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搜索:
當前位置:爬書網>書庫首頁>都市言情>風流教師>第兩百五十四章馬不停啼的憂傷
小說:| 作者:| 類別:

第兩百五十四章馬不停啼的憂傷

小說:風流教師| 作者:顛老很帥| 類別:都市言情

周六的早晨,陳雨夜沒有像以往的周末那樣賴床,而是起的比魏靈兒還早。原因是因為李安綁七點半給他打個電話,說醫院打電話給自己說,東尚志已經脫離了危險期。作為從得知是東尚志保護了自己后,就一直愧疚的陳雨夜,自然是立馬的就起床了,讓李安綁去醫院等自己意會,自己要去看看他。

開車來到了武警醫院,陳雨夜手裡捧著剛剛在路邊摘下的狗尾巴草走了進去,進入醫院大廳,見李安綁正坐在等候區的椅子上打著瞌睡,陳雨夜走了過去,輕輕推了一下他,「安邦,醒醒。」

「誰啊1李安綁皺了皺眉頭,睜開了眼睛。見眼前的人竟是陳雨夜,一下子站了起來,一掃困意道,「雨哥,你來了埃」

「恩,走吧,帶我去看看我這位朋友。」

「好的。」

加護病房裡,脖子和身上多處纏著繃帶的東尚志正躺在床上,正面無表情的看著掛在牆上的電視。經過這次的事情后,他人變得憔悴了不少,一點也沒有以往的那神采奕奕的二.逼青年范了。

「鐺鐺1

這時門外響起了敲門聲,東尚志扭頭看向門的方向,只見陳雨夜面帶微笑,手裡捧著一束狗尾巴草走了進來,剛想坐起身陳雨夜就道:「好了,你還是躺著吧。」

東尚志沒有矯情的躺在床上,就這麼盯著陳雨夜。陳雨夜把狗尾巴花放在了床頭柜上,坐在床邊輕聲道:「來的比較匆忙,也沒想說要帶什麼東西來看你。不過我在經過一家花店的時候,在一對垃圾中看見了這束狗尾巴草,就給你帶來了。」

東尚志聽陳雨夜這麼說,臉上露出了一個慘白的微笑,然後從床頭柜上拿過紙和筆快速的寫了起來,寫好后,他把紙張遞給了陳雨夜。

「有心了,我知道有個垃圾站,裡面的麵包味道不錯,改日去哪兒給你帶點。」

陳雨夜看見這行字,一下子笑了出來,都這樣了還能跟自己開玩笑,說明東尚志應該沒有因為不能說話變得消沉。他一把拿過東尚志手中的筆,也是快速的寫了起來。

「這麼高檔的食物,我可不敢收。你還是留著自己慢慢吃吧。」

「嘿,你這個人,不識好歹。」

「恩,你還真說對了。」

兩個人就這麼用紙筆開著玩笑,好似多年未見但一直保持聯繫,感情很好的兄弟一般,無話不談。

「好了,扯淡完畢,說點正事。」東尚志寫道,

陳雨夜看完後點了點頭,東尚志又快速的寫了起來。

「我希望你能幫我照顧我的弟兄們,他們能跟著你,也算是福氣吧。」

陳雨夜驚訝的看著東尚志,這貨要幹嘛,不就是不能說話了么,莫非他還想輕生?

看著陳雨夜的表情,東尚志明白他在想什麼搖了搖頭,又寫了起來。

「我的傷勢我自己明白,就算不成廢人也差不多了。所以,我也決定過一個普通人的生活。」

「別內疚什麼,我只是還你人情而已。本來如果不是我心急,趙洪德早就死了,不是么。」

「好了,別一副死人臉,我來之前都跟我那邊的兄弟們打過招呼了。只要我一個月沒回去,他們就去投稿你的雇傭兵團。」

陳雨夜不停的看著東尚志給遞給自己的紙條,每看一張,心中的悶就多一分。東尚志搞成如今這個樣子,自己絕對脫不了干係。可以說不管今天東尚志提了什麼要求,只要不超過自己的底線,那麼自己不會拒絕他。可是就是這個時候,他想到的卻是他遠在中堋

「好吧,你都這麼說了,我勉為其難,答應你了。」

陳雨夜強笑著把紙條扔在床頭柜上,然後拿起手機給虎子打去電話,告訴他如果有人說自己是東尚志的人來投靠自己,記得把他們招入門下,享一等兵待遇。掛斷電話后,陳雨夜低下了頭,雙手不停的搓揉著臉部,直到東尚志拍了拍他的肩頭,他才抬起頭,看著微笑著的東尚志。

「別那麼沮喪,來,唱首歌給大爺聽聽。」

「我去,老子就沒給男人唱過歌。」陳雨夜也不管這是不是在病房,點上香煙抽了起來,一支煙抽完后,陳雨夜道,「要聽什麼歌,說吧。」

東尚志閉上眼睛,想了一會後,微笑著寫了足足有兩頁紙,才遞給陳雨夜。

「我還記得,我是個孤兒。從小過著撿拾垃圾為生,剛剛我給你說的垃圾站的麵包,是真的。十四歲的時候,由於好勇鬥狠,我被一個大哥收做小弟,後來深得這位大哥的賞識。不過就要飛上枝頭當鳳凰了,那個大哥被自己的死對頭暗殺了。樹倒猴孫散,我跟兩個關係特別鐵的兄弟拿了一些錢跑到外國去,組織了一個雇傭兵團,後來發展越來越大,以至於成了雇傭兵界的三大傳奇之一。不過我的成就,讓跟我出來那兩個好兄弟心理產生了變化,為此他們甚至買兇殺我,結果就不說了,我現在還活著。再後來被趙洪德抓住,受他的迫脅對付你,結果你讓我覺得,那個子彈橫飛,錢比命貴的生活一點意思都沒有,你讓我看到,退出傭兵界后的那種生活,是多麼的多姿多彩。所以我這次才會救下你女人後,留下來保護你。然後,我就去做一個跟你一樣的普通人。」

第一頁看完,陳雨夜有些納悶,東尚志給自己講這些幹嘛,不過還是翻到了第二頁。

「好了,說了一頁的廢話,說重點吧。我想聽的歌曲,就是我十九歲出國時候,在去機場的路上,在計程車里聽到的一首『馬不停啼的憂傷』,唱最後高潮部分就成。」

「還好,這首歌我會唱。」

陳雨夜看到歌名后,輕呼出一口氣,要是東尚志讓自己唱自己不熟悉的歌曲,那自己不久尷尬了。陳雨夜清了清嗓子,呼出一口氣開張了嘴。

喔我馬不停蹄的憂傷

馬不停蹄向遠方奔去

喔我馬不停蹄的憂傷

馬不停蹄我要忘記這裡

喔我馬不停蹄的憂傷

馬不停蹄向遠方奔去

喔我馬不停蹄的憂傷

馬不停蹄我究竟要到哪裡

整首歌陳雨夜都用他獨特的嗓音把這首情歌唱的很動聽。等唱完后,他看見,東尚志竟像個孩子一樣無聲的哭了起來。東尚志哭了很久,然後便帶著眼淚睡去。陳雨夜把那隻剩煙嘴的煙頭丟在地上踩熄后,走出了病房。

從那天起,陳雨夜連續一周,每天都去看東尚志,直到一周后,他再次走進那間病房,看到的卻是空無一人的床上,被子疊的很整齊,上面留下了一張紙條,寫著『馬不停啼的憂傷』歌詞,和一句謝謝。

多年後,陳雨夜路過天橋,聽見一個在寒風中抱著吉彈唱那熟悉歌曲的少年,他便想起了,那個曾經幫助過自己的人,想起他給自己講的故事,和自己給他唱的這首歌。

那時,他不懂為何他會為一首情歌哭泣。在看到少年神情的演唱,來往不,偶爾有那麼一兩個把硬幣投入裝吉他的盒子,最後少年一首歌唱完,裝好吉他,背起走下了天橋的那一刻,他忽然明白了,原來,這不是一首情歌。