點,南廣市榆林路,壞掉的路燈一直沒有修,這讓整個條路下來都是黑漆漆的一片。道路兩旁都是樹林,加上只有幾間破舊瓦房和火葬場,所以讓整條路顯得有些陰森森的。

一年級九班的熊孩子說好了九點半集合,不過此時倒霉蛋三人組和姜維已經提前到了,由於沒有計程車願意來這裡,所以他們是借的兩輛摩托車群過來的。幾個人此時坐在里火葬場不遠的地方,有說有笑的。不過一陣風吹過,幾個人還是不由的打了個冷顫。

「我操,這真沒事么?」姜維不停的搓著雙臂道,「我現在最害怕的就是,老師沒嚇到,真遇上鬼了怎麼辦。」

「我也覺得懸。」龍翰也是一臉緊張的四處張望,下午雖然說上去好像挺好玩的,但真來到這裡后,他就感覺不是很好。「要不,我們給西風打個電話,說我們有事?」

「真鄙視你。」張琳芃白了龍翰一眼,「我們什麼大風大浪沒見過,你說是吧,穆傑。」張琳芃這時看向一旁的穆傑,結果只看見一張掛著詭異微笑,沒有一絲血色的臉龐。

「啊!!1

張琳芃被嚇得後退了幾步,這時看見那張詭異的臉哈哈大笑了起來,自己才想起,剛剛穆傑已經化好妝了。

「哈哈哈哈,就你這膽子還說我們。」看見張琳芃被嚇了個半死,剛被他鄙視過的龍翰大笑道。

張琳芃老臉一紅,剛想發飆的時候,自己的手機響了起來。拿起一看,是西風打開的電話,「喂,西風,你們多久到埃」

「靠,不玩了。我就是打電話通知你一下,對了你身邊還有誰,幫忙也跟他們說一聲。」

「姜維、龍翰和穆傑都在。怎麼回事?咋就不玩了。」張琳芃有些納悶道,今下午還說的信誓旦旦的,姜維還用了那麼高科技的產品偷看了陳雨夜的簡訊,怎麼說不玩就不玩了。

「媽的,都怪何翔這小子。剛剛藍雨問他我們下午再說什麼,他喵的竟然跟藍雨說了,你說還能玩么。」西風十分的氣憤道。

「我去,這小子好吧。」張琳芃也是有些鬱悶道。藍雨喜歡陳雨夜這差不多算是在他們這個小圈子裡半公開的秘密了,這被她知道了不給陳雨夜說才奇了個怪了。

把電話放回口袋,姜維和穆傑個人都盯著自己,張琳芃嘆了口氣,把剛剛西風在電話里說的告訴了他們。兩個人都是咒罵了何翔一句,然後就準備回家。

「等會1姜維這會發現有點不對勁,看了看張琳芃和穆傑,「龍翰哪去了?」

「恩?」

經姜維這麼一說,張琳芃和穆傑才發現,龍翰那孫子好像不見了。張琳芃心中升起一股不安的感覺:「剛剛我接電話,你們在幹嘛?」

「他說去撒尿,然後」說到這裡,穆傑已經說不下去了,因為他看見一個跟前方出現了一個披頭散髮女人,從路旁黑漆漆的樹林走了出來。

「靠,然後怎樣。」張琳芃見穆傑不說話了,皺起眉頭道。

穆傑這時顫抖的舉起手,指向了他們後面,「后,后。」一個后字還沒說完,穆傑突然就直挺挺的往後倒了去。

張琳芃和姜維見他這反應,吞了一口唾沫,緩緩轉過了頭,只見一張七竅流血,眼珠瞪得老大的臉,正盯著他們兩個看。

「啊!!1

兩個人大叫了一聲,然後丟棄摩托車就往前瘋跑,那速度,只能用瘋狗一般的男子來形容他們。

「哈哈哈哈,雨夜,你好壞埃」看著兩人已經跑的看不見人影,周芸笑著整理著之間那散亂的頭髮道,而陳雨夜這時和一臉垂頭喪氣的龍翰,從離周芸不遠的樹林里走了出來。

原來,藍雨果真是把這件事情告訴了陳雨夜。陳雨夜聽后聽后是十分的生氣。自己也就算了,自己身經百戰,什麼場面沒見過埃可周芸可是女人啊,萬一被嚇出什麼毛病怎麼辦。陳雨夜本想直接打電話罵一群人一頓的,不過轉念一想,既然這群熊孩子想嚇自己,那自己何不禮尚往來呢。

說做就做,陳雨夜馬上聯繫了周芸,然後兩個人商量了一番早早的來到這裡做好的準備。哪知道西風一群人準備集合一起前往火葬場的時候,何翔說了自己給藍雨說了這件事情的事情,西風馬上就感覺要遭所以停止了這次活動。不過倒霉蛋三人組和姜維就沒這麼幸運了,因為何翔說出這件事情的時候,他們已經來了。

龍翰剛剛去一旁撒尿的時候就已經發現了陳雨夜,陳雨夜一把捂住的他的嘴巴,讓他不要說話。而後通過偷聽張琳芃跟穆傑和姜維兩個人說的話,陳雨夜可以肯定他們不會來了,所以只能嚇嚇他們四個人了,姜維和張琳芃跑掉這倒是情理之中的,不過陳雨夜沒想到穆傑竟然被嚇暈了過去。

「雨夜,這位同學怎麼辦?」周芸一邊用濕紙巾擦著臉上摸的粉和顏料,一邊道。

陳雨夜拍了拍龍翰的肩膀,「龍翰,看你的了。對了,如果明天你們五個敢說出去這件事情的話」

「放心吧,我就說我真撞鬼了。」龍翰不是傻子,他明白陳雨夜不想讓其他人知道他和周芸兩個撞鬼的這件事情。

「恩,孺子可教,我們走吧。」陳雨夜拍了拍龍翰的肩膀,然後和周芸走向停放在火葬場外的瑪莎拉蒂。

陳雨夜走後,龍翰走到穆傑旁邊,蹲下身輕輕拍了拍他的臉:「喂,死了沒,沒死吱個聲。」

「嘶」穆傑這時皺著眉頭做了起來,不停的揉著自己那疼痛的後腦勺和後背,「我們這是在地獄相見么?」

「見你個」龍翰本想說見你個鬼的,不過在這麼陰森的地方說這個,總覺得不利己,所以馬上一改口,「見你個頭啊,趕快起來去追那兩個白痴。」

「恩?你在說什麼埃」穆傑迷茫的看著龍翰,他剛剛說的話,自己怎麼一句都聽不懂呢。

「這會不好說,先去追那兩個白痴吧,不然一會都該跑到鄉里去了。」龍翰說完后,也懶得跟他說什麼,坐上停靠在身邊的摩托車,發動后就往剛剛張琳芃和姜維跑的地方追去。

「喂,你等等我。」穆傑見龍翰走了,也不敢再多做停留,也是坐上后發動隨他而去。

在通往市區的路上,陳雨夜和周芸聊起剛剛嚇那幾個孩子都是哈哈大笑了起來。

「呵呵,沒想到這五個孩子那麼膽小,還敢裝鬼嚇我。」陳雨夜開著車笑道。

「五個?雨夜你講鬼故事呢。」周芸輕拍了他一下笑道,「明明就四個好不好。」

「四個?不可能埃」陳雨夜這時皺起眉頭,「剛剛不是跑了三個么?」

「只跑了兩個,一個被你綁了,一個被嚇暈」

周芸見陳雨夜臉色綠了起來,汗珠也是從頭上滴落下來,便沒有繼續再說下去。而陳雨夜也是沒有再說話,只是加快了車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